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97章 相国,兴庆府又派来了使节
    第597章

    “他会不会是故意的在躲咱们?”离开了王洋的府邸之后,梁佐在马背上人不住回头张望了两眼,朝着梁寿小声地嘀咕道。

    “他不是在躲咱们才怪。”梁寿的脸色黑得怕人,看来,事情是真的。“走吧,咱们再去找一找其他的宋人官员打听打听,一定要把消息给确定下来,到底是宋庭准备怎么与西夏言和。”

    “好。”看到堂兄的表情如此,梁佐也深知不妙,不再多言。紧随着梁寿而去。

    一直到夜晚时分,弟兄二人这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驿站。弟兄二人坐下之后,都没有什么心情,愣愣地看着跟前的火盆发愣。

    因为通地一天收集到的消息,实在是太不乐观了。

    “居然把伯父当成了谈判的筹码,卑鄙,无耻之尤。”梁佐一掌击在榻上,疲惫的脸庞上,有一种深深的憋屈与沮丧。

    “好歹毒的手段,好狠辣的算计,如此一来,不论家父降与不降,宋庭已然处于不败之地。”梁寿则是冷笑连连。

    “难道他们就不担心北辽出手?”梁佐忍不住朝着这位足智慧多谋的兄长询问道。

    “北辽出手,哪一次北辽出手,西夏不用付出代价了?过去我们每每北辽出资让我西夏与宋庭征战,所获人口财物,至少要拔出三分之一归其所有。”

    “如今父亲拥兵十万之众,掌嘉宁军司,李乾顺小儿想要拿下我们,所付出的代价必然十分惨重,所以,哪怕是他借助北辽的大军,怕是到时候不但这嘉宁军司还能不能属于西夏,便是那夏州、龙州等四州之地,很有可能也会成为北辽的盘中之物……”

    “所以,李乾顺小儿只要不傻,只会在最后关头,才会请北辽出兵。现如今,最多也就是要粮要武器辎重以期望装备起足够的兵马以防不测罢了。”

    “但若是宋庭此刻站出来,告诉李乾顺,大宋愿意与西夏合作,共同对付父亲的话。以宋庭一向守诺的行事风格,只要宋庭不是太过贪婪的情况之下,你觉得,李乾顺是会向北辽请援,还是会向宋庭请援?”

    梁寿说到了这里之后,梁佐不由得脸色大变。“如若小弟是李乾顺,大宋大胜我西夏,正是兵锋正锐之时,而且我大夏如今损兵折将,而且还有内乱不靖,自然是能够与大宋重修旧好为上上之策。”

    “若是,若是宋庭只需要嘉宁军司,愿意与李乾顺共同攻击伯父的话……”

    “以宋庭过往的行止而言,至少在国政之上,十分守诺,相比起贪婪的北辽,李乾顺定然很乐于让大胜过的宋军与父亲争锋,而他则可以采取坐山观虎斗的姿态,伺机而出。”

    “也就是说,如果真让宋庭与李乾顺小儿搭成协议的话,我梁氏一族,怕会真是无路可走了……”说到了这,梁寿深深地叹息了一口气。

    这一刻,他不禁有些懊恼,这些日子以来刻意的拖延,就是希望能够在归降大宋之时,能够替梁氏,替父亲多拿到一些利益。

    可是现如今看起来,自己与父亲的举动,非但没有获得成功,反倒是激怒了宋人官员。现在,他们就十分干脆利落的来上一招釜底抽薪。

    “无论如何,一定不能够让他们搭成和议。”梁寿将手中的酒杯重重地顿在了案几之上。

    梁佐看着表情阴晴不定的堂兄,眼珠子鬼鬼崇崇转了半天,压低了声音问道。“堂兄你的意思是咱们半路……”说到了这,梁佐还比划了一个切割的手势。

    “你真想让我梁氏一族举族皆灭吗?”梁寿有些无奈地看向这位对梁氏忠诚无比,但就是智商略显欠费的堂弟。

    “只要事情稍有不慎,定然会走漏消息,擅杀宋使,到了那时候,就什么也没得谈了。”

    “那该当如何?”梁佐一脸沮丧地道。

    “当然是尽快告知父亲,让他知道宋庭的动作,另外,我会把我的想法也告之父亲,让他尽早做出决断。”说到了这,梁寿无可奈何地长叹了一口气。

    “之前,是宋庭急,我们不着急,可是现在,宋庭不着急,而我们,却急了,而且还是不急不行。”

    很快,梁寿便写下了一封密信,唤来了一名护卫,让他星夜兼程的送往洪州,交给父亲。

    待护卫离开之后,梁寿站在房门前,看着那翻飞的雪片随着寒风拂入房中,然后尽数融化,不禁幽幽地叹息道。

    “宋庭的反应也太快了吧,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居然就想到了这样的毒辣计策,让父亲想要死棋求活眼的良策生生被破。”

    “看来,大宋人口千千万,才俊之士,果然良多……”梁佐亦不由得感慨地道。“对了堂兄,您觉得,会是谁想出的这招毒计?”

    “无论如何,定然与那王洋王巫山脱不开干系就是了。”梁寿一想到王洋那副贱兮兮的笑容,就深感蛋疼,十有**,只有这种笑里藏刀的老司机才能够想到这种直扎人心,不按常理出牌的招数。

    #####

    “末将拜见相国大人,末将奉李将军之命,特来送信……”一名满身裹夹着风雪而来的李茂心腹将领快步进入了梁乙逋的书房之后,先是恭敬一礼,这才从怀中掏出了一封盖着火漆印记的信呈上。

    梁乙逋身边的护卫上前拿起了信打开见无异常之后,这才递到了梁乙逋的手中。

    李茂李将军现如今已然完全地控制住了宥州,现在,宥州的原有一万守军中的诸多将领,已然被他悄然的控制。只要梁乙逋这边一个命令,整个宥州都会在他梁乙逋的掌握之中。

    不过,盐州方面,却已然有一只两万人的卫戍军悄然抵达,只是现在领军大军是何人等,正在查探,若有结果,定会第一时间传递到洪州来。

    看到了这里,梁乙逋的眉头上的川字纹不禁又深了数分。想了想,把那封信搁在烛台之上点燃,待其燃尽之后,扔在了一旁的桶上,这才提笔给那李茂写了一封信,交予了送信之人。

    想了想,又朝着这位送信来的李茂的心腹麾下低声吩咐道。“告诉李将军,若是事态紧紧,诸堡寨皆可弃之,唯宥州城不可有失,明白吗?”

    “相国放心,末将一定会把您的话亲口告之李将军。”这位信使先是一愣,旋及重重地点了点头,这才恭敬地退出了梁乙逋的书房而去。

    “相国,相国,兴庆府又派来了使节,您看见是不见?”信使刚离开,又有麾下亲信步入了书房朝着梁乙逋禀报道。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