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11章 秦驼口被宋军攻破了?(第一更)
    第611章

    “只有先如此了,对了,那位李冰李将军呢?还请他过来一下,王某有些事情想要问一问他。更新最快”王洋本已点头同意,突然灵机一动。

    “你难道是想让利用他入城?”折可适回过了味来,摸着短须,这倒也是个办法。“只是,李冰他出现在盐州城外,这似乎也太……”

    王洋嘿嘿地奸笑了两声解释道。“秦驼口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宋军狂攻猛打,使得关隘守军死伤惨重,关隘已然失守,李冰将军只能率领残兵逃回盐州。”

    “另外,再让一批人扮着从洪州逃过来的党项残兵,去诈西门,而这边诈南门。如此一来,咱们就等于是多了五成诈开盐州城门的机率,折将军以为如何?”

    折可适顿时回过了味来,忍不住冲王洋这货翘起了大拇指,这招果然够阴险,不过本将军很喜欢。“妙哉,如此一来,诈开城门的机会的确大增。”

    “二位大人,梁某愿为前驱,还请二位大人恩准。”梁寿此刻跃跃欲试地道。

    王洋的目光落在了梁寿的身上,想了想,最终还是开口安抚道。“非是王某不愿意梁将军你立功,而是值此紧要关头,王某不希望梁将军你出任何的意外,不然,我宋庭,可就实在不好向梁相国交差了。”

    听到了王洋这番诚恳的解释,梁寿虽然有些无奈,不过心里边倒也颇为舒坦。“原来如此,多谢大人关怀。”

    最终,折可适令一名营统制率领一营穿戴着西夏制式衣甲的兵马,混杂着那梁寿带来的百余护卫,朝着盐州的西边而去。

    而这边,早已经在梁寿以及王洋的三寸不烂之舌的劝说下,已经下定了决心归宋立功,以求活路的李冰则率领着衣甲凌乱的三百余名死士,朝着南门而去。

    折可适率领五千骑,亦绕行向西门的方向,缓缓进逼,而这边,王洋率领剩下的宋军骑兵,亦悄然无声地向着盐州州城南门进逼。

    #####

    盐州城上,党项八氏之一的颇超家的颇超达昔正披挂着厚实而又坚固的西夏瘊子甲,打着哈欠漫步在城南一带,没办法,自数日前,那位少年国主身边的大红人撒辰率领卫戍军离开盐州时,还带着了原本盐州的一万守军。

    使得现如今盐州城内的守军不足万余,而且,还有不少是之前刚刚经历过了小梁后南征宋庭之战的那些步卒。

    这些原本属于党项各小部落的步卒,虽然也属于大夏的军队,但是,西夏真正的精锐,却不是这些连马都没有的小部落成员。

    正是因为他们并非是西夏军队之中的精锐,这才会被小梁后委为后军,专门负责围困环州北部的诸多寨堡。

    而恰巧是因为他们留驻在了洪德寨之北,这才能够在南侵大败,小梁后以及六万精锐被杀被俘之后,还能够及时北逃回夏境有很大关系。

    但即便如此,在宋境之内,仍旧被那只宋军骑兵给骚扰得都快要精神衰弱了都。

    只可惜,颇超家的族兵,多在九原郡一带,不然,凭着颇超家那来去如风的过万铁骑如果也在洪德寨北端的话,小梁后与那六万西夏精锐,又岂会败得如此之惨,说不定那道寨墙之上的过万宋军,也只不过会成为凶悍而又犀利的颇超氏族兵所向无敌的又一明证罢了。

    而现在,盐州城内,除了原本的守军八千之外,剩下的七八千兵马,都是那些从洪德寨北逃回来的残兵败将。

    对这些家伙,撒辰自然是看不上,所以,除了带着随同其由兴庆府而来的两万卫戍军精锐之外,还拉走了盐州城中的一万精锐。

    只可惜,那家伙居然没有挑选上自己麾下的两千部属,不然,自己又何必还大半夜的在这盐州城头之上迎着寒风受苦,怕是此刻已经砸开了洪州城的大门,在那洪州城内吃香喝辣了才对。

    越想心里边越是火大的颇超达昔看到了几个正倒靠在女墙下呼呼大睡的家伙,不由得勃然大怒,冲上前去几脚把这些家伙全都踹醒了过来,大声怒骂不已。“混帐,让你们值夜,不是让你们偷偷睡觉,还不给老子爬起来,你们这些残兵败将,难怪会被宋人的三千骑兵给骚扰成缩头乌龟……”

    “将军,将军息怒,不值得为这样的小事情上火,咱们要不就巡到这,先到城楼里边喝点酒暖暖身子吧……”身边的亲随赶紧劝住,一面陪着笑脸说道。

    “哼,行,省得看这些废物看多了让老子心烦。”颇超达昔撇了撇嘴,瞪了一眼那帮子趴在地上连连求饶的士卒,这才朝着南门的门楼走去。

    进到了门楼里边,火盆里边的碳火烧得旺旺的,而且旁边还插着好几根木棍,棍子上正在烤得油光四溢,焦香扑鼻的野味,自然也还少不了两坛还没有开封的好酒。

    “臭小子,你倒是机灵,就不怕上面查将下来找老子的麻烦?”看到了这些东西,一向好酒贪杯的颇超达昔不禁两眼一亮指着那名亲随笑骂道。

    “将军您可是说笑了,谁不知道现在城里边最大的官就是您的亲舅舅,外甥巡夜累了,喝点酒解解乏怎么了,谁要是敢胡吱声,那就是给他自己找不痛快。”

    “说得也是,来来来,你也坐下,陪本将一起喝酒……”颇超达昔哈哈一笑,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然后拍开了酒坛子,给自已满上了一碗痛饮了起来。

    焦香肥嫩的野兔烤炙得很是美味,夜寒地冻的,正好大快朵颐。正吃吃喝喝,十分嗨屁的当口,突然听闻到了门楼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颇超达昔的脸顿时一沉,身边的亲随十分识趣地抽干了碗中的美酒,朝着颇超达昔一礼。“将军莫恼,小的这就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快去吧,若是那些混帐胡闹,就每人抽他们十鞭子让他们老实点。”颇超达昔不耐地摆了摆手示意道。

    很快,亲随就出了门楼,转过了脸来,朝着外面沉声厉喝道。“你们这帮混帐在做什么,打扰将军,难道是想吃鞭子吗?”

    “不是的,还请您速速禀报将军,城下来了一伙残兵,为首者说他是秦驼口关隘的守将李冰,好像是宋人把秦驼口的关隘给攻破了……”

    “你们说什么?!秦驼口被攻破了?!”颇超达昔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门楼外,颇有些气极败坏地厉声喝问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