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598章 西夏驻军盐州
    第598章

    “这是李乾顺的第几拔使节了?”梁乙逋坐直了身躯,抬手抚了抚自己那夹杂着银丝的眉毛,略显得有些疲倦地问道。

    “这应该是第六拔了,而且小的好像看到了三公子了。”

    梁乙逋双眉高高地扬了起来。“你是说你看到梁锐了?”

    “应该就是三公子。”

    “呵呵……李乾顺这是想要做什么?去吧,让他们进来。他李乾顺终究是夏国国主,老夫身为夏国国相,当然还是要见上一见的好,不然,岂不是授人以柄吗?”

    不多时,梁乙逋就看到了自己的第三子梁锐的身影,看到了自己之后,年方十三岁的梁锐哭着抢上前好几步,直接就拜倒在地上大声哭叫起来。“父亲,孩儿,孩儿总算是能活着见着您了……”

    “锐儿,你这是怎么了?”梁乙逋绕过了那案几,扶起了泣不成声的梁锐,满脸难以置信地打量着这位自己最心疼的儿子。“你怎么瘦成这样?”

    梁锐原本因为养尊处优而显得有些肥胖,可眼前的梁锐却已然显得有些干瘦,这特么的这才过去多久?自己的儿子就瘦成这样了。

    看到梁乙逋那阴沉沉的目光朝着自己投了过来,梁大相国的积威之下,使臣嵬名丰野不禁心中一寒,赶紧恭敬地低首一礼。“下官见过相国大人。”

    “本相问你,为何犬子会变得如此瘦骨嶙峋?”梁乙逋拍着梁锐的肩膀以示安抚,一面朝着使臣淡然地问道。

    “相国,下官不太清楚……其实,是陛下曾经有命,担心梁氏族人吃饱了闹事,所以就按人口给粮。”嵬名丰野只能硬着头皮解释,他就算不说,梁锐又不是哑巴,他肯定也会说的。

    “既然是人口给粮,为何犬子会如此?梁锐,你且说说怎么回事?”梁乙逋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了暴燥的杀意,朝着梁锐喝问道。

    “父亲,他们那哪是按什么人口给粮,分明就是给咱们梁氏吃猪狗食,而且还不能吃饱,孩儿,孩儿足足饿了三天,这才勉强开始吃下去……”身为梁相国幼子,自然打小就锦衣玉食的梁锐提及此事就满肚子的怨愤。

    “不过后来,孩儿见着国主了,国主其实是好人。”梁锐抬起了头先是看了一眼嵬名丰野,这才朝着自家老爹解释道。

    “好人?呵呵……锐儿,你先坐坐,来人,还三公子去一旁休息,顺便让厨房做些好吃的给三公子送过去。”梁乙逋爱怜地拍了拍梁锐,把听到有吃的,顿时眉开眼笑的梁锐打发走之后,这才转过了头来。

    “好了,还请嵬名大人代本相谢过陛下隆恩,送了犬子过来与本相团聚,以享天伦。”梁乙逋回到了案几之后坐下,示意嵬名丰野也坐下。

    “多谢相国赐坐,相国您的谢意,下官一定会转呈陛下。此番下官此来,一是为了送三公子过来,以示陛下绝无加害梁氏一族之诚意,这二位,是为了送一封陛下的亲笔书信……”

    说到了这,嵬名丰野从怀中最终了一方黄绸恭敬地递上前。

    等侍卫放到了案几之上后,梁乙逋并没有急着打开,而是朝着嵬名丰野问道。“听闻陛下准备迎娶大辽的宗室女为皇后?”

    “这是陛下的家事,下官位小职卑,这样的事情,下官只是有所耳闻,至于真假,尚不可知。”嵬名丰野仍旧显得十分恭敬地解释道。

    梁乙逋抚着颔下的短须,眯起了两眼,不紧不慢地继续询问道。“唔……那卫戍军一向坐镇兴庆府,为何会出现在盐州之地?”

    听得此言,嵬名丰野顿时眼皮一跳,然后继续努力维持着表情的镇定。“想来应该是为了防备大胜之后的宋庭得陇望蜀,所以陛下特地派遣精锐之师过来,以加强我大夏南面的防御。”

    “既然此事你知晓,那么这只卫戍军的主将是谁你也应该知晓才对,毕竟你们就是经由盐州而来的,千万不要把本相当成傻子,告诉本相你职低位卑,并不知情……”说到了后面,梁乙逋的语气陡然显得阴沉了起来。

    嵬名丰野心跳顿时快了数分,只能硬着头皮道。“乃是撒辰将军。”

    “撒辰……”梁乙逋的双眼陡然眯了起来,就像是凶猛的雄狮在嗅到了猎物时一般,眼中闪过了一道凌冽的厉芒。

    “想不到撒辰都会被陛下委以此等重任,实在难得,难得啊……”梁乙逋似笑非笑地说道。

    嵬名丰野下意识地探了一把额角浸出来的冷汗,梁乙逋与撒辰之间的恩怨,他虽然职小位卑,但好歹也是略有耳闻的。

    传闻中这位撒辰乃是小梁后的面首,而且颇有谋略,是一名将材,而小梁后数次意欲提拔自己的面首,但是却被一心想要独揽军权的梁乙逋明里暗里的阻挠过。

    这让撒辰与梁相国的关系极为恶劣,而撒辰虽然没能在宋夏边境建功立业,但是在北部讨伐那些异族的诸多战争之中,颇有斩获。

    而且重要的是,此人极擅看颜色,很是懂得讨好那位少年国主,现如今,李乾顺将其派遣到了盐州来,其目的肯定是不言而喻了。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