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17章 撒辰将军整个人都不好了
    第617章

    “真的拿下来了?”韩忠彦手中的毛笔笔尖那饱浸的墨汁滴落在了正在处理的公文上他亦犹自未觉。

    “正是,不论是盐州还是秦驼口几乎可以说是完好无损,因为是奇袭夺城,所以我军损失微乎其微,……”被折克行委派前来禀报的信使满脸激动地答道。

    “杀敌两千七百余,俘敌近五千,余者逃散而去,得铁甲三千具,战马八千余匹,粮食大约万担,另外还有牛两千头,羊三万余口,另外盐州府库之中还封存有今岁要向兴庆府缴纳的三十万贯税赋,另外,城内的盐仓还有上好青盐三万五千余担……”

    “听闻盐州产盐之多,世属罕见,一年可得食盐二十万担,看来果然不是吹嘘之言。”韩忠彦这才注意到了笔下的公文上那滴巨大的墨滴,赶紧拿来了一张干净宣纸盖上吸取墨汁。

    “这捷报就先放在本官这里,你且去好好休息,来人,将这份捷报速速抄写两份,一份送往种师道种将军军中,另外一份送往环州,交予苏学士。”

    “这样的好消息,若是不能够及时的传递过去,想必到时候苏学士肯定会责怪老夫。”

    搁下了笔,在屋中踱步几圈,韩忠彦又传出了军令,很快,留驻在定边军的三万守军之中,调出了一万步卒,直朝着那盐州而去。

    既然已经拿下了盐州,就一定不容有失才是,多一批有生力量,如此,折将军他们也才能够安心的由盐州出击,争取能够早日将那整个嘉宁军司掌控在大宋的手中。

    当韩忠彦派出的信使,将捷报送到了种师道的手中时,此刻种师道所率领的四万大宋精锐之师,这才堪堪抵达距离长城岭南约三十里处,而距离已然只有五十多里地。

    对于这样的消息,一干大宋将帅皆是喜笑颜开的同时,亦不由得对于旗开得胜的折家叔侄多了几分的妒意。

    自己这边还在行军途中,那边倒好,只花了一个晚上和半个白天,就已经将秦驼口和那盐州收入了囊中。

    这要是自己这边,如果拿不下那洪州与宥州的话,那岂不是说种家军不如折家军多矣?

    看到麾下众将一个二个瞪着眼珠子咬着腮帮子一副要拚命的架势,种师道既是感动又颇为无奈。

    此刻,不禁有些羡慕起了折氏叔侄起来,看样子小王大人乃是大宋虎贲的福星这话还真没说错,上一次,不就是因为他跟随着折可适在一起。

    结果便让那折可适拿到了大功劳,而此番又是这样的组合,过去被大宋边军视为畏途,易守难攻的秦驼口居然就轻轻松松地拿了下来,就连夺取整个盐州也不费什么事,如果不是小王大人的气运在影响。

    唔……至少种师道更愿意这么去想,毕竟他是不会承认种家军次于折家军的。

    #####

    “好了诸位将军,大家想必都很为折老将军他们高兴,不过,咱们可不能光替他们高兴,毕竟,洪州已经不远了,而长城岭这一关口,如今是在梁乙逋麾下汉军的控制之下,过了长城岭,距离洪州就不过二十里,到了那时候,你们可得给我打起精神来……”

    “虽然梁乙逋已然同意降我大宋,但是,在梁乙逋未有放下武器之前,你们都给我小心点,若有懈怠轻慢,出了事情,休怪种某军法无情。”

    “诺!”帐内数十名将校心中一凛,整齐划一地朝着种师道一礼,然后快步四散,奔赴各自的队伍。

    而经过了短暂的休息之后,大军继续向着位于东北方的长城岭关隘赶去,务必要赶在傍晚时分抵达并接手长城岭的防御工作。

    终于,大军在子夜之交时分,抵达了长城岭关隘,守关的乃是梁乙逋的心腹手下,大宋的大军距离关隘尚有十里之地,关中守将就已经率领着数十骑兵在关南迎候。

    而有了梁佐代为引荐之后,大军继续前行,种师道麾下一万精骑,三万步卒就顺利无比的通过了长城岭关隘,扎下了营来休息,大军已经连续赶了两天的路途,将士疲惫,若是再不好好的休息,谁知道等到了洪州会有什么样的意外。

    而这长城岭的关防,自然交给了宋军,那名关隘守将则率领麾下兵马,将会随同宋军一起行动。

    而此刻,距离撒辰赶到了洪州城下,看护那近万的铁拐李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天两夜。

    来自盐州的一万援军已然进抵至此,使得撒辰麾下,除了原本的一万盐州军变成了两万,再加上两万卫戍军,还有一路收拢的三千余溃军,撒辰麾下的兵马已然达到了四万三千余人。

    唔……这还不包括那一万党项秃顶版的铁拐李,要是连那些家伙一块算上的话,那么撒辰麾下就足有了五万余众的精锐,绝对是他这辈子有史以来率领军队最多的一次。

    然后有用吗?跟前的洪州城内,梁乙逋拥有的兵马虽然在数量上逊色于自己,但问题是自己这边还有一万党项秃顶版铁拐李的拖累,更何况,自己原本是要打奇袭战和破袭战的。

    根本不是有准备过来要打艰难的攻城战的,所以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像样的攻城武器。

    这些原本让撒辰觉得蛋疼的问题,在盐州派来的援军抵达的第二天中午,就已经迎刃而解。

    唔……这其实是一句反话,更应该说的是,这一切问题,都在第二天中午,也就是两个多时辰之前收到的噩耗相比起来,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那就是自己之前驻军的地方,西夏南部最为重要的财赋之地,产盐之所盐州,已然被一伙来自秦驼口的宋军给攻占了。

    记住,他们不是包括,也不是攻打,而是特么的已经攻占了盐州。在最初得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撒辰还以为是这帮子蠢货兵痞在开着没有营养的恶劣玩笑。

    只是当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被确认之后,撒辰整个人直接就懵了,那可是盐州,在西夏朝庭的眼中,其重要性几乎不亚于胜产良马的河套之地的盐州。

    居然就仿佛一眨眼的功夫,被宋军给攻占了。当他得知,秦驼口守将李冰降宋,而盐州刺史野辞勃亦同样降宋之后,撒辰直接就跳脚大骂起来。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