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13章 懂得利用自己优秀出身的党项人
    第613章

    宋军经由南门和东门进入到了盐州城之后,很快,便将城外有组织的抵抗给扼杀掉,半个时辰之后,州府衙门已然被宋军骑兵团团包围。

    而盐州城内的南大营五千兵马,早在宋军入城之后,就很快被宋军骑兵的数次冲击已然四下逃散而去。

    而北大营的六千兵马,在城北与宋军陷入了胶着的对战之后,城北的守将野利修达收到消息,大批的宋军已经沿着城墙朝着北门扑来,当机立断的打开了北门,留下了一千兵马阻敌,率领五千兵马向北逃去。

    至于西门守将董定,一开始还在死守顽抗,待那梁寿与李冰二人现身之后,很是干脆利落的带着两千绝望的守军放下了武器。

    太阳完全越出地平线时,盐州四门,尽落于宋军之手,而此时,虽然盐州城内各处仍旧时不时传来厮杀声,但是,盐州的掌控者,已然易主。

    至大宋景佑三年以来,大宋虎贲的旗号,第一次插上了盐州的城头。不少的大宋将士此刻正流淌着幸福的热泪,仰着头,看着那大宋的旗号在城头之上高高飘扬。

    大宋万胜之声,此刻向彻了整个盐州城,而正提着一柄已然上弦的元佑弩,立于州府衙门外的王洋听到了那些热切而又充满幸福感的怒吼声,一种巨大的成就感让他心情份外的舒畅。

    此刻,将州府衙门团团围困住的两千骑兵虽然满脸的疲惫,但是脸上的表情显得那样的斗志昂扬。

    就在这个时候折可适在一众亲兵的拱卫之下,赶到了州府衙门前,翻身跃下马背,朝着王洋快步走来。“哈哈,大局已定,盐州,已经是咱们大宋的了。”

    “城内的抵抗已经肃清了?”王洋看着这位走路都有些发飘的折某人,看样子,奇袭盐州的成就感,怕是不比剿灭那六万西夏精锐小多少。

    “差不多了,大规模,有组织的反抗已经没有了,现如今,只有那些逃散隐匿在城中的游兵散勇,只能让将士们慢慢的搜索了。”

    “可惜的是,守军从北门逃散了不少,相信用不了多久,西夏人就会收到盐州已失的消息。”

    “这倒无妨,盐州之地,既然已经入了我大宋之后,那李乾顺就休想再从我大宋的手中夺回去。”王洋吸了鼻子很吊地道。

    “对了这里的情况如何,那野辞勃难道还想要顽抗到底不成?”折可适的目光落在了那扇已经被破坏得不成模样,但是门后边明显被无数的乱石给封堵住的州府衙门。

    “谁知道,方才我让人登上附近的楼顶上去观察了一下,这州府衙门之中,尚有三四百名党项士卒,若是强攻的话,徒增伤亡,我让将士们先困住再说。”王洋摇了摇头解释道。

    “嗯,这倒也是,穷巷之犬,就让他们先在里边呆着。”折可适打量着这座墙高门厚的州府衙门,撇了撇嘴道。“反正城中之敌已经肃清得差不多了,就这三四百号人,也翻不起浪。”

    #####

    大门之外王洋与折可适之间的交流没有丝毫的顾忌,而惶惶然的守在门后边的那些党项士卒们,却已然是面如死灰。

    野辞勃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身上的瘊子甲缝间,还插着几只弩矢,只是,他连拔掉的力气也不愿意浪费,或者说此刻的他,已然是心灰意冷。

    就在这个时候,却又听到了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之声,野辞勃赶紧支愣起了耳朵仔细倾听起来。

    王洋打量着这名穿着一身普通老百姓衣物,却显得很细皮嫩肉,满脸尽是泪水鼻涕的家伙,好奇地朝着那几名洋洋得意的宋军士卒喝问道。“这家伙是谁?”

    “大人,他自称是嘉宁军司副指挥使颇超达昔,而且还有几名与他一般化装成百姓的党项士卒佐证,而且他还说他是盐州刺史野辞勃的亲外甥,说只要咱们愿意饶他一命,他愿意帮我们说降盐州刺史……”押着颇超达昔过来的那名营统制朝着王洋一礼之后解释道。

    “盐州刺史是你的亲舅舅?”王洋不由得兴趣大增,打量着这个一脸畏色的家伙好奇地道。

    特么的就这样胆小如鼠的模样,居然还是堂堂的嘉宁军司副指挥史,看样子,也不是所有的党项人都骁勇善战,悍不畏死的嘛。

    颇超达昔点头如捣蒜。“不错,小的舅舅就是盐州刺史野辞勃,我娘亲就是野辞勃的亲妹妹,我舅舅没有儿子,他最疼爱我了,他一定会听我的话……”

    旁边的折可适用一用打量着路边鼻涕虫或者是狗屎的目光轻蔑地打量着这货。不过这个时候,作为攻门尖刀的营统制刘豹突然一拍脑袋。“末将想起来了,似乎正是这家伙下令打开的南门。”

    “……好一个懂得利用自己优秀出身的党项贵族,我很喜欢。”王洋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州府衙门的方向抬了抬下颔笑眯眯地道。“来来来,告诉里边,你是谁,你来这里干什么?”

    押着自己的宋军士卒在王洋的示意之下解开了他身上的束缚,颇超达昔揉着那满是红印子的手腕,一想到自己的命运,不禁悲中从来,潸然泪下。

    昨天,自己还是堂堂的嘉宁军司副指挥史,盐州刺史的亲外甥,有对自己宠爱有加的亲老舅在上面罩着,自己在盐州范围内一直过着幸福的欺男霸女的生活,没有谁敢叽叽歪歪,身边都是一票舌绽莲花的马屁精,颐指气使,不可一世。

    可是眼下,自己身上那华丽而又坚固的瘊子甲已然在自己慌不择路中主动地脱了下来,然后从民宅里边翻找出了一件粗糙的棉袄给穿在身上,并且,还在大宋的士卒那犀利的刀兵之下,两腿发软的跪地求饶,只为了换取一线生机。

    一切,都是因为昨天晚上自己让人打开了城门,可惜,一切都不能重来,世上也没有后悔药。自己只能向前看……

    想到了这,很有文艺青年风范的颇超达昔抬起手臂,拭去了脸上的泪水与鼻涕,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州府衙门满目深情的张开了嘴。“舅舅,救我啊,我好害怕……”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