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05章 不愧是特么的超级奸商
    第605章

    王洋把玩着手中的马鞭,眯起了眼打量着跟前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梁氏兄弟,最终,王洋懒洋洋地道。“也罢,不过现在已经太晚了,而且王某尚有公务在身,明日你们过来,咱们好好的聊一聊,希望到时候,你们能够言之有物。”

    “明天?!”梁佐急得叫出声来,不过很快就被梁寿拉到了一边去,梁寿朝着王洋恭敬地一礼答道。“大人放心,明日一早,梁某再来叨扰大人。”

    推着那不情不愿的梁佐让到了道边,恭敬地目送着王洋一行人在风雪中渐行渐远,梁寿这才长出了一口大气。

    “堂兄,为什么非得明天,事情都已经十分紧急了。”这个时候,梁佐人不住小声地抱怨道。

    “你要记住,现在是我们救人,求人就要有个求人的样子明不明白?真要把这位王大人惹毛了,对我们可有半点好处?”梁寿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梁佐,这才大步朝着驿站的方向而去。

    梁佐看到堂兄发火,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多话,只能老老实实地随着梁寿而去。

    王洋策马驰出一段距离之后,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多了起来,看样子,梁氏兄弟并不傻,现在应该已经反应了过来,主动权已然回到了大宋的手中。

    现在想怎么谈,那就要看王大爷我的心情了。

    #####

    出了城,就遇上了奉命前来迎接辎重队伍的折可适,就在城门处等了约柱香的功夫,便已然能够看到一只队伍正在沿着那条几乎快要被风雪给掩没的道路朝着定边城而来。

    浑身裹在厚实的黑色裘衣之中的万彬从那辆特别订制的马车中跳了下来,朝着王洋快步迎上前来。“哈哈,一别数月,大人看起来到是越发地显得健硕精神了。”

    “王某见过万兄,想不到万兄好好的东京汴梁不呆,居然跑到这苦寒的边塞之地来,可是够辛苦你的了。”王洋迎上前去,朝着万彬还了一礼,顺便还替万彬引见了身边的折可适。

    “原来这位便是折将军,久闻西北边军折将军的威名,今日一见,果然雄姿伟岸,不同凡响……”万彬这位老司机绝对是社交圈中的老油条,马屁话张嘴就来。

    折可适应付了几句,便匆匆地赶过去交接那些运送来的物资辎重,而王洋好奇地向万彬询问起了来。

    “听闻你是奉了苏学士之命过来运输干肉,话说那些干肉该不会是你从东京汴梁那边运过来的吧?”

    万彬嘿嘿一笑,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从东京汴梁到环州何止千里之遥,从那边运送过来,其中的耗费甚巨,万某何等样人,岂会做这样的亏本生意。”

    “那是怎么回事?”王洋愣了愣之后,不禁追问道。

    万彬鬼鬼崇崇地看了看左右,示意王洋与他走到旁边的僻静处,这才压低了声音小声地嘀咕道。“那些肉干,其实都是马肉……”

    “……马肉,你是说,那些死马?”王洋满脸懵逼地看着这货,奸商,赤果果的奸商啊,特么的应该被钉在城墙上挂着风干等过年的奸商。

    “哪有,那七八千匹死马,万某只取其皮,至于骨肉,则让它们继续葬身在那些田地之下,好让环州的田地能够多肥实一些。”万彬很严肃的摇了摇头,仿佛他是一位有良心,有担当,有责任感的三有商人。

    王洋一脸黑线地看着这货。“你是说你着人把那些埋好的死马又挖出来把皮给扒了,然后又埋回去?”不愧是特么的超级奸商。

    “当然了,哪怕是西北边陲之地天寒地冻,可是那些战马已经死去多时,肉质怕是已经有了问题,自然是不能食用的。

    所以,万某只是将那些死马完好的皮子扒了下来进行硝制,到时候也好用以发卖,也算是挣上一点小钱。”

    “那,那些肉干呢?”

    万彬嘿嘿嘿地奸笑了数声,凑到王洋的耳朵边小声地嘀咕道。“你们此番大胜,缴获的完好战马超过六万余匹,剩下的还有超过万匹伤马……”

    “一部份倒是可以养好了伤,不论继续作为战马,还是作为弩马皆可以。但是还有近五千余匹却已经伤了筋骨,怕是已经无用了。”

    “而万某便借了巫山贤弟你的名头,找到了苏学士,告诉他,将那五千匹无用的伤马交予万某,万某将会负责免费宰杀和制作肉干,送予苏学士……”

    “然后,你只要皮革是吧?”王洋一脸蛋疼地打量着这货,特么的,不愧是奸商,虽然马皮不如牛皮坚韧,但是同为大型牲畜,其皮革的质量绝对比羊皮强太多了。

    “不愧是巫山贤弟,知我也,王巫山也。”万彬一副老怀大慰的模样,看得王洋想拿马鞭照他那张猥琐的脸来上两记。

    不过在看到王洋那副很危险的表情后,万彬干笑了两声,旋及很一本正经地道。“但是苏学士也绝对不亏啊,你想,五千一百五十八匹战马又不缺草料,个个膘肥体壮,体重多在八百到九百斤之间,出肉都能占到四成到四成五。也就是平均每匹马可出肉至少四百斤,至少可以得到两百斤干肉。”

    王洋的算数很好,立刻就得到了结果。“你的意思是,这五千一百五十八匹马都做成干肉,那么至少可以有一百来万斤的干肉食用是吧?”

    “不愧是巫山贤弟,这脑子就是转得快,没错。”万彬欣然地朝着王洋翘起了大拇指道。“这次运来的十万斤干肉,只是第一批,下一批十万斤大约还得三五日就能够运抵。”

    “另外,苏学士还准备往绥德军等之前遭过兵灾的地方送。毕竟现以已经都是冬天了,光有粮食,没有肉食,西北之地的冬天是很难熬的。”

    王洋半开玩笑地道。“那万兄你该不会这一次到陕西路来,带的就是厨子和皮革匠吧?”

    偏生万彬这位老司机冲王洋翘起了大拇指,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笑了起来。“知我者,果然是王巫山也。”

    “……我是开玩笑的好不好?我说兄台,你也太深谋远虑了吧?”王洋真是很想唱一首歌,但是歌曲名不是叫不得不爱,而是要墙都不扶,就扶你。

    万彬眨巴着他那又大得有些异乎寻常的眼睛,嘿嘿嘿地笑道。“这还不是贤弟你给万某的灵感……”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