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10章 打开关门,让大公子入关(第二更)
    第610章

    吃饱喝足,稍事休息之后,乘着距离天色仍亮,两万骑兵当先而行,而折克行则等骑兵离开之后,这才率领步卒继续前行。

    而等到两万精骑赶到了距离秦驼口不足两里之处时,天色已然完全地暗了下来。天空之上,月亮在似缓实疾的云朵之间忽隐忽现。

    梁寿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身边的一千“兵马”,唔,真正属于梁寿的那一百多名护卫,现如今只有寥寥五名留在了自己的身边。剩下的,皆是王洋这位小王大人着折可适从骑卒之中挑选出来的精锐之士。

    而自己则完全被团团簇拥在正中央,若是自己一旦做出什么不利于宋军的事情,相信自己会在第一时间,被这些名义上保护自己的“护卫”给剁成精品四喜丸子。

    身后边的一万九千精锐骑兵此刻安静而又沉默,梁寿没有回头,但是他能够感觉得到,王洋那刀子一样的目光一直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背影。

    策马缓缓向前而行,很快,就在距离那秦驼岭尚有一箭之地时,那早已经燃起一支支火把的关隘上就传来了厉喝声。

    用的自然是党项语,大声的喝问是谁。

    “我乃右厢朝顺军司都统军梁寿,守城将可是李冰将军,让他速来见我。”梁寿在马背上立起了身形大声的喝道。

    听到了这声呼喝之声,上面的守军赶紧扯着嗓子让梁寿先等着,赶紧派人去寻守城将领李冰。

    秦驼口关隘并不大,不到盏茶的功夫,正在自己房中看书的李冰便收到了消息,听闻右厢朝顺军司都统军梁寿,身为梁乙逋的心腹手下,焉能不知是梁大公子大驾光临。

    当既快步朝着关隘南门而去,很快便登上了南门。“来者可是大公子?”

    “李将军,正是梁某,还不速速打开关门,梁某奉父军令,要经过此关。”梁寿听到了李冰的声音,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赶紧大声地回答道。

    “末将遵命,你们还愣着干嘛,把武器都给我收起来,快些打开关门,让大公子入关”很快,城上便响起了李冰喝呼那些守关士卒的声音。

    很快,伴随着那难听的吱嘎嘎声响,原本紧闭的关门,已然在缓缓地打开。而此刻,折可适已然率领着两千四蹄都包裹着布的精骑,悄悄的进逼到了距离关门只有一里之地。

    看到了关门打开的瞬间,折可适真的很有一种下令突袭过去的冲动,不过最终,理智战胜了冲动。

    安抚住身下那同样跃跃欲试的座骑,双眼几乎不愿意眨的继续盯着前方,看着那一千“党项骑兵”缓缓地前行,最终,进入到了关隘之内。

    “李将军,数月不见,想不到你仍旧风采依然”入关之后,梁寿跳下了座骑,呆在原地,笑眯眯地看着那朝着自己快步走来的李冰。

    “哪及得大公子您,咦你们你们干什么?”李冰乐呵呵地走到了近前之后,很快就查觉到了不对,只不过,身边左右那一柄柄的环首刀架上了脖子之后,李冰直接就懵逼了。“大公子你这是在做什么?”

    “让你的人放下武器,让出城门。梁某一会亲自给李将军你解释”梁寿上前数步,朝着李冰深深一礼之后苦笑道。

    李冰打量着那些已经开始纷纷拔出了武器,开始朝着两边扑杀过去的梁寿的“护卫”,不再犹豫,连忙厉声高呼。

    很快,关隘内的守军们纷纷地退往两侧,让出了城门。“还请李将军随我们去拿下北门,到时候,少不了李将军你的荣华富贵。”这个时候,一名副指挥使掀开了脸上的面甲,朝着李冰露出了一个带着善意的笑容。

    “你们是宋军唉,请将军随我来。”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大公子,再看一眼那一涌而入的宋军精锐,还有南面传来的隆隆疾蹄之声,至少有数万铁骑,南门已失的情况下,仅仅只有不过两千守军的秦驼口,怎么可能拦得住杀气生腾的这些宋军精锐。

    一刻钟之后,一名营统制率领着五百精骑驰出了北门,截杀那数十名匆匆越过城墙意图逃散的党项守军。

    没有战马的情况之下,这些只凭着两条腿的党项守军又如何能够跑得过这五百精锐骑兵。

    此刻,李冰正垂头丧气地站在王洋与折可适的跟前。而梁寿则在他的身边解释了一番之后,这位李将军倒也光棍,反正事已不可违,再说自己丢失了秦驼口这么重要的关隘。

    就算是自己能够逃回西夏,等待自己的也是做那刀下之鬼,还不如跟着这些宋军搏上一把,日后在宋境之内做个富家翁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留下两千骑兵看守战俘,再派人南行,去向折老将军禀报,咱们继续赶路,对了李将军,你既然镇守盐州的门户,想必也很熟悉前往盐州的路途吧,不如就随梁将军一起作伴与我们同往盐州如何?”

    “大人吩咐,李某自当从命,只是,盐州的情况,李某实在是不清楚。”李冰苦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赶紧声明道。

    大军留下了一千五百骑看守那些关隘战俘,还有五百精骑正在扫荡那些逃跑者,剩下一万八千骑通过了秦驼口之后,便在那李冰的引领之下,一路疾行向北。

    赶到了距离秦驼口四十里外的盐州城南时,已然是丑寅之交。天地之间,仍旧是一片漆黑,原本还高挂在天隙,时隐时现的那明月已然西垂。

    “终于赶上了”折可适长出了一口大气,拍了拍身上的座骑,爱马的身上已然满是湿漉漉的汗水。

    王洋掀下了脑袋上的头盔,抹了一把臭汗,哪怕是冬天,这么一百多里路跑下来,也着实把人给累得够呛,也幸好是冬天,若是夏天的话,怕不跑脱水了才怪。

    “现在咱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进去,还是照之前的老办法吗?”折可适摸着下颔的短须,朝着王洋询问道。

    “梁寿,你可有什么建议?”王洋眯起了双眼,看着那城头之上星星点点的火光,然后把目光落在了身畔的梁寿身上。

    “二位大人,依梁某之见,最终以数百死士,伪为溃兵,由西边叩门而入,只要能够乘机袭取西门,只要能够控制住西门,迎接大宋精锐入城,拿下兵力空虚的盐州,如翻掌柜之易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