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01章 传老夫军令,按计划行事
    第601章

    “你们觉得呢?”梁乙逋抚须沉吟半晌,目光一一扫过这些在场的诸多心腹文武,这些,自然都是信得过的,多为汉人,又或者是蕃将,就没有一个是党项族出身的。

    而且其中不少在过去曾经是奴隶,或者是下人,又或者是被他从撞令郎这样的赶死队中发现了其才,简拔上来的。对于梁氏,对于他梁乙逋,绝对是忠心耿耿,绝无二话。

    “大人,我也觉得,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与其慢慢行事,还不如干净利落一些。有了这数万党项兵马为质,他李乾顺就算是想要与大人作对,也得先考虑一下他经不经得起这样的损失。”

    “你们……先让老夫再考虑考虑。”梁乙逋仍旧有些犹豫。在诸人的催促之下,最终梁乙逋让诸文武先暗中准备,等待自己的命令。

    第二天清晨时分,天色刚刚擦亮,一名满身都快被大雪给掩埋的骑士,艰难地操纵着身下的座骑,缓缓地步入了洪州城内。

    守卫在洪州城门的守将,第一时间将这名来自定边军的大公子派来的信使给送入了梁相国的府邸之中。

    这才刚刚洗漱完毕,正一脸慈祥地陪着梁锐一起用着早餐一面聊天,很父慈子孝的场面,被这一封连夜从定边军送来的信给破坏了。

    看完了这封信,满脸的慈祥笑容几乎全部僵硬住,若不是爱子就在眼前,梁乙逋真有一种恨不得拔出刀来把什么东西砍成三五截一泄心头怒火的冲动。

    “父亲您怎么了?是不是大哥和堂兄有事。”梁锐的嘴里边满是食物,可是现发看到了父亲的神情变化,不禁有些心慌地问道。

    “你大哥和你堂兄都没事情,这里边都是公事,好了锐儿,吃完了就好好休息休息,有什么事情就吩咐他们,父亲先去处理公务去了。”梁乙逋强挤出一丝笑意,这才起身匆匆而去。

    看着父亲那魁梧而又略显得佝偻的身影,梁锐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但是父亲不愿意让自己知晓。

    不过他终究还只是一个十三岁大的孩子,很快就被眼前的美食吸引了全部的精力,继续大快朵颐。

    #####

    回到了书房,梁乙逋压抑着内心那种仿佛被人背叛的愤怒,反复的看着梁寿的来信,仔细地琢磨,推敲着每一句话。过去了良久之后,梁乙逋这才渐渐地恢复了平静。

    虽然很是心不甘情不愿,但是现在,梁乙逋却很清楚,自己的底牌真的不多了,而且,之前的自己是处于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有利地位,但是随着宋庭的出手,自己眼下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便是尽早归降宋庭。

    不然,当宋庭一旦与李乾顺签定国书,约定议和,那么,自己那个时候就算是再怎么自降身份,自降身份,以宋庭一向喜欢假仁假义守诺的风格。宁可遵守约定一无所获,也不可能会向自己伸出援手。

    “宋人想要议和,从定边军出发,前往兴庆府,至少需要半个月的功夫,但是实际上宋庭给我们的时间怕是连五日都不到了。”

    “毕竟使节一旦出发,想要追回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身为梁乙逋最重要的心腹智囊,斛毡此刻也不禁有些急了眼。“所以大人,下官觉得,现在几乎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梁乙逋脸色阴晴不定,缓步在书房之中疾走数步。“罢罢罢,看来也只有如此了。斛毡,你亲自去传达老夫的军令,按计划行事,争取在今夜子时之前,彻底解除掉那些党项军队的武装。”

    斛毡不由得大喜,赶紧起身朝着梁乙逋深深一礼。“大人放心,下官这就去办。”

    “对了,来人,再给斛大人增调二十名甲士护卫,若是斛大人少了一根毫毛,老夫要你们提头来见。”

    斛毡一脸激动地拜别而去,梁乙逋则回到了案几跟前,开始提起笔奋笔疾书起来。

    中午时分,一伙正在龙州城内酒楼吃饭的党项士卒喝多了,拒不付帐,甚至还在店内打砸,结果在差役赶来之后,那些家伙居然非但没有半点收敛,居然还抽刀子动武,当场杀死掌柜和几名食客,还有三名差役更是直接被剁掉了脑袋。

    之后,这十数名党项士卒四散而逃,遁入龙州街巷之内,不知所踪。梁相国震怒,传令所有佰长以上的军官全部到府中议事。

    不大会功夫,近一百五十名各族将领尽聚于梁乙逋的府邸广场之中。不过,所有人等,进入广场之时,都交卸武器,因为驻军洪州之后,梁乙逋便是如此军令,所以将领们皆是习以为常。

    纷纷将腰间的利刃解下交给了亲兵,让他们等候在外,这才大步入府。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所有的非党项族的将领们的亲兵,都有意无意地与那些党项将领们的亲兵隔出了一段距离。

    梁乙逋顶盔贯甲,满面蕴怒之色地站在阶上,一百五十余名将领入内之后,皆尽无有人敢喧闹。

    “很好,看来本相这些日子忙于公务,让军纪太过松惭了,来人,绑了!”随着梁乙逋的沉声厉喝。

    很快,原本站立在广场两侧的数百甲士如狼似虎地扑了过来,很快,五十余名党项族将领皆尽被擒下,无有一人漏网。

    “相国大人,如何处置?”大将温奇打量着那五十余名被死死捆起来,嘴里边塞进了破破,满脸惊惧,犹自在挣扎不已的那些党项将领。

    “先全部押到地牢关起来,饿上三天再说,除了水,不得给任何吃食。”斛毡站了出来小声地建议道。

    “嗯,就这么办吧。诸位将军们,想必你们或多或少,都已经知道了不少我大夏的国主被党项八族所,以及嵬名阿吴和撒辰这样的小人所蒙蔽的消息……”梁乙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声喝道。

    梁乙逋的演说十分成功,或者说,这些原本就一直忠诚于他的汉军与蕃军,对于西夏那些高高在上的党项族,并没有什么好感,甚至可以说,充满着深深的厌恶。

    在梁乙逋的口中,得知,那位国主李乾顺在自己的母亲被大宋所囚禁之后,想的不是如何去将自己的母后营救出来,而是赶紧急匆匆的联络北辽,求纳北辽宗室女,并下令擒杀母族。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