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21章 不能让那五万西夏兵马安然渡河(第一更)
    第2章

    而这边,种师道在百余亲骑的拱卫之下,缓缓朝前,来到了距离梁乙逋等约二十步处,这才翻身下马。

    “罪人梁某,见过种将军”梁乙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朝着那快步行来的种师道深深一拜而下。

    种师道疾走数步,将拜倒的梁乙逋搀扶了起来,看着这位昔日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的对此,不禁感慨万千地道。

    “先生不必如此,你我昔日虽各为其主,然种某还是极佩服先生的才干与军略。希望日后你我同殿为臣,竭尽全力为吾主效命才是。”

    “想我梁某,数十年来,为西夏忠心耿耿,呕心泣血,却到头来为奸人所害,今上也视我梁氏如仇寇,一意致梁氏一族于死地,梁某已然是心灰意冷”

    说到了这,转过了头来,看向身后边的大批心腹将领,梁乙逋清了清嗓子,这才又声情并茂地道。“梁某老朽,纵使一死又有何妨?只是,老夫不愿意身后边这些跟随了梁某多年的弟兄们也因梁某之过而遭受厄运”

    种师道笑眯眯地,时不时微微颔首,甚至还出声对于梁乙逋一心为身边的弟兄们着想的高风亮节表达了赞许。

    更拿出了陕西路经略安抚使、枢密使、龙图阁学士苏东坡的亲笔信当中宣读起来,告诉梁乙逋以及一干愿意弃暗投明,叛夏归宋的英勇将士们表达了肯定与赞许。

    并且告诉他们,大宋天子的旨意,很快就能够到达陕西路,到时候,一定能够给予他们一定的待遇,让他们感受到大宋朝庭的浓浓温暖,归降大宋之后,哪怕是他们不再入仕为官,也肯定会让他们富足的安享一生云云。

    当然,大宋一定会从这些归降大宋的优秀的人材之中,选择一些忠心耿耿,愿意为大宋抛头颅撒热血的人材,入仕大宋,为大宋的江山社稷贡献他们应尽的力量与责任。

    另外,还有韩忠产这位枢密院二把手,陕西路经略安抚副使的亲笔信的内容也是大同小异。

    有了这二位名满天下的赫赫重臣做保,更看到了种师道等大将军将军们的一团和气,总算是让那梁乙逋等一干西夏降将心里边长长地松了一口大气。

    在这之后,招降以及归降的各项工作就开始开展起来,不过让种师道很欣慰的是,这只降军之中,多为汉人,所以语言交流方面没有什么障碍,更重要的是双方皆是汉人,而且还有不少是父辈或者祖父辈时被掳掠往西夏的汉人的后代。

    再加上种师道再来之前的反复交待,所以,交接工作显得十分的顺利,而梁乙逋麾下的兵马交出了武器装备之后,主动地撤出了洪州城以示诚意。

    不过,像梁乙逋等一干降军上层,除了留下一些军官们随宋军一起对那些降卒安抚之外,大多数都留在了城中,至于梁乙逋以及身边的斛毡和大将温奇等几名降将更是被种师道邀请参加军议,以示大宋对于他们的宽仁之心。

    而梁乙逋更是主动地向种师道禀报了之前发动兵变之后洪州内外所发生的事情,以及现如今整个嘉宁军司的状况。

    “撒辰此人种某倒未曾听闻过,不过既然能被西夏国主委为统帅,又设计欲夺洪州,这说明此人倒也有些本事,不过,当不及梁先生多矣”种师道抚着长须颔首笑道。..

    之所以称梁乙逋为先生,自然是因为他们现如今归降了大宋,过去西夏的官职,自然不能够再让他们继续用下去,但是大宋天子的委任又还没下来,所以只能暂时如此称呼。

    梁乙逋提供的这个情报,亦让种师道警惕了起来,毕竟大宋虽然势如破竹,取了盐州,而归梁乙逋向大宋献出了嘉宁军司,这对于大宋而言,绝对是少有的大喜讯。

    只是,哪怕是西夏现如今无力与大宋相抗衡,或许无力重夺回盐州与嘉宁军司,但是,谁也不敢保证。

    特别是北辽这货虎视眈眈,过去数十载,一直都暗中操控着西夏与大宋之间的争斗,使得大宋无有余力北伐。现在,西夏损兵折将,还损失了大片的疆域,再这么下去。

    很有可能西夏就不复过去之勇,变成一个弱小的国度,到了那个时候,没有人牵制的大宋,必然又会对于北辽有所动作。

    所以,北辽肯定会做出反应来应对眼前所形成的局面。

    #####

    大宋夺取了宥州与洪州所构成的嘉宁军司,也就相当于是截断了西夏东南部的祥祐军司的夏、龙二州,以及左厢神勇军司的银、石二州与兴庆府之间的联系。

    而且,这四州之地的东面是是我大宋的晋宁军、麟州、府州,往南,是绥德军和延安府,而往西,自然就是已经成为宋土的宥州、洪州以及盐州。

    两个军司如今约有兵马八万,若是再让这五万大军经由那乌延古城安然渡河而去的话,必然会使得那四州之地的西夏人实力大涨。

    增加了大宋未来拿下这四州之地的难度,何况,对方兵力集中的情况之下,反倒会让大宋左右为难。

    “所以,梁某以为,乌延古城的这五万大军,最好不要让他们轻易渡过无定河进入那四州之地。”

    梁乙逋尽心尽力的分析,亦让种师道深以为然,只是现如今,这里足足有差不多四万降卒在,自己麾下兵马虽然也足有四万众,但是,肯定不能尽数抽调走。

    毕竟还得赶往宥州,再将北面的地盘也给纳入大宋军队的统治之下,还有各寨堡之地,自己麾下这四万兵马怕是都还略嫌不够。

    这下子,可真就轮到种师道犯难了,他既不希望让那五万西夏兵马如此轻而易举的渡过无定河,可是,他又着实不太敢把自己麾下这四万大军作为进攻对方的主力。

    哪怕是梁乙逋已经做过了保证,对方的大军之中,除了两万卫戍军是来自兴府府的禁军精锐之外,剩下两万则是来自盐州的兵马,至于还有那一万多,则有近万是腿部受伤的残废,以及两三千战败之后,溃逃往盐州被收拢的败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