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04章 那家伙他就这么不怕死吗?
    第604章

    在撒辰率领大军朝着洪州进逼而来,距离洪州城尚有二十里时,梁乙逋便已经收到了消息。

    而等到了黄昏时分,撒辰的大军终于进抵至洪州城下后,撒辰终于流下了滚滚的热泪,内心发出的巨大呐喊就是特么的梁乙逋你个老狗不是人。

    洪州城外那个残破的大营里边,留着近万名右腿有伤的党项勇士,当看到了卫戍军的来援,这些原本对于自己的前途与命运惶恐不安的党项勇士们一个二个哭泣得像个孩子一般。

    他们没有吃的,武器和铠甲,连同马匹都已经被收刮得一干二净。如果不是撒辰及时的到达,很有可能他们这近万名倒霉鬼会在残破的军营里边忍饥挨饿的渡过一整个夜晚。

    抵达了城下的卫戍军精锐,最终没有向近在咫尺之遥的洪州城发动进攻。而是警惕的驻扎在那残破的军营处,向那近万腿上带伤的战俘们伸出了他们的援手。

    #####

    “这些战俘腿上的刀口,大约几日可愈?”撒辰的目光怨毒的看向城上,一面朝着身边的将领问道。

    “大人,大部份的伤口都有这么深,还有少部份深可见骨,最短怕也得半个月以后,大部份,至少需要休养两到三个月怕是才能够痊愈,还有大约两千勇士,怕是就算痊愈,日后也骑不得马,只能依靠拐杖了……”

    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一想到未来的大夏国境内,将会多出两千名党项族出身的铁拐李,撒辰就想对着城上骂娘,而且至少要骂上一整夜的mmp。

    近万伤兵在这里,就算是想要撤退,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撤离的,无奈之下,撒辰一面派出信使奔往盐州,让那边再派兵马过来增援,一面维修那残破的营地,以便保护住那些伤残军人。还得警惕防备梁乙逋所率领的叛军发动突然袭击。

    此刻城头之上,顶盔贯甲的梁乙逋抚着长须,表情显得十分的沉静。身边的斛毡忍不住摇了摇头。“想不到这撒辰来得还真不慢。”

    “来了更好,老夫希望他最好能够在此多留几日……不然,老夫给大宋精心准备的大礼,岂不是白费了?”梁乙逋阴沉沉地一笑说道。

    “大人,您是说盐州?”斛毡抚着山羊胡子,眼珠子转了好半天,突然明悟过来,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低呼出声来。

    梁乙逋赞许地看了斛毡一眼,微微颔首道。“不错,盐州乃是西夏最重要的财赋之一,仅次于那北面的九原河套一带。若是为宋庭所据的话,李乾顺小儿怕是要寝食难安喽。”

    “大人果然神机妙算,只是,咱们需要设法将撒辰拖在洪州城外。”旁边一名将领心悦诚服地朝着梁乙逋一礼。

    “那近万的伤残党项人,不就是最好的拖累吗?”斛毡不禁放声大笑起来。若伤的是手,哪怕是把那些党项战俘双手都砍了,他们仍旧可以骑得了马,撤离自然显得十分的轻松。

    而现如今,近万的战俘,人人皆是伤了腿,既无法行走,更别提骑马了,如此一来,近万战俘想要离开的话,至少要大量的车辆。

    问题是现如今整个嘉宁军司,能离开的部落都已经离开了,撒辰就算是本事再大,变也变不出几千辆车辆来。

    唯一的办法,就是设法保护好这近万伤员,然后去再遣援军来,然后才能考虑将这些伤残军人送走。

    如此,他撒辰还有其麾下的三万大军,相当于尽数被压制在这洪州城外动弹不得。毕竟,洪州城内,还有近四万兵马。

    哪怕是他率领来的卫戍军再骁勇善战,也不可能在身边还有近万伤兵需要保护的情况之下出击。

    #####

    “谁?万彬?”正蹲在屋子里边打盹的王洋听闻万彬居然来到了定边军,心里边不由得卧了一大个槽。“那家伙过来干嘛,他就这么不怕死?”

    “这个小的也不太清楚,不过听边军的弟兄说,他是奉了苏学士之命过来的,还送来了十万斤干肉。”吴七郎答道。

    “十万斤……这家伙。”王洋呆了呆,赶紧起身穿上了那厚实的皮裘。“行,咱们出城去迎一迎吧,十万斤干肉,他这是上哪去弄来的。”

    若是十万斤米面,王洋倒也还不觉得惊讶,可是这货居然弄来了十万斤干肉,对于过冬急需要蛋白质和热量的军队而言,绝对不亚于是雪中送碳。

    王洋穿好了厚实的裘皮,刚刚离开了府邸,就看到了从旁边的酒肆里边匆匆地窜出来,朝着自己直面奔来的梁寿与梁佐弟兄二人。

    “哎呀,二位梁将军,没想到居然咱们还能够在此地相逢,实在是缘分。”王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笑眯眯地朝着这哥俩拱了拱手,很是亲热地模样招呼起来。

    “王大人,想要见上您一面实在是难于上青天啊。”连滚带爬窜到了王洋的座骑跟前拦阻住了王洋去路的梁寿苦笑着拍了拍身上的皮袍子,毕恭毕敬地朝着王洋还了一礼道。

    “莫非梁将军找寻王某有什么事情?”王洋打了个哈哈,拍了拍身上座骑的颈项。“王某现在有些急事,要赶着出城。若是梁将军有事,咱们下次再约如何?”

    听到这家伙明显的推托之辞,梁寿不由得大急,身边的梁佐更是急得眼泪都差点掉出来了。“王大人,事关我伯父还有数万汉军的安危,您怎么能这样?”

    “哦?”王洋扬了扬眉,笑着连连摇头,半晌这才缓缓言道。“你们自己都不急,本官又何必杞人忧天的为你们梁相国操心呢?”

    “昔日,本官向你们好言好语,劝你们归顺我大宋,可是你们却一个条件接一个条件的提,非份而又无礼。”

    “这只能说明,你们就没有归降我大宋之意,本官之前已经向韩相进言,准备请二位回洪州。至于这嘉宁军司,我大宋若有本事,就自己去取,若是取之不得,只能怪我大宋兵不够强,马不够壮。”

    看着王洋傲立于马背之上,毫不客气的侃侃而言,这让二梁的脸色越发地显得苍白,看来,自己果然没有猜测错误,大宋,怕是真的想要与李乾顺小儿合作了。

    “王大人,之前,是我等见识短浅,见利忘义,还请王大人莫要与我等计较,梁某希望王大人您能够再给我梁氏一个机会,当给大人您一个满意的答复。”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