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15章 视家国如无物的商贾
    第615章

    盐州刺史野辞勃下达了放下武器投降的命令,而他身边的亲兵们都由着宋军将士押送往盐州城内的各处巡视一面喊话。

    倒也取得了不小的效果,至少有近千名隐匿在民宅街坊里的西夏士卒们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武器走上了街道向宋军将士投降。

    而城内的抵抗力量已然是微乎其微,到得中午时分,折克行这位老司机也兴冲冲地赶到了盐州。

    满脸疲倦之色,但是精神抖擞的折克行迈着大步在那盐州城的城墙之上巡视着,都已经笑得快要合不拢嘴了都。

    这位老将军留下了三千步卒在秦驼口之后,便继续率领大军,向着盐州进发,不过这才走到了一半的路途,就遇上了折可适派往秦驼口的信使,得知盐州城已经被拿下。

    不由得大喜过望,一面朝着定边军派出了信使,一面加速朝着盐州进去,只是这位老将军心情太过迫切,嫌步卒实在是走得太慢了,就干脆让他们继续前行,而他则率领五百精骑先行朝着盐州赶来。

    站到了城东门楼前,折克行有些激动得不能自己,大手重重地拍在了侄儿折可适的肩膀上。

    “……盐州真的已经是我大宋的了。小子干得不错,小王大人多亏了你啊,不然,我大宋的旗帜,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插到这盐州城头之上。”

    “将军过誉了,若不是将士用命,还有梁寿将军和李冰将军愿意戳力相助,怕是也很难一夜连破秦驼口与这盐州。”王洋摇了摇头谦虚地道。

    “哈哈,你也太谦虚了。”折克行笑着抚起了花白的长须,眺望向远言,此刻在远处,仍旧能够看到偶尔的烟尘升起,那是派出去的两千伪为西夏骑兵的宋军骑兵,想必查觉了由洪州而来的溃兵的敌踪,正在捕杀那些倒霉鬼。

    “此番拿下了秦驼口与盐州,便与那宥州、洪州形成了倚角之势,更将西夏南部疆域一分为二,李乾顺小儿怕是此刻连哭都哭不出来喽。”

    “是啊,只要这三州在我大宋的控制之下,那么,西夏东部四州,就已然处在我大宋边军的两面合围之中,而今,西夏连战连败,其精锐主力损失惨重,根本就无力驰援夏州等地。”

    “不过到了那个时候,这位西夏的年轻国主,很有可能会破罐子破摔,说不定会求助于北辽相助……”折克行这位老司机砸了砸嘴,感慨地道。

    王洋眯起了又眼,冷冷一笑言道。“那又如何,我大宋边军连连与西夏征战,已然养成善战精兵,而那北辽不思进取,天子耽于游乐,不问政事,就算是想要来助西夏,那也得等他们的北辽的天子有时间过问朝政才行……”

    听到了王洋这番话,折家叔侄以及一干宋军将领不禁放声大笑起来,嗯,而且是那种恶意满满的笑容,因为王洋这位老司机还真说的很有道理。

    前往陕西路的途中,王洋可是一直都在用功,虽然不敢说对于大宋北部边疆之事了若指掌,但是好歹对于西夏和北辽的政治动向了解得很是分明。

    西夏的的少年国主的际遇可以说跟大宋的天子赵煦没有太大的差别,都是眼巴巴的期望着亲政,终于有一天得脱囚笼之后,肯定都会恨不得几天就把别的皇帝一辈子干的事都干完。

    而北辽的那位皇帝,已经当了不少年的皇帝了,早就疏于政事,常年不着家的在外游猎,政事全都扔给北辽的重臣去处理,但是唯有军权,这位皇帝倒也很清楚,并且一直牢牢的死抓在手中。

    所以,西夏想要向北辽请援,也得先等北辽的臣工们能够见到那位游猎全国,走位风骚的北辽皇帝。

    “此战,攻取盐州,杀敌两千七百余,俘敌近五千,余者逃散而去,得铁甲三千具,战马八千余匹,粮食大约万担,另外还有牛两千头,羊三万余口……”

    “盐州城内,百姓不多,不过两万。倒是商贩足有两千余。不少是来自于西域的胡商,以及西夏的商贾,另外嘛,还有数十名来自我大宋的走私商人,这些来自我大宋的走私商人,如今已尽数下狱……”

    折克行有些疑惑的看向了王洋。这个时候,倒是身边的侄儿折可适先开了口。“叔父,那些走私商人,从我大宋走私铁器贩予西夏人,然后再从这盐州采买低价食盐,从中谋取暴利……”

    “这里边,还牵扯到了几位寨堡的守将……”说到了这,折可适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折克行的脸色已然铁青得怕人。西夏地处偏僻,矿产资源并不丰富,他们所获得的铁料来源,一部份是通过与北辽的交易获得。

    而另外一部份,则就是与这些没有半点家国意识,没有任何一点礼义廉耻的宋朝走私商人有着极大的关系。

    王洋的表情透着一股子森冷之意。“折将军您尽管放心,此事,下官一定会上禀苏学士。另外,王某还要上奏陛下,请陛下下旨,若大宋有不顾国家之禁令,与敌国或者敌国民众进行商贸往来,有资敌、助敌者,一律抄没家产,举家流配交趾等极南之地。”

    “小王大人之言,甚合老夫之意也。老夫生平,最恨这种没有半点国家之念的贪婪无耻之徒。”折克行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大手重重地拍在了坚固的城墙墙砖上。

    “别提这些闹心的事情了,那样的老鼠,到时候有的是办法收拾,现在盐州城已入我大宋之手,不知道种将军那边开始动手了没有。”

    “听闻此番,那位西夏国主李乾顺特地从兴庆府抽调来了两万西夏最为精锐的禁军卫戍军,只是不知道,当他们知道自己的后路盐州已经被我大宋所取之后,会是何等心情。”折可适说到了这,不禁很恶趣味地大笑出声来。

    王洋满脸期待模样地望向了东方,远处的山峦,尽被那皑皑白雪所覆盖,在阳光的映照下显得份外的耀眼。“说实话,我也很期待……不过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大宋的旗帜,定然能够插遍这片汉唐旧土,复我华夏荣光。”

    王洋之言铮然在诸位宋将耳中响起,一干人等心潮澎湃不已,而折克行的目光则落在了王洋那张在一干中年将校中显得极为年轻的脸庞。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