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08章 现在不是继续犹豫的时候了
    第608章

    听到了梁寿这番话,梁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朝着梁寿头郑重地一礼。“多谢兄长,小弟知错了,以后一定会好好努力,定然不叫党哥您失望。”

    “这才对嘛,走,咱们就赶紧回去好好的吃上一顿,然后休息,说不定很快,宋庭就会向盐州进军了,到了那时候,咱们这百来号人,就是前驱,多多建功立业,我梁氏,方才能在宋庭有立足的机会,懂吗?”

    梁氏兄弟离开之后,王洋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就是让那吴七郎去找厨娘拿来了一个夹肉的炊饼,领着两名护卫便匆匆地朝着韩相所在赶去。

    而这个时候,年纪大了,睡眠较少的韩忠彦已然起来得有一会了,喝着一碗用万彬送来的肉干剁碎之后熬煮出来的肉粥,一面嚼着炊饼,朝着身边的老将军折克行道。

    “话说回来,这种肉干的味道,的确还真是不错。滋味也足,将士们也能够吃得满意一些。”

    折克行一面详端着特地着亲兵去拿来的一块巴掌长,宽度约两指的干肉,还拿小刀割下了一块丢进口中细细咀嚼一面点评道。

    “这倒也是,能把这马肉做得这么有滋味,着实难得,过去,咱们边军将士,只有在逼不得已之时,才会将那些战场之上的死马放血之后,扔进白水里边加盐一煮就完事,只是为了填饱肚子罢了,哪像这种肉干……”

    “而且听说此物是出自于小王大人的商贾朋友万彬之手,此人倒是极有手段,而且眼光独到,此番随同小王大人的妻妾同往环州,他可没有带着什么绫罗绸缎,反而是带来了百余名皮革匠和几十名厨子……”说到了这,折克行忍不住笑骂起来。

    “小王大人的朋友,怎么也跟他一个德性,都是那么的不按常理行事。”

    随后赶了过来的种师道这才堪堪坐下,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单单是这样的本事,就不是一般的商贾之士能够想得到的。重要的是还解决了咱们北部边陲那些百姓的燃眉之急,多了这些干肉,至少让不少体质虚弱的百姓们,有了更多的体力去熬过这样严酷的寒冬。”

    “可惜了,咱们之前若是能够想到这个办法该有多好,单单是在环州城附近埋下去的,就有超过万匹死马。”

    “他那朋友倒好,虽然死马时间有些久了,吃不得肉,这货倒把所有的马都重新给挖出来,剥皮之后,这才埋回去,单单是那些战马的皮硝制好之后所制作出来的东西,想必也能够卖个好价钱。”

    就在几位大佬一边吃着早餐一面谈论着万彬那个老奸巨滑,脑回路别开生面的奸商的当口,王洋嘴角还粘着炊饼沫子就闯将了进来。

    “哎哟,小王大人,你这可是够难得的,居然能够这么早见到你出现在此处。”韩忠彦忍不住也开玩了王洋的玩笑来。

    “诸位大人,可愿取盐州?”王洋干笑两声,径直走到了一旁,抄起了一个空碗,给自己倒了点热茶,将嘴里边的吃食和水吞下之后,大声地问道。

    瞬间,韩忠彦脸上的笑容直接就僵在了脸庞上,折克行两眼陡然圆睁看向王洋。

    “小王大人,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西夏的盐州有什么变故?”种师道直接就跳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站到了王洋的跟前喝问道。

    “如今盐州的守将撒辰率领三万大军意欲偷袭洪州的梁乙逋,却因为梁乙逋提前一步,而功败垂成,现如今被那过万伤腿的党项士卒给拖在了洪州城下进退两难。”

    “而今,盐州城内守军已然不足两万,我们可着一只奇兵,伪为洪州城下被梁乙逋所击溃的党项溃兵,混入城中,只要能够夺其一门,大军能够跟进及时,夺取西夏南部的财赋重镇,当可易如反掌……”

    折克行早把手中的肉干扔在了一边,整个人已经凑到了地图前,韩忠彦,种师道,折可适皆尽也站在了地图跟前,盯着王洋站在那里手舞足蹈的比划着涛涛不绝。

    “消息你敢确定吗?”位高权重,早就已经处变不惊的韩忠彦此刻心跳也不禁加快起来,

    “虽然梁乙逋不会拿他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但是,这个消息出入不会太大,为了确认,还需要大人下令,立刻派出侦骑,探查洪州和盐州,以及两州之间的兵马动向。”王洋朝着韩忠彦答道,一面掏出了梁乙逋的亲笔书信。

    “整个嘉宁军司,早已经在我大宋的侦骑的侦测范围之内,若是事情是真实的,应该很快就会有回报……”种师道当即言道。

    话音刚落,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厅中诸人一齐回头望去,就看到了满脸疲倦的骑卒赶入了厅中禀报。

    “……盐州守军只有不到一万了?”种师道眼珠子都鼓了起来。这特么的太不科学了吧?明明小王大人之前得到的消息是盐州兵马最多两万,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一万了呢?

    “就在昨天夜里,大约一万盐州守军悄然的离开了盐州,向东而去,末将派了十名骑卒尾随而去,因为事关重大,所以末将亲自赶了一夜的路回来禀报。”

    “诸位大人,现在,不是继续犹豫的时候了,盐州,那可是盐州啊。”王洋眼珠子都快要冒绿光了。

    “若能夺取盐州,我大宋西北之地的食盐,就毋须再从千里之外调拔,而且也可以禁绝这一带盛行的私盐生意,同时,将西夏南部最重要的财赋之所纳入我大宋治下……”种师道眯起了眼睛,喃喃地说道。

    “韩相,末将请韩相下令吧,我大宋十万虎贲,早已经磨刀霍霍,这样的良机,稍纵即逝……”折克行这位老将军朝着面色凝重,沉吟不语的韩忠彦道。

    “梁乙逋如此已是穷巷之犬,李乾顺一心要致其于死地,两人之间,再没有半点调和的可能性。”

    “重要的是,梁乙逋也很清楚,他现如今越是卖力,等到他成为我大宋臣子之后,得到的荣华富华才能越多……”王洋看着这位沉吟的韩相,继续不紧不慢地分析道。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