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22章 这样的事情不能由我们来提
    第622章

    种师道前思后想,实在是绞尽脑汁,却也无可奈何。不过他倒是第一时间,派出了信使,让信使赶往定边军,向韩忠彦韩老大人禀明这里的情况,顺便请求援军。

    他所带来的这四万大军,倒是不缺攻城武器,就是为了防备梁乙逋对于麾下的控制不严,某些寨堡并没有被梁乙逋拿下的情况下,正好用这些攻城武器去收拾那些不听话的家伙。

    只是,乌延古城足足有五万西夏兵马,哪怕是一万多是伤残军人,可是他们却还有活蹦乱跳的四万大军,还能够据乌延古城而守,这就很蛋疼了。

    “梁先生,不知这无定河的情况,那些西夏兵马渡河大概需要多久?”种师道最终还是把目光投来了梁乙逋的身上,希望这位昔日西夏相国能够给予自己一些好建议。

    “种将军,其实您不必太过烦忧,乌延古城虽然倚河而建,那里的确有个渡口可以渡河,只是……”梁乙逋的嘴角轻轻地扬了起来。

    “那里的渡口,已经被梁某下令捣毁,原属于嘉宁军司所控制的这一段无定河中航行的所有船只,皆已经被梁某下令焚之一炬。”

    “所以,他们若是想要渡河的话,怕是至少得花上很长的时候收集木材制作木筏,方可开始渡河。又或者是再等上差不多一个月的功夫,等到无定河完全结冰,并且冻硬实之后,直接从冰面走过去……”

    听得此言,种师道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不过看向梁乙逋的目光则显得有些不爽,毕竟对方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为啥不说,害得自己白担忧半天。

    “只是,梁某还有另外一个担心,若是撒辰等人发现短时期之内无法渡河,又担心被大宋虎贲之师困于乌延古城,说不定会将那万余伤兵置乌延古城,美其名曰‘固守待援’。

    而领那四万余兵马,继续沿河北进,只要他们再夺取了北方的三岔口,那就相当于是打通了嘉宁军与与夏州之间的最后一道关卡……”

    听着梁乙逋的分析,种师道的表情也明显显得慎重了许多。“先生所言极是,看来,围剿乌延古城倒不需要急在一时,而我大宋更需要做的是控制着这嘉宁军司,不使此地有再被被西夏多回之险。”

    #####

    军议召开完毕,种师道派出一万五千大宋骑兵,与梁乙逋所遣的斛毡等降将,拿着梁乙逋的印信以及他的亲笔书信,赶往北部的宥州。

    至于乌延古城的那帮子西夏兵马,既然啃不动,那也只能先暂时不理会,赶紧去把那宥州也拿下为要紧。

    毕竟宥州的重要性可要远远比那乌延古城大上太多太多。只要能够掌控住处宥州与洪州,再想办法就是了,相信韩相在收到了消息之后,就会日夜兼程而来。

    到了那个时候,合兵一处,不愁收拾不了那数万西夏兵马,当然,种师道也不忘记派出信使去与盐州方向联系,好让折克行、王巫山等人知晓洪、宥二州这边的情况。

    军议结束之后,种师道似乎想到了一事,招呼着梁乙逋先留下来。

    梁乙逋自己都不禁有些愕然,不过还是挥手朝着那几名眼巴巴看着自己的降将摆了摆手。

    “看来先生的威望果然极高,难怪能够让近十万之师,归我大宋。能得先生之助,实乃我大宋之福也。”

    梁乙逋谦虚地两句之后与那种师道宾主分坐,不过种师道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梁乙逋惊得险些从位置上跳了起来。

    “先生或许不知,目前驻于城外大营的降卒,此刻正有一些人正在暗中串联,甚至还有些降卒,在悄然离开了军营之后,往乌延古城而去了……”

    “种将军……”梁乙逋脸色微微发白,起声正在自辩,种师道摇了摇头。“种某自然是相信先生的,只是先生所统帅的十万之师中,总会有一些人心不甘,情不愿……”

    “毕竟,那些人都曾经是你的下属和心腹,种某之前就曾经说过,既然诸位愿意归顺我大宋,种某自然会代表大宋欢迎,若是不愿意,那种某自然也不会强留,只是,若是有人诚心想要捣乱的话。”

    “这个还请种将军放心,若是真有人胆敢如此,还请将军告诉梁某,梁某一定会给将军一个满意的交待。”

    “不愧是梁先生,也好,这里是这两日收集到的一些东西,种某就交给梁先生了……”说到了这,种师道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跟前的梁乙逋。

    梁乙逋接过这后匆匆一扫,不禁深吸了一口凉气,朝着种师道恭敬一礼之后这才告辞而去。

    等那明显显得有些气极败坏的梁乙逋离开没多久,一名将领便回到了厅中,朝着种师道询问起来。

    “将军,您为何不自己处理此事,还要交由梁乙逋去办?”

    “现如今,西夏大军刚刚归降我大宋,正是人心不宁之时,若是种某去做,很有可能会起到反效果。”

    “唉……此番出兵太急,重要的是没有想到盐州空虚,结果这一分兵,种某实在是觉得兵力不足啊……只能希望韩相能够快点进军洪州,如此,方好稳定大局,也好震摄一些尚有其他心思的降将。”

    梁乙逋等人出了州府衙门,来到了他们现如今的新居所,也就是位于州府衙门旁边的一处大宅院,他们这帮子重要的降将们,就暂时居住在此地。

    种师道很体谅的准许梁乙逋等人留下了一百名护卫,只不过这些护卫只能守卫在宅院之内,而院外由宋军甲士把守。

    一行数人聚集在了这间宅院的客厅之中,烤着暖烘烘的火盆,喝着茶水,温奇终于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朝着梁乙逋问道。

    “大人,您为何不向种将军提一提,让我们率军前往乌延古城攻打撒辰,说不定种师道会答应我们的请救,如此一来,咱们归降之初,便立新功,对于我们,对于麾下的将士而言,可都有着相当的好处。”

    梁乙逋目光扫过跟前不少没有资格参与此番军议的降将,清了清嗓子解释道。“温奇,非是老夫不愿意提,而是此刻,这样的事情,不能由我们来提。”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