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02章 好特么惊险,幸好提前动手
    第602章

    第一时间打着要重振党项大夏的旗号,亲自下旨,将自己的母族尽数抓起来囚禁,喂以猪狗之食,甚至还任由党项贵族糟蹋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表姐表妹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舅父、舅爷饿死而无动于衷。

    整个梁氏一族,虽为汉种异族,但是为了大夏的基业兢兢业业数十载,就连两任西夏国主之母,皆是出自于梁氏。

    有这样的大功劳,却被西夏国主如此对付,更不要提,还有其他各族的杰出人材,都为了西夏的今天,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艰辛与苦难。

    可是眼下,这位残忍好杀的少年国主却根本不管不顾这些,与那党项八族同流合污,一力想要将西夏国内所有的非党项人擒杀殆尽。

    一位汉族出身的尚书右丞宁魁举家百五十余口被诛,一位吐蕃族出身的兵部尚书诏显全家三百余口皆尽被诛。

    不足一月,超过二十余名非党项族出身的重臣大将,都因为种种原因,或是举家下狱,或者是直接被以各种罪名诛尽杀绝。

    随着梁乙逋这言,这些原本就忠诚于他的汉军与蕃军将领们都深深地愤怒了起来,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祖国,因为那些党项人既然不愿意将自己一视同仁,那么自己凭什么要为他们卖命。

    随着梁乙逋一道道的军令发出,一名名的将领领命快步而去。而此刻,府外门面那片巨大的空地上,已然是血流成河。

    五十余名党项族将领们的百余亲兵,尽数被射杀于此,没有一人逃脱。

    很快,城内,城外,汉军、蕃军连同撞令郎开始对失去了指挥和将领们的党项军队进行了围困,要求他们放下武器离寨投降。

    党项军队哪怕是将领们已经被擒下,但是犹自有大量的顽固或者说是死硬份子意识到了危机,纷纷号召身边的同伴们跟随自己一起杀入城去。

    很快,整个龙州城内外厮杀声响彻天地,而梁乙逋坐镇府邸之中,沉默地等待着结果。

    两个时辰之后,城内的党项军队除战死的三千余人外,两千余残兵夺门逃遁而去,剩下的四千余皆尽投降。但是城外的战事仍旧尚未完结。

    如果不是温奇在城内的党项军队放下了武器投降之后,当机立断的率领一万人马立刻增援城外的大营,怕是城外的胜负还真很难说得清楚。

    哪怕是有了梁乙逋麾下得力的心腹大将温奇的增援,城外的那两万党项军队仍旧逃出了一万余人,降者五千,战死的亦有四千余。

    而梁乙逋的麾下死伤亦超过了三千之数,这实在是让梁乙逋有些难以置信。

    亲自出城前往视查战况的梁乙逋听闻了温奇的奏报之后,脸色难看之极。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准备如此周全,而且还是突然发动袭击的情况之下,居然还险些被对方给翻盘。

    温奇摘下了皮盔,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之后,心有余悸地禀报道。“党项的大营里边,潜入了一批人手,其中就有殿前副指挥使往利明疆、米擒诺、嵬名利当等人……他们原本是准备今天夜里向驻守在城外的汉军和蕃军动手。

    然后在设法空袭龙州城,另外撒辰统率三万大军,已经在我洪州西五十里外待命,想来就是为了今夜的突袭作准备……”

    听得此言,梁乙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边不由得狠狠地卧了一大个槽。如果不是今天收到了长子梁寿的信,让自己迅速做出了决断,如果自己还在犹豫的话。

    很有可能自己就看不到明天清晨的太阳了,很有可能会在今天夜里,死在乱军之中。

    “相国大人,咱们要不要追剿那些残兵?”旁边一名将领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朝着梁乙逋问道。

    “追,不过不得超过二十里地,所有违令者,斩!”梁乙逋想了想之后,恶狠狠地点了点头答道。

    “还有,现派一队骑兵赶往定边军,告诉我儿梁寿,让他立刻将这个消息告诉宋军,这就算是我梁某人,送给宋庭的一份大礼,就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吞得下去。”

    “末领遵命。”

    “还有,梁英,立刻赶回城中,拿下嵬名丰野,仔细了,看来,他应该还有不少的事情瞒着老夫。”梁乙逋的眼角在抽搐不已,如果殿前副指挥使往利明疆、米擒诺、嵬名利当等人不是跟随着这只使节团悄然潜伏进来的,他梁字倒起写。

    实在是没有想到,李乾顺这乳嗅未干的少年国主,居然有如此歹毒的算计,狠辣的手段。

    让那嵬名丰野带来了自己的爱子,用以安抚自己,懈怠自己,暗中,却派来了一批死忠于其的将领潜入了军营之中暗暗筹划。

    又让那驻军于盐州的撒辰悄然进逼。若是自己没能收到梁寿传来的消息,很有可能还会继续犹豫,想着要继续与大宋讨价还价。

    那样一来,今天晚上,城外大营之中忠诚于自己的军队一旦被绞杀殆尽,城内的党项兵马只需要固守住一道城门,数万党项大军开入城中,那个时候,可真就是自己的死期到了。

    “斛毡,李茂那边,再派出一队信使,不,温奇再辛苦你一趟,你率一万兵马,立刻赶往宥州,若是李茂还未拿下宥州城,你就出手帮他一把。若是,若是宥州已经为党项人所据,你就设法接应李茂退往洪州。”

    “相国大人放心,温奇一定不会让您失望。”温奇恶狠狠地点了点头,点齐一万骑兵,朝着洪州北面直奔而去。

    “相国大人,战俘足足有过万,之前,下官觉得将他们关押在城外便可,可是现如今,撒辰已率大军进抵的话,将他们留于城外,就相当于是给撒辰白送给他过万精兵……”斛毡这个时候凑到了梁乙逋的身畔,压低了声音说道。

    而梁乙逋的目光,亦落到了不远处那已然因为激烈的鏖战,几乎已经变成了废墟的大营,那些党项族士卒们的目光与表情里,既有惊恐,亦有深深地仇恨。

    梁乙逋正要张口,不过最终还是犹豫了起来,思虑半天,缓缓地摇了摇头。“所有战俘,割伤右腿,继续关在城外大营里,若是撒辰真的敢来,这一万战俘,关予他又有何妨?”

    “相国大人仁义无双,下官实在汗颜,大人请放心,下官这就去办。”斛毡微一错愕之后,不由得不心悦诚服地朝着那梁乙逋深深一礼。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