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18章 北遁虽是良策,但黑锅要自己来背
    第618章

    自然是痛骂汉种将领李冰卑鄙无耻,果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吃咱西夏的俸禄,却对宋庭跪舔。

    更是痛骂野辞勃身为党项八氏之一的野辞氏中的身份高贵者,又担任盐州刺史这样的重任,却居然如此胆小怯懦,害得自己大军后路被断,成为了无根之水,漂泊之萍。

    虽然这个消息被撒辰严令一干将领严守口风,不得擅传,再加上此处屯兵连同伤残军人一起,足足有五万余众,就算是五万只鹌鹑,怕是大宋想要宰掉也不容易。

    更何况这还是五万余英勇而又无畏的西夏勇士,更何况其中还有两万悍不畏死的西夏禁军精锐:卫戍军在此。

    所以,将士们的情绪还算是十分的安宁,但是,撒辰身边的那些将军们却已经很不淡定。

    洪州内的梁乙逋肯定不会让自己就这么轻轻的来,轻轻的走,不带走一丝云彩。而更北面的宥州,亦同样已经被梁乙逋的心腹得力大将李茂所掌控。

    整个嘉宁军司的各寨堡,也尽落于梁乙逋麾下汉军之手,身后边,盐州为宋军所据,现在,这几万大军还有伤兵可以说是被困在了这残破的军营之中。

    亦有将领提了出来,若是放弃这近万的伤残军人由他们原地固守,倒也是能够轻骑简从,可以北遁,沿着沙海边沿前进,不论是朝东,还是朝西,都是生路。

    “不行,这事关我卫戍军的荣誉,更事关我大夏的安危和我大夏的颜面,太后娘娘已经成为了宋国的阶下之囚,绝对不能够让梁乙逋那条老狗轻易降宋。”一名卫戍军指挥使站出来大声地反对道。

    “费听将军,撒某知道你的心情,但是现在,我军三面皆敌,唯有向北方有生路,如若不走,难道还要死守在此地,坐等被宋灭和梁乙逋的叛军将我们团团围住不成?”

    撒辰很想赞同那位提出北遁的将军的意见。可惜眼前这位费听将军不仅仅是卫戍军的指挥使,同时还是费听氏族长的有力竞争者。

    虽然费听氏在南边损兵折将,但问题是,党项八氏,不论是哪一氏在党项都是根深蒂固得很,而且他们还同气联枝。

    就像这一次率军南下,撒辰虽然是主帅,但是遇上了什么问题,都要向这位在卫戍军中呆了近二十年的费听达荣请教。不然,他很难指挥得动这两万卫戍军。

    而现在,这位费听达荣如此强烈的反对,实在是把有心北遁的撒辰气得脸色发青,却又无可奈何,因为不光是费听达荣,还有不少的骄兵悍将都提出了类似的理由。

    “重要的,这里还有近万的伤兵,咱们忍心抛下这些袍泽而去吗?他们可都是为了我大夏而负伤的功臣,更是我大夏的精锐之师,如果我们敢把这近万的伤兵留在这里,撒将军,你有想过,你能够承受得住陛下的怒火吗?还有党项八氏的怒火……”

    撒辰怒火攻心地瞪了一眼那名胆敢威胁自己的将领。“混帐,本将难道还不是为了大家的安危在考虑吗?这才让尔等聚于帐中商议对策。”

    “不错,与其呆在这里坐困,还不如大军缓慢朝北而行,那些伤兵虽然难以行动,但总有办法让他们跟着大军北撤。”一名来自盐州的将军开口言道。

    “怎么走?他们都是伤在腿上,伤口都这才刚刚结痂,稍一移动,很有可能伤口会再次裂开,到时候,这一万弟兄,很有可能会超过半数都变成瘸腿,到时候,谁来承担这个后果。”另外一名将领又跳了出来大声道。

    “诸位,可是咱们留在这里,很有可能用不了几日,就会在大批的宋军进抵,若是等他们与梁乙逋合围,我们岂不是白白丧师辱国吗?”

    “何况咱们向北而撤,到得沙海边沿之后,向东,可去银夏四州,向西,可回师兴庆府,可是要远远比留在这腹背受敌之处要好得太多。”

    “这位将军,虽然你说的也很有道理,但是,若是就这么撤军而还,眼看着盐州落入宋庭之后,看着据有嘉宁军司的梁乙逋背叛我大夏,到时候,你们让大军主将如何向陛下交待?”费听达荣闷哼了一声,朝着那几名支持北撤的将领喝问道。

    这话,直接梗得那帮将领半天作声不得,全都眼巴巴地看着沉吟不语的抚着短须的撒辰,毕竟他才是主将,失了这原本被梁乙逋所占据的宥州与洪州倒也罢了,可是现在,谁又能够料想得到,盐州居然也落入了宋庭之手。

    以致于让撒辰心里边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北遁,可是现在,费听达荣的话,亦让撒辰警醒了过来,这是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

    盐州之失,不比嘉宁军司,很有可能自己出兵洪州,又从盐州抽调走大量兵力的行动,成为那些朝臣攻讦自己的理由,把盐州之失的罪名强加到自己的身上。

    到了那个时候,自己怕是连哭都来不及,还想着要让撒氏能够成为党项大族,得,这个罪名一成,自己哪怕是不被捉拿下狱问斩,但是被削官去职,怕是免不了的。

    这个时候,撒辰突然发现,自己肩膀上的担子,实在是沉重得可怕,感觉自己的肩背都快要被这样沉重的压力给压垮掉。

    不论是做出什么样的决定,自己身为主将,都要去承担后果,这才是最头疼的事情。撒辰抬起头来,目光扫过了眼前这些各怀心思的将军们。

    北遁是良策,但是黑锅绝对是自己一个人背,不往北撤,原地固守待援?呵呵……特么的之前刚刚在宋夏洪德寨之战,大夏损失了六万精锐之师。

    而现如今,又因为梁乙逋的叛变,让大夏不仅仅又损失了三万精锐,更重要的是还有七万精锐之师还有一些游兵散勇也成为了梁乙逋的帮凶。

    可以说,西夏如今的精锐之师,除了还在镇守兴庆府的近四万卫戍军,以及剩下的两万擒生军主力之外,大夏的能战之兵,已然不多了。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