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96章 我家大人说了他今天不在
    第596章

    “……你的意思是,我大宋可以摆出一副准备要与西夏议和的姿态来,如此催逼那梁乙逋早日行动起来?”韩忠彦眼前一亮,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道。

    “韩相英明,如此一来,他梁乙逋降不降宋,我大宋都可以先立于不败之地,甚至可以说,他梁乙逋降与不降,我大宋都可以从西夏的身上渔利。”王洋一脸心悦诚服地明着这位老司机一礼,给在场的诸人分析道。

    折可适不由得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激动得叫出声来。“原来如此,好你个王巫山,你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说似乎你都有道理,而且都听起来颇为可行。”

    王洋翻了个白眼,很没好气地道。“没办法,还不是让那梁乙逋那老小子给逼的,不把这里的事情早点处理完,我又怎么好意思赶回环州去成亲,他既然坏了我的好事,不给他点颜色看看,岂不是太让世人小瞧瞧我王某了。”

    诸人皆是一愣,旋及放声大笑起来,就连韩忠彦此刻也不禁莞尔道。“怕是此言若是传扬出去,天下间,还想惹,也敢惹得起你王巫山的人,怕是不会太多喽。哈哈哈……”

    #####

    “你听谁说的?”正在一起喝酒吃肉的梁寿与梁佐听到了麾下的护卫之言,不由得脸色大变站起了身来厉声喝问道。

    “小的是今日过去给咱们的座骑向宋人的驿官领粮草的时候,听到里边有人聊及此事,之后特地去打听了一下,应该不像是流言,他们的驿站都已经开始为准备远行的使者准备补给和马匹了。”那名前来禀报的护卫赶紧答道。

    “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做?”梁佐的脸色极其难看的一屁股坐了回去,将那摆在案几之上的酒杯狠狠地掷于地面愤怒地咆哮道。“这些宋人,太卑鄙,他们这是想要干吗?想把我们梁氏逼上绝路不成。”

    “闭嘴!”内心也十分焦燥的梁寿忍不住瞪了一眼这个脾气暴燥的家伙。

    “大哥,难道咱们就真的这么眼睁睁的干看着什么也不做?”梁佐愤愤不已地道。

    “宋庭想要怎么做,那是他们的自由,就像父亲愿不愿意归降一样,你明不明白?”梁寿长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朝着梁佐语重心长地解释道。

    “那怎么办?伯父他到底是愿降还是不愿意降……”梁佐满脸沮丧地道。

    “先不谈这个,你们几个,一起去好好的打探打探,梁佐,走,随我去会一会那位王洋王巫山去。”梁寿站起了身来,将那件厚实的皮袍穿上,系上了腰带。

    “又是那家伙……”一想到王洋王巫山仿佛永远笑眯眯,偏偏说出来的话一句比一比扎心,让人气得想要暴跳如雷的样子,梁佐就觉得无比心塞。

    “除了他还能够去找谁,宋庭这边的官员现如今咱们去见谁都见不着,而这王巫山,就是宋庭安排的特使,咱们只能找他。”梁寿的心情也很不美丽。

    主要还是在于这位王大官人实在是太特么的不按常理出牌了,总能把人给弄得一惊一炸的,而且仿佛你只说了上半句,他就已经知道你后面的思路和想法。

    这样的对手,实在是太难缠了,甚至让梁寿有一种错觉,宁可面对老爹发黑的臭脸,也不愿意面对王洋那张英俊的笑脸。

    #####

    “今天,那梁氏兄弟肯定会找上门来,不过今天我不准备见他们。”王洋回到了自己的府邸,用过了午饭,结果厨娘请假回去,没有人洗碗筷。

    王大老爷身边就两个懒惰如猪的护卫,但是他们再怎么懒,总不能让王大老爷亲自动手吧。

    看到这两个货色为洗个碗争执不下,王大老爷决定别出心裁的以斗地主分输赢,当然王大老爷输赢都不会下场。

    不过这两个护卫之中,输得最多的那个去洗碗。两个赌棍对于王洋的提议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

    只是他们实在是太小看闲得蛋疼时候王洋的牌技。跟两位护卫打了好几把地主,打得这两个倒霉鬼面无人色,这才舒服地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突然想到了一件正事,朝着正在满脸哭丧掏着腰间钱袋的凌纵与吴七郎吩咐道。

    “好了,一会你们留一个人在大门口守着,就说我今天不在,出去办事去了,至于是去做什么,就推说不清楚就完事。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那小的就去了……”凌纵两眼一亮,刚刚要掏出来的十个铜板立刻塞回了钱袋里边,屁颠颠的朝着大门窜去。

    “诶诶诶……凌纵你特么的这样好吗?咱们俩输的一样好不好。”吴七郎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日里看起来老实憨厚的凌纵居然也会偷奸耍滑了。

    主要还是因为自己是坐在公子旁边,想要先跑出去,还得绕过公子才行,结果才会被凌纵那个王八蛋给抢了先。

    王大官人兴灾乐祸地笑了两声,拍了拍吴七郎的肩膀。“行了,你好歹就洗个碗,那丫得在外面蹲一下午,天寒地冻的又不是啥好差事,抢什么抢。”

    #####

    守在大门处的那门房里边,烤着一个小火盆,吸溜着鼻涕的凌纵突然发现自己错了,特么的自己为什么要抢呢?这样抢有好处吗?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哪怕是缩在门房里边仍旧显得很是寒凉。可毕竟这里不是那种深宅大院的门房,而是仅仅拿些木板随意搭起来的玩意,比那四面漏风的茅草屋好不了多少,自己裹得跟人熊似的凌纵心里边怨念满满地烤着火,依着木墙打起了瞌睡。

    就在他睡得迷迷糊糊的当口,却听到了有人正在叫自己,凌纵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原来是二位梁将军到了,来寻我家大人的是吧。不过实在不好意思,我家大人说了,他今天不在。”

    “……”梁氏兄弟直接的就懵逼了,迎着那凛冽的寒风,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货不会是有病吧?

    梁寿抽了抽嘴角,这才强挤出一丝笑容看着凌纵道。“你家大人说他今天不在?”

    “嗯,没错,交待完我之后就出去了。”还好凌纵总算没冻傻,反应过来之后自然知道该如何回答。

    “……原来如此,敢问王大人他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要不您好二位明天再过来看看吧。我家大人的事,我实在不清楚。”凌纵给出的答案,让梁寿与梁佐的脸上都蒙上了一层深深的阴云。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