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14章 自杀和他杀带来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第614章

    这货的呼喊声,差点让王大官人笑场,特地的,这货到底是来干很严肃的劝降工作还是来逗逼的?

    旁边的那些宋军将士们也好不到哪儿,一个二个的表情都显得十分古怪的看向这货,那眼神,实在是难以置信,这家伙更像是个应该呆在戏楼子里边扮演哭坟的娘们的戏子,而不是应该出现在战场上的将军。

    只是,王洋等人尚未反应过来,里边,传来了一个苍老但是又显得十分焦急的吼声。“达昔,你不要害怕,宋人肯定不会伤害你的,舅舅在这里。”

    “……这特么果然是亲舅甥,果然是情浓如水,情深似海。”王洋很是恶意的吐槽道。

    “外面的是哪一位宋将,可敢与某见面。”这个时候,里边那个明显显得有些气极败坏的声音用不太标准的汉话大声吼叫起来。

    “我乃大宋西北边军折可适。”折可适踏前数步,厉声高喝道。种家军,折家军的美名,在西北北陲可谓是家喻户晓,折可适身为折家将中新兴一代之中最有名气的悍将。

    随着折可适的自我介绍,州府衙门内那乱糟糟的声音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野辞勃不禁深吸了一口凉气,露出了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原来如此,难怪我盐州守军会败得如此之快。”

    “罢罢罢,看来我野辞勃本该命绝于此……”

    听到了这位野辞刺史的心灰意冷之言,正准备冷眼旁边的王大官人忍不住催促道:“野辞刺史,两国交战,各自为国尽忠,以决胜负,而今,盐州已入我大宋之手,就连你外甥也都已经归降我大宋,你又何必心萌死志……”

    “舅舅,你别死好不好,你死了,外甥我怎么办?”颇如达昔急得差点再次热泪盈眶。有老舅罩着的日子才是幸福,没有老舅,又让宋人给擒下,难道自己的未来就要那么的暗无天日了吗?

    “你……”野辞勃气的差点气窍生烟,特么的什么叫谈判的艺术你明不明白?偏生自己怎么就有这么个蠢外甥。

    “来人,给老夫搭个梯子,老夫上去跟他们说话。”野辞勃朝着身边的手下大声地喝道。

    很快,披挂着铠甲的野辞勃便从墙头上露出了半个身子来,目光从诸多宋军的身上一扫而过,当然也少不了披挂着元佑甲的王洋和折可适,最终目光落在了那穿着一身破烂衣服的颇如达昔身上。

    “舅舅……”看到了府衙高墙之上的那熟悉的身影,颇如达昔的眼眶湿润了。

    “舅舅在此,不用担心,那些宋人不会伤害你的。”果然是舅甥情深,这位盐州刺史当先开口安抚道。

    然后野辞勃目光一转,再一次落在了浓须如铁的折可适身上。“这位想必就是宋庭西北边军的折将军了吧?”

    “不错,某家正是折可适,野辞勃,现如今盐州已为我大宋所有,将军已然尽力,何不让你的部下放下武器,某也不愿意再多伤人性命了,昨夜到今晨,这盐州城内外,已然流了太多的血。”折可适朝着野辞勃一抱拳之后朗声喝道。

    野辞勃回过了头来,看着府内的那数百外士卒,再看了一眼外面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外甥,闭目长叹了一声道。“罢了,折将军你放心,老夫这就让他们都降宋,不过还请将军您能够向某承诺,留他们一条性命如何?”

    “这个自然没有问题,你的外甥,我们也不会难为于他,去留就由其自便就是了。”折可适的目光落在了颇如达昔的身上,唔……留下这么个战俘,还不如让他继续回归党项,或许那样作用更大。

    毕竟党项贪生怕死之人越多,对于大宋而言,就越是乐见其成。

    “舅舅,你想要做什么?”不过,颇如达昔毕竟是舅甥情深,顿时从那野辞勃那番心灰意冷之言中查觉到了什么,不由得大叫出声来。

    “老夫年过五旬,已然老朽,为我大夏效命三十余载,虽然算不得忠臣,但也不想再仕他国……”说到了这野辞勃悲中从来,老泪纵横的拔出了腰间的钢刀。

    “不要啊……啊?!”颇如达昔顿时发出了一声悲呼,不过最后的声调陡然上扬起来。

    因为一只颤微微的弩矢,洞穿了盐州刺史野辞勃的手腕,还余势未消,又射入了他锁骨处。

    野辞勃一脸懵逼地看着这支弩矢,似乎一个呼吸之后,这才反应过来。“痛,痛煞老夫也……”

    然后一个踉跄,就看到了好几双手伸出来,然后扶住了这位差点临空摔下去的盐州刺史。

    “你,你,这位大人你为什么要射我舅父……”颇如达昔这才转过了头来,一脸惊惧之色地看着那刚刚把元佑弩放下的王洋。

    “我这不就是在帮你吗?”王洋不耐烦地瞪了一眼这个蠢货喝道。“为了让你舅父无法自杀,自然只能这么做,难道你不该感激我吗?”

    折可适抬手揉了把脸,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赶紧把一副又要哭出来的颇如达昔给踹到了一边去。“……咳咳,那什么让这小子滚一边去,里边的人都听着,你们的刺史已经同意归降我大宋了,还不快快打开大门!”

    里边的西夏士卒正在将那些堵门的乱石推开,很快,破烂的衙门被打开之后,王洋与折可适在一干宋军将士的簇拥之下,步入了那满是放下了武器,垂头丧气的西夏士卒的府衙之内。

    而盐州刺史野辞勃此刻正躺在一张门板上不停的发出呻吟,而他的亲外甥得到了允许走到里边,看到了自家老舅舅脖子上和手腕上都缠满带血纱布的样子,不由得又悲中从来,扑上去嚎啕大哭起来。

    结果不小心压到了盐刺州史野勃辞的伤处,疼得这位盐州刺史的眼珠子都瞬间瞪得溜圆。“痛痛痛,混帐小子,还不让开……”

    看到这幕王洋这货不禁哭笑不得的小声吐槽道。“看样子,自杀和他杀所带来的感受果然很不一样。”

    “小王大人,给人留点面子吧,好歹人家也是盐州刺史……”折可适这货也冲王洋挤眉弄眼的小声坏笑道。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