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29章 不好了,主将被炸聋了……
    第629章

    “那些混帐为什么不来禀报,到底宋军是从哪个方向把这些鬼东西给扔进来的,给我找!”撒辰声嘶力竭的咆哮道。

    他身上那件精良的西夏瘊子甲上,有两块明显的黑痕,甚至还有好几块甲片不知道被崩飞到哪儿去了。

    倒霉的撒辰,方才正好有两枚筒状物在他身前和身后爆炸,此刻他的脸上还有几张血痕,就像是一个被自家黄脸婆抓到了正在跟小三偷情而被黄脸婆狠狠袭击了一回的负心汉。

    现在,他什么也听不到,耳朵里边只有刺耳到令人发疯的尖叫声,就好像是有人正在拿着锥子正在戳着他的耳膜,钻心的疼。

    “你们都傻愣着干嘛,仁多将军你去北门,撒将军你往南门,老夫亲自赶往东门,撒将军你这是在干嘛?”

    “快点,你们都给我去救火,我去看看是哪个王八蛋不尽职守让宋人把这种卑鄙的武器扔进来……”撒辰继续咆哮,一面朝着东门的方向而去。

    “撒将军,撒辰你这是要去哪?”费听达荣连吼了几声,看到这家伙居然没有半点反应,赶紧上前去一把扯住了撒辰大声地喝问道。

    “是费听老将军,你说什么?我现在什么也听不到……”赶觉到手臂一紧的撒辰转过了头来,看到费听达荣嘴皮子翻来动去,可惜自己的耳朵里边除了那该死的鸣叫声,什么都听不到。

    “该不会是那玩意把撒辰将军给炸聋了吧?”旁边的一名将军下意识地大吼出声来,嗯,这货现在的状态也是正在耳鸣,所以,他不刻意的大声说话,他自己都听不到。

    “混帐,给老子闭上你的臭嘴。”费听达荣忍不住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这个蠢货,不过在看到了那撒辰双耳正在有鲜血缓缓流出的凄惨模样之后,费听达荣不禁有些心慌,特么的该不会主将真让宋人那该死的武器给炸聋了吧?

    #####

    “我说的你听到了吗?费听老将军,我去东门看看,你要不要跟过来,还有你,仁多将军,你速速赶往南门,米擒将军你速去北门……都愣着干嘛,没听到本将的军令吗?!”撒辰不管不顾的继续喝令道。

    “……尔等听主将的吩咐,老夫陪撒将军赶往东门就是……日,又来了,还不快走!”下意识地抬眼看向天空,特么的又有火星在天空中散开。

    这特么的,还能不能让人安静的在这里守城了,这些该死的,卑鄙的宋军!费听达荣一面骂娘一面与撒辰朝着东门的方向狂奔而去。

    喘着粗气,步上了城墙之上,就正好看着了那满是火光的宋军大营,以及那里许之外那高台之上的火光。

    就看到一点火星从那高台之上飞了起来,然后飞啊飞啊,飞过了他们的头顶,然后开始在城中散落下来,这个时候,就能够听到里许之外的宋军们发出的欢呼声。

    “宋军的武器,什么时候能够射得这么远了……”撒辰与那费听达荣看了彼此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底的惊惧。

    “干得漂亮!来,你们再把往床弩的后轮下面垫上一些石块,咱们换个角度继续射击,今天晚上一定要让这些西夏蛮子好好的感受一下我大宋火器的厉害。”王洋玩得十分的嗨皮。

    特别是现如今,乌延古城之内好几处明亮的火光闪烁不定,那就代表着此刻乌延古城之内,正在发生火灾。

    哪怕是现如今的火药武器的杀伤力不足,用来对付移动目标的话,会很困难,但是用来对付这样的固定靶子,绝对是带感到了极点。

    现在,使用大锤来敲动扳机的人已经换成了更加武孔有力的吴七郎,这家伙也觉得很有成就感,玩得十分的嗨皮。

    一帮子闲得蛋疼的将军们此刻都很带感的站在不远处,盯着那远处的火光,每每当有新的火星笼罩向那乌延古城之时,都会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声的欢呼。

    “干得漂亮,够带劲的,今天晚上的这乌延古城可真是够漂亮的,相信那些西夏蛮子今天应该可以渡过一个很温暖的夜晚。”折可适乐呵呵地在座骑背上,拿着望远镜向着乌延古城张望不已。

    “将军,那些西夏蛮子会不会出来?”旁边的将领一面欣赏着那明暗不定的乌延古城,一面朝着折可适问到。

    此刻,折可适所统帅的万余精骑,已经从西门的梁乙逋大营后方,悄然地转移到了东门大营的后方。

    “放心吧,他们一定会出来,五万人马,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那也太不像是常年与我大宋征战的西夏人了。”折可适十分笃定地道。

    同一时刻,脸色铁青得怕人的撒辰就立身在那东门之上,愤怒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时不时的会飞起火星,朝着城内降落,然后爆炸的城外高台。

    “将军,老夫觉得,我们现在不能再犹豫下去了,一定要出击,想尽办法,将那平台之上的宋军武器摧毁掉,不然,让他们继续这么骚扰下去,怕是咱们的士气,就会很容易跌落到谷底……”费听达荣狠狠地一巴掌拍在了墙头之上,大声地道。

    不过,自己说了半天,身边的撒辰居然没有一点的反应,这种不遵老不爱幼的行为让费听达荣很不高兴地转过了身来,拍了拍撒辰的肩膀。“撒将军,老夫的建议……”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撒辰转过了头来,看着站在身边嘴巴子开合不定的费听,一脸迷茫地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然后扯着嗓子大声地嚎叫道。

    被撒辰这夸张的说话方式给吓了一跳的费听达荣满脸无语地看着这位看样子真是变成了聋子的主将。

    无奈之下,只得让麾下去拿来了纸笔,然后开始写字……

    当然,用的是西夏文明的骄傲,笔画多得犹如特么的千脚蜈蚣般的西夏文在宣纸是叽哧叽哧的写……

    西夏文又名河西字、番文、唐古特文,是记录西夏党项族语言的文字。属表意体系,汉藏语系的羌语支。西夏人的语言已失传,跟后世的羌语和木雅语关系最密切。西夏景宗李元昊正式称帝前的大庆元年,命大臣野利仁荣创制。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