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06章 你这方向盘打得小弟措手不及(第二更)
    第0章

    迎着王洋那略有些疑惑的目光,万彬继续洋洋得意的道。“当时你来信告知我们这边的战况,当时万某就在想,既然陕西路北部战火纷飞,必然会使得百姓流离失所,商旅远遁,这个时候,其实才是最适合挣钱的好时机”

    “何况你在信里边还言及所捕获了六万多匹战马,可惜还是有大量的马匹或死或伤,当时万某就灵机一动,特地是询问了那些工匠,还有一些厨子。

    确认马皮的皮革质量并不比牛皮差,远远的超过羊皮,另外就是,马肉的营养相当不错,只需要将马血放尽就好,也就跟平时屠猪宰羊一般没啥太大区别。

    于是,万彬这位老司机就花钱招募了上百名皮革匠,还有几十名厨子加入了远征大宋西北边陲的队伍。..

    王洋听着这货嘴角冒白沫的在那里涛涛不绝,心里边不由得不感慨,这货真不愧是天生的商人。

    其捕捉商机的天份,绝对是自己这样的聪明人也望尘莫及。

    “有了那李迵代为引荐,再加上万某的主意也正好合苏学士的心意这桩生意,自然也就这么一拍即合。”万彬连比带划的说得很是兴奋,自己的手段和做法,说与其他人听,实在是没有什么成就感。唯有王洋这位王巫山才让万彬能够找到知己之感。

    “不过,我也答应了苏学士,再向环州和绥德军的百姓们提供五千担粮食。虽然付出了不少,但是这么多的马皮,所制作出来的手套、皮靴、皮带等物,至少可以让咱们万红成衣店赚上这个数。”万彬伸出了手,朝着王洋比划了一个数字。

    “这么多?”王洋不禁有些砸舌地道。

    “那当然了,你想,一匹马,至少可以做十副手套,两双皮靴子,还有七八条皮带,马尾还能够做拂尘而在东京汴梁,一副羊皮手套至少两贯钱起,马皮的好歹三贯吧?至于上好的羊皮靴子,没有七八贯那是拿不下来,咱们也不往贵了卖,就八贯,肯定很快就能卖脱销了,至于皮带此物虽然便宜,可是一根怎么也得上百文钱”

    “扣掉两成的成本,也就是说,单单是那些现如今给田地当肥料的马,咱们就能够赚到四十万贯之巨这还不算之后那些伤残马匹了,他们的马筋、马鬃,哪一样不是好东西?”

    “唉,可惜当时,死马太多,不然,那过万匹马的马鬃,单单是做刷子,那至少能够做出至少二十万把,一柄按五十文算,扣掉十文钱的成本算算怎么也能赚上八千贯。”

    王洋已经感觉自己有些听不下去了,这家伙似乎满脑子除了生意还是生意,难道就没有一点朋友久别重逢的激动吗?亏得本公子还屁颠颠的窜城外来迎接你。

    “我说万兄,你这些生意经是不是可以先暂停一下了,有什么事咱们进城在说,今日王某可是放下了手中的公务特地过来接待你的。”

    “哎呀,看看我,实在不好意思,有劳贤弟你了。”万彬一拍前额,赶紧吩咐着同来的管事,让他负责去跟军方的交接那些肉干,然后便随着王洋一同入城而去。

    #####

    “贤弟,你到了这陕西路呆了这么久了,可知道这边什么样的生意最好做?”万彬这货怕是这句话早就已经憋了很久了,回到了王洋的府邸,这才宾主分坐下,便迫不及待地询问道。

    “生意,其实最好的生意,应该还是丝绸和茶叶生意,只是这段时间因为战乱,导致百业凋零,怕是这两门生意,怕是得等上一段时间才能够做。”王洋摸了摸下巴考虑道。

    万彬接过了吴七郎递来的酒杯,抿了一口,点了点头道。“这倒是,一旦发生战事,胆子再大的生意人,也得远远避开,毕竟,生意是生意,自己的小命还是得注意一些。”

    “那万兄你还敢往这边跑?”王洋不禁翻了个白眼道。

    “那是一般的生意人,又不是万某,有你王洋王巫山在的地方,万某岂有不来之理?”万彬此言,倒是颇让王洋颇为受用。

    “兄台你这话小弟我爱听,来来来,小弟我敬你一杯,这一路风雪也是够辛苦的。”

    “能够有钱赚,就没有什么辛苦可言,另外,万某赶到这陕西路来,第一嘛,自然是为了有利可图而来,第二嘛,则是想问一问贤弟你身为知环州州军事,如今想要治理环州,最缺少什么?”万彬朝着王洋挤了挤眼,笑得份外的鬼崇。

    “缺的东西多了去了”王洋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道。“钱、粮食、农耕的工具、粮食种子”

    “大量的农耕工具还有超过五万斤的粮食种子,已经在运往陕西路的途中。到时候,贤弟需要多少,径直取用便是。”万彬朝着王洋举起了酒杯,笑眯眯地道。“这笔支出,是万某自己的财物,不属于咱们合作的生意。”

    王洋愣了愣,旋及摇了摇头。“我说万兄,你这是在搞什么?”

    “万某可不仅仅只是生意人,更是大宋的读书人。”万彬的表情总算是显露出了难得的严肃。“贤弟你那句话,万某可是一直铭记于心,不敢相忘。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万彬突如其来的跟王洋谈起了家国情怀,就好像特么的一位低俗娱乐明星突然转业改行去改演光伟正的优秀革命者,又像是老司机正在开着的法拉利超跑突然变型成为了拉着一车增援灾区大白菜的解放牌大货一般。

    浓浓的违和感,让王洋懵逼好半天才回过了神来。“万兄,你这方向盘打得实在是让小弟我措手不及。”

    “方向盘是什么鬼?”万彬眨巴着他那双大得异乎寻常的眼睛,满脸迷茫。

    “总之,万兄你能够有这么进步,咳咳,嗯,你能够有这样的想法,实在是我大宋之福也。”王洋除了说一个服之外,实在是没有其他言语了。

    “当然,万某这么做,不仅仅只是为了家国天下,而今,贤弟你是越走越高,如今你可谓是达官显贵,却仍旧不忘根本,可算是极为难得。”

    “万某万某一介商贾,你却仍旧视我为友,能你王巫山你这样的人称兄道弟,乃我万彬此生之福也。”万彬看着跟前这位明明已经是从三品侯爵之位,寄禄官都已经是从四品的龙图阁待制的王洋王巫山,很是感慨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