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19章 咱们就赶紧拍屁股溜吧
    第619章

    足以得见,为何那李乾顺虽然下令抓捕了梁氏一族,却不敢痛下杀手,反倒是一个劲的想要把梁乙逋忽悠回兴庆府去,就是因为李乾顺在亲政最初的风骚操作结束之后,就醒悟了过来,自己再那么任性的去找梁氏一族的麻烦,可能会玩脱。

    已经损失了数万精锐的大夏,已经经不起又一场的内耗了,这才是为什么李乾顺在派出了数拔使节,仍旧不能让梁乙逋愿意孤身入京。

    又束手无策之下,这才会同意撒辰的计划,派遣其入主盐州,然后又命使节团配合,甚至还拿出了梁乙逋最为宠爱的儿子梁锐作为烟雾弹。

    只可惜,一切都因为梁乙逋的提前发动而流产。唔……自己所献的良策已然失败,而且特么的盐州居然还因为自己失去了。

    撒辰缓缓地用手指敲打着案几,斟字酌句地道。“固守待援是绝对不可行的,如今我大夏兵马损失惨重,这样的情况之下,陛下就算是有心,也没有多余的兵马派往此地。”

    “不过,咱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必须先把梁乙逋反心已显,与宋军合谋,绞杀我大夏士卒,夺我盐州,又欲致我大军于死地的消息传回兴庆府去,诸位将军,以为如何?”

    所有的事情,被撒辰这么一串联之后,顿时变了味道了,或者说,将他们这一只大军的责任降到了最低,而把所有的罪过,都推给了梁乙逋那个已然叛变了大夏的反贼。

    费听达荣不禁深深地看了撒辰一眼,不过最终也没有表示反对,而是微微颔首道。“撒将军言之有理,我们的确应该尽快上奏陛下才是。”

    有了费听达荣这位德高望众的老司机的首肯,其他的将领们也就不再多言,反正大家谁也不愿意多担责任,在不能将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的情况下,少承担一些责任,那也是好的。

    “现如今,咱们所据的这座大营,实在残破,何况我大军之数量如此众多,但是咱们的给养,只能够维持七到八天,所以,留在原地,肯定是不可能的,撒某现如今,有两个办法,以供诸位将军商议……”

    撒辰的第一个意见是将那万余伤兵留守这座大营,之外再留下五千人马,让他们继续与洪州城上的梁乙逋叛军对持。

    而剩下的大军,则立刻回师盐州,乘那宋军刚夺下盐州,立足未稳之机,将盐州城重新夺回。

    只是,这个主意,实在是太过于冒险了,首先,留下那一万名伤兵和五千人马,完全就是向梁乙逋的叛军送菜的节奏,根本不能有效的阻拦住梁乙逋的叛军。

    而大军疾行,赶回盐州,最少也要一天多的功夫,等到了那个时候,盐州城内,真的还能够有残兵在继续反抗与否这是一个问题。

    另外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宋庭夺取到了盐州之后,难道会眼睁睁的由着西夏重夺回去不成,肯定会立刻增兵来援。

    到了那个时候,回师盐州的大军很有可能会碰一鼻子灰,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所以,撒辰的这个主意很快便被在场的诸多将领驳得体无完肤,否决了这个提议。

    而撒辰又拿出了第二个办法,那就是大军携带着伤员向北缓行,沿着无定河北上二十余里,有一座乌延古城,那里虽然现如今是被梁乙逋的麾下占据,但是第一,那里原本是一座废弃的古城,梁乙逋派驻的兵马不多。

    而且离此不过二十里地,就算是把那些伤员拖着走,一天的时间也能够拖到那乌延古城去。

    以目前的实力而言,占据那乌延古城当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而乌延古城虽然是曾经被荒废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古城,但是屡经修缮之后,虽然比不得像洪州城这样的坚城,但是也绝对比那营墙都一推就倒的这个大营要好过百倍。

    但有一个大问题就是,乌延古城的兵力只有不到两千人,也就是说,哪怕是大军打下了乌延古城,怕是也没有办法获得多少补给。

    不过,乌延古城背靠无定河,只要占据了乌延古城之后,有了古城为依托,既可以固守待援,亦可以扎筏渡河,然后直奔仍旧处于西夏控制的龙州。

    “而且我们可以在准备撤退之初,便提前知会龙州刺史,让他们出兵接应,如此一来,就算是梁乙逋老贼与宋军合兵来攻,有了乌延古城可以固地,又有无定河这条退路,可以说,我们已然是立于不败之地,诸位以为然否?”

    费听达荣抚着长须,与一干将领们都站到了那张巨大的地图前,听着那撒辰唾沫星子横飞的描述着他的计划。

    “这个主意,倒是不差,那乌延古城,老夫昔日为祥佑军司都统军时,就是经由乌延古城渡的无定河。虽然乌延古城着实破落,但是,咱们这数万兵马,却好歹能够安顿得下来。”费听达荣这位老司机点了点头,也是觉得这个办法怕是现如今稳妥的。

    “若是诸位将军都没有意见的话,那咱们可就按此策实施如何?”听到了费听达荣这么说,撒辰不由得松了口气,目光扫过了在场的诸位将领道。

    #####

    “撒辰还是没有半点的动静?”站在洪州城的城头,远眺着那距离洪州城五里处的大营,梁乙逋的两眼之中精光闪烁不定。

    已是深夜,但是,那残破军营摇曳的火光,还有时不时会出现在洪州城下的卫戍军侦骑,都显示着撒辰对于洪州方向的叛军仍旧保持着足够的警惕性。

    “嗯,自打来了一万援军之后,撒辰仍旧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既不进攻,也不后撤,实在是让下官想不明白。”斛毡点了点头,满脸困倦之色地道,已然子夜了。

    “难道他是想要固守待援?可是他的援军在哪?大夏,哦不,西夏虽然称号五十万大军,可是咱们谁不知道,西夏的能战之兵,现如今已然折损过半,连卫戍军都给派了出来,他撒辰难道还能够指望李乾顺再给他调派几万人马不成?”

    梁乙逋抚着长须眯起了双眼,想了想之后,转头朝着另外一名将领问道。“十里井方向可有什么动静。”

    “龙州刺史派出了一万兵马进驻了十里井之后,就再没有其他的动作,至于最新的消息,怕是要到今夜子时才能够传递过来。”那名将领十分恭敬地答道。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