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07章 此乃宋庭袭取盐州之机
    第607章

    万彬家数代经商,不论是在这样的时代还是在王洋穿越之前的时代,官员与商人之间,都会有着各种各样的关系。

    而富可敌国的万家,生意遍布整个江南地区,自然,所要依附和供养的官员,绝对不在少数。

    但是,那些官员们,几乎都只会将他们这些商贾之士当成予取予求的钱袋子,而但凡商贾之士有事,则是心情好,就扯你一把,心情不好,关我鸟事,完全就是不对等的同伴。

    “万兄,你这话可就不对了,生意是生意,朋友是朋友,两者之间,并不冲突,也无矛盾。”王洋笑着摆了摆手道。

    “不过,万兄你为我环州百姓所做的一切,小弟都会铭记在心,日后若是有什么,自然不会忘记自己的弟兄。”

    万彬爽朗地大笑起来。“万某自然也不会让自己兄弟难做,若是有什么争执之处,只求贤弟给为兄一个公平便好。”

    “王某当然做得到,重要的是,也希望万兄莫忘记了你今日提及的王某昔日之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十万斤肉干,的确是好东西,而一百来万斤的肉干,对于现如今的陕西路北部遭遇兵灾之祸的贫苦百姓而言,真就如同雪中送碳一般。

    十万斤干肉的到来,亦让韩忠彦、折克行、种师道这些远在这定边军的大佬们都对万彬有了印象,毕竟,头一个见做生意做到这样程度的商人。

    来到了边塞之地,带来的不是货物,而仅仅是拉来了一帮子工匠,然后就这么就地取材,不仅仅他赚了钱,同时又还帮助处于战后需要赈灾的陕西路获得了大批急需的肉类。

    马肉不可食,那只不过是国家为了防止有人屠杀马匹用于食用而进行的一种宣传手段罢了。

    可是眼下,跟前就有那么多的马匹,养之无用,弃之可惜,而万彬的到来,却让正为了此事头疼的苏学士找到了一个极其完美的解决方案。

    #####

    第二天清晨时分,鸡叫还不到第三遍,天色仍旧还在黑沉沉的,第一时晨曦刚刚在东方冒头,王洋府邸的大门就被急迫的敲响。

    王洋很没好气的披上了皮裘,打开了卧室的房门,让梁氏兄弟入内,一面吐槽道。“二位,虽然我昨日说的是今日与你们好好聊一聊,但是难道你们就没发现太阳公公都还没有起床吗?”

    对于王洋口中的太阳公公这样的屁话,梁寿可没有闲功夫理会,哥俩至昨天夜里收到了来自洪州城的急信和随后而来的信使之后,就再也没有睡意,一直熬到了天色刚刚见亮,就匆匆而至。

    “王大人,不好意思,实在是情况太过紧急,我等是实在等不下去了。还请大人担待一二。”梁寿苦笑着向王洋歉然地行礼道。

    “怎么,莫非那西夏的国主就那么等不及,现在就已经发兵进攻梁相国了吗?咦……难道真让我说中了不成?”王洋没好气的说了前半句话,看到这对梁氏兄弟变脸之后,不禁愕然地道。

    “大人您还真没说错,李乾顺派了撒辰,率三万大军进袭洪州,为家父所识破,提前将洪州城的三万党项兵马击溃,杀敌近万,现如今正在固城而守。这是家父让梁某交给宋庭的信,还请王大人一览……”梁寿一面解释一面从怀中掏出了那封来自洪州的信。

    王洋只看了一个开头,那双英挺的剑眉就高高地扬了起来。把这封信看罢,王洋双目灼灼地看向了跟前的梁寿。“你的意思是说,你父亲来信之后,方查知撒辰率领三万党项精锐,意欲在你父亲被西夏国主派来的使节团麻痹之时,与那三万党项兵马意图里应外合,攻破洪州……”

    “不错,幸好家父及时查觉了他们的阴谋,不然,怕是现如今洪州已然易手。”梁寿一想到自己昨天临近子时,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真是惊得一身的冷汗,若真是那样的话,怕是从今日起,天下再无西夏梁氏矣。

    “家父有言,若是大宋有意,正好乘家父在洪州牵制撒辰之机,宋庭可乘机袭取盐州之地,只要盐州城破,再有洪、宥二州在手,那么大宋,便已然立于不败之地。而西夏,必然因为失去了南部最为丰饶的财赋之地,而将受到极大的削弱,难再与大宋为敌。”

    “不愧是执掌西夏国政十数载的梁相国,当机立断之后,分析得也极为精到。”王洋缓缓地合上了手中的书信,眯起的双眼闪烁不定。

    梁佐几次意欲开口,都被梁寿的目光所阻。王洋在屋中踱步良久,这才转过了头来看向梁氏兄弟。“恕王某不远送,还请二位速回驿站好好休息,说不定一会就有用到二位梁将军之处。”

    “好,那梁某便与舍弟先行告辞了……”梁寿点了点头,朝着王洋一礼之后,便拉着还欲说话的梁佐就往外走。

    “梁寿!”此时,王洋突然开口,唤住了正在往外走的梁寿,梁寿不禁一愣,转过了头来看向王洋。

    “你是个聪明人,希望你我日后有共事,同为宋庭效命的机会……”王洋朝着梁寿一笑,淡淡地说道。

    梁寿面容不禁泛起了一丝难以掩饰的狂喜之色,当即拜倒于地,朝着王洋深深一礼。“若能有此良机,大人提携之恩,梁寿毕生铭记……”

    “堂兄,这位王大人他的意思是准备要荐你为官?”堪堪出了王洋的府邸,那梁佐便忍不住朝着梁寿问道。

    “应该是吧,这位王大人,一向言之有物,他这么说,定然不是信口开河。”梁寿的表情总算是渐渐地恢复了平静,深深地吸了一口寒凉的空气点了点头答道。

    “你难道忘记了咱们这段时间打探到的关于这位王大人的那些消息了吗?年未弱冠,已然晋位侯爵,深得大宋天子与太皇太后之恩宠,又与陕西路经略安抚使苏东坡为忘年之交。”

    “就连娘娘之所以兵败被囚,亦是此人筹谋划策所致,这样的才俊之士,绝非泛泛之辈,日后宋庭庙堂之上,必有其一席之地……”

    看着之前还显得惶惶然,仿佛前途一片黑暗而深感迷茫的堂兄陡然之间变得斗志满满,梁佐不禁神情有些黯然。

    注意到了堂弟的情绪变化,梁寿重重地拍了拍梁佐的肩膀。“怎么,泄气了?咱们梁氏男儿,怎么能稍遇挫折就如此,不要忘记了,未来的梁氏,或许就只有咱们弟兄几人互为依靠了……”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