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33章 大人,火药箭都让你给扔光了……
    第633章

    旁边,仁多宗罕与米擒德寿二人的脸色也很不好看,沉默地喝着羊肉汤,如果不是那些该死的宋人的空中突袭,他们也不至于空着肚子去作战。

    而更重要的是,宋人居然还卑鄙地埋伏了骑兵,如果不是那些骑兵的突然出现,至少这一波的正面硬刚,应该可以将那些宋人的远程武器给搞掉。

    可是现在,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换来的却是继续眼巴巴的看着那空投而来的火焰继续在城中肆虐。

    但是除了派人去搞专业扑火之外,还能干嘛,难道还要出击一次不成?坐在主位之上的撒辰此刻脑袋已经被白布的破包裹成了天竺阿三的模样,巨傻的在那里喃喃自语。

    自打这货聋了之后,似乎情绪也变得有问题起来,在这样的危急关头,主将居然聋了,这特么的绝对是费听达荣在军伍干三十来年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局面。

    肿么办?现在出去一万五千人马,只回来一万三千多,还有不少的伤员,这样的损失,这才只是开始。

    若是这五万人马一直困在乌延古城,对于原本就已经因为与大宋的洪德寨之战,再加上梁乙逋的投降,已经损失了超过十五万人马的西夏而言,那绝对是太过惨烈了。

    大夏的兵马虽然号称五十万大军,可实际上,真正能够调动的兵马不过二十万出头,剩下的那些多是辅兵和杂兵,防守下城池还行,出城野战,那就是典型的作死。

    这里的五万兵马之外,剩下的,也就只有目前镇守在兴庆府一带的最后五万卫戍军和一万擒生军精锐了。

    一想到现如今堂堂大夏国,损兵折将到几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地步,费听达荣心塞无比。这五万人马,真的不能够在继续损失下去了……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又是一阵吡了汪的火药箭的爆炸声在远处响起,所有人的心中纷纷想要找一条草原狼来吡上一顿以平复自己此刻那澎湃得快要跑马的心情。

    “他们再这么继续作恶下去的话,咱们可如何是好?”一名将军满脸黯然地道,左手还扶着那明显不太对劲的右手。

    而右胳膊上的甲片有一道深痕,那是方才在撤退途中,挨了对方的骑兵一刀,幸好铠甲坚固,不然,这条胳膊不仅仅是骨裂,而是直接没了。

    “让他们加紧修建木筏,加快渡河的速度,先别管战马了,人命要紧。”费听达荣说罢,想了想,示意旁边撒辰的亲兵道。“愣着干什么,把我们讨论的结果,写出来,交给撒将军过目才是。”

    那名拿着笔的亲兵赶紧答应了一声,赶紧落笔于纸上,飞快地用那复杂的西夏文字写下之前所讨论得到的结论。

    撒辰看着那亲兵笔下的字迹,心中暗暗庆幸,幸好自己虽然入职于军伍之中,但是好歹拥有着一颗文化人的心,一直努力刻苦的学习着那复杂到令人头皮发麻的西夏文字。

    不然,现如今被那宋军的鞭炮给炸聋了的自己如果连字都不认识的话,那自己就等于是失去了与人交流的方式,那种局面,就像自己被所有人关押在了一个没有声音,无法交流的世界,太可怕了。

    “费听老将军所言极是,撒某也觉得,以人命为先,战马就先留在乌延古城内,等将士们撤得差不多,再开始撤走马匹。

    当然,如此宋人攻打甚急的话,那么,就将留于城中的座骑……全部斩杀,不能留下用以资敌。诸位将军以为如何?”

    虽然听不到了,但是好歹撒辰的嘴巴还能够说话,几十年的说话经验,至少让他还能够保持十分流利的语言交流方式,只不过自己一点也听不到自己说的是什么就是了。

    “撒将军言之有理,不过,斩杀座骑……老夫觉得没有那个必要,毕竟,宋军分明就是以骚扰为主,他们也知道,我大夏屯重兵于此城之中,他们若是进攻,那就是自己找死。

    所以,老夫建议,先将卫戍军和那一万伤兵撤离,然后再运送战马过河,之后再伺机撤出最后两万兵马,诸位将军以为如何?”

    仁多宗罕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不错,乌延古城虽然比不得洪州那样的坚城,可好歹也有着厚实坚固的城墙,宋军手中,并没有太多的攻城武器,留下两万兵马,足可以守住乌延古城。”

    “那就加快速度吧,若是无定河的河面整体封冻住之后,到时候,咱们就算是想要离开,怕也会更加的困难。”费听达荣点了点头,又朝着那名写字的亲兵歪了歪脑袋,示意他继续。

    通过这样艰难的交流方式,西夏的首脑们终于讨论出了一个比较适合的方案。至于脑袋上的那些火星……

    “唔……让弟兄们多多注意那些火情,另外,尽量避开古城中心位置,那里,应该是是最危险最容易受袭击的。”费听达荣也没招。

    “怎么回来,为什么他们不继续补货了?”王洋看着那道火星再一次落入了乌延古城,爆发了一阵爆炸之后,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再来……”

    “大人,没有了。”一名将领走到了王洋的身边小声地禀报道。

    “什么没有了?”王洋扭过了头来问道。

    那名将领无可奈何地摊开了双手。“就是那两万只火药箭已经用光了……”

    “……这么快?”王洋抬脑袋看了一眼依旧漆黑的天色,又看了一眼仍旧有火光在闪烁不定的乌延古城,不禁有些愕然地道。

    “大人,您一次就扔出二百五十根火药箭,一共也就两万根,扣掉您之前拿来试验的部份,剩下的,全让您在今天晚上都扔光了。”那名将领一副心疼得滴血的模样道。

    之前他也看得很嗨皮,可是等收到了手下的禀报之后,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特么的果然是烟花好看,就是费钱啊,想想吧,这次运送过来的那些制作时必须小心翼翼,稍有不稍就会有爆炸伤及性命危险的火药武器,可是大宋的广备攻城作下属的火器窑子作近一年的库存储量。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