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32章 大宋重装骑兵的第一次实战
    第632章

    那样的话,实在是太伤他梁乙逋梁大将军的自尊心了点。

    “把督战队带上去,告诉那些混帐,不勇往直前杀敌而后退者,杀无赦!”因为被西夏人冲击进入了寨墙内,阵型开始显得有些不稳当而显得有些恼羞成怒的梁乙逋朝着身边的温奇歪了歪脑袋。

    “大人放心,末将这就过去……”已然身上沾了不少血迹的温奇吐了一口唾沫,扶了扶那上面有一道新鲜刀痕的铁盔,带着那五百名精锐的督战队朝前方冲了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来自东面的厮杀声和马蹄声陡然显得激烈了许多,梁乙逋不禁下意识地转头朝着那边望了过去,隐隐约约,似乎看到了双方的骑兵们撞击厮杀在一起。

    之前,那在天空上升腾的火星,他亦见识了一回,心里边无比的庆幸,自己幸好及时的拿定了主意,不然,那种远远在已方射程之外的玩意,哪怕是每天晚上来上这么几次,被西夏抛弃,内外交困的自己,怕是连半个月都支撑不下去,就会军心大乱。

    幸好当时及时的归降了大宋,此刻,不需要面对这种既恶心,又让人绝望的武器。而白天并没有出击,却在夜晚疯狂突击的西夏兵马,想必也是被这种从天空投落在脑袋上还会爆炸开来引起火灾的武器给恶心到了。

    这才不得不冒险夜里突击,只是不知道宋军能不能保护好他们的这种秘密武器。就在梁乙逋思绪万千的同时,突然听到了一阵密集的疾蹄之声传来,然后就是熟悉的汉人的怒吼声。

    “大宋万胜!”伴着成千上万的怒吼声,足足两千元佑甲骑,正朝着那些朝着寨墙疯狂的扑杀而来的西夏后马的侧翼突击而至。

    突如其来的骑兵,彻底将那些正在与降卒正在硬刚的西夏兵马给打懵了,虽然他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意图反击,可是,这边好不容易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才才阻拦住了宋军骑兵的突击,另外一侧,又早出来了一千元佑甲骑,朝着刚刚松了一口气的西夏兵马突击而来。

    “大宋万胜,弟兄们,给我狠狠的杀,别他娘的怂包了,别让那些弟兄们小看咱们,别忘了,咱们也是汉人!”随着一声声的激励,再加上援军的及时出现。

    让这些原本士气低落的降卒陡然觉得,原来,自己并非是懦弱的投降者,而因为我们也是汉人,而大宋的骑兵,也是汉人,他们才是我们的同胞,他们是来援助我们的。

    一个二个的士卒眼珠子变得腥红起来,怒吼着,奋力地朝着那些挤进了寨墙的西夏士卒反杀回去。

    一个,两个,十个,百个,千个,士气陡然的提振,让原本战斗力就不逊色于那些西夏兵马的汉军死死地拖住了那些想要撤退的西夏兵马。

    王洋站在那高台之上,手中,已经换到了第二根线香,倾听着那激烈的厮杀声,马蹄声,战鼓声和号角声的交织,看着那火星继续在乌延古城的城内散落,看着那火光冲天的乌延古城。

    两翼和正面的厮杀声仍旧在继续,但是,却丝毫也阻止不了王洋继续摆弄着那两部床弩的热情。

    撒辰虽然聋了,但是他的眼睛仍旧能够看得到面对东门外宋军大营的战斗,两翼的突击非但没能起到效果,反而看到了那熟悉的铁鹞子正毫不停情的朝着大夏的骑兵突击,碾压……

    “该死,真是该死……该死的梁太后,如果不是你一意孤行,我大夏的铁鹞子怎么会成为宋人的帮凶!”撒辰恶狠狠地拍打着城墙,愤怒地继续咆哮起来。哪怕是自己听不到,但是如果不嘶吼出来,发泄出来,他觉得自己会被这股子窝火的气息给生生憋死。

    此刻,城门外的费听达荣脸色发白,从东门外宋军大营两侧出现重装骑兵的那一刻起,费听达荣就明白,这一次的夜间突袭计划,已然失败。

    对方分明就是已经料准了城中的守军,会忍不住杀出来,只是,费听达荣没有想到,宋军居然连那三千铁鹞子也拿了出来。

    普通的骑兵,面对着冲击起来的重装骑兵,根本就不是对手,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两边前往偷袭的骑兵,能够逃回来一半都够呛。

    而从南面和北面传来的激烈厮杀声,不仅仅证明两边也变成战场,重要的是,对方既然有后手在此,那两边,说不定此刻也深陷埋伏之中。

    “吹号,撤兵,告诉城上,弓箭手注意支援和保护,快快快……”费听达荣声嘶力竭地下达着命令,不如此,根本就没办法在这厮杀声震天的战场上告诉传令兵自己的命令。

    费听达荣的吼声,让传令兵及时的吹响了号角声。而城北与城南也随即吹响了号角声。

    遭遇了伏击的西夏兵马且战且退的朝着城墙方向退却,城头之上,无数的羽箭的射出,让那些意图追击的宋军兵卒与骑兵都不得不遗憾地止步。

    然后就是双方互相用远程武器继续抛射,意图给对方带来更多的杀伤。最终,费听达荣等西夏诸将还是带领着惊魂未定的将士们撤退回了乌延古城之内。

    此刻,城内的大火在无数西夏士卒的抢救之下,多处都已然焰灭。但是那随机从空中撒落下来的火药武器,实在是让城中的西夏兵马头疼之极。

    一但落下,就得赶紧赶过去扑救,不然,只需要稍稍迟滞一些,就会引燃那些木质的或者是草质的屋顶或者是木墙。

    乌延古城本就不大,若是任由那些大火肆虐,相信用不了几个夜晚,大部份的西夏将士,只能裹着毛毯,吸溜着鼻涕,呆在那些被烧在废墟的屋子里边看着天空数星星和月亮,甚至还得小心那随时有可能会掉落到脑袋上的火药武器。

    “出城的一万五千兵马,只回来了一万三千多,该死的宋狗,真该死。老夫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料得到我们的突袭,反应得那么快。”费听达荣坐在榻上,喝着热气腾腾的羊肉汤,愤愤不已的破口大骂道。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