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37章 我大夏到了危急存忘记的关头了
    第637章

    主战派与主和派又开始在李乾顺的跟前吵作一团,不过,主和派还是占到了上风,毕竟现如今西夏国力大损,主战派不眼瞎还是能够看得清楚的,而他们希望的是借助一场局部战争夺回盐州。

    而主和派也很清楚,如今的大宋,连战连捷之下,士气旺盛,将士一心,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求和,怕也很有难度。

    但是,总比把大夏国的最后一点保命的本钱也全都搭上要好很多。

    “陛下,臣以为,事当有缓有急,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梁乙逋已然叛国投敌,若是朝庭不有所表示的话……”房当诺颜眼珠子转了半天之后站起了身来朝着李乾顺进言道。

    “不错,陛下,现如今,应该让天人知道叛徒的下场,哪怕是他已经离开了我大夏,但是,他的亲族血脉,一个都不能放过,毕竟尽诛之。”嵬名阿吴亦是恶狠狠地说道。

    尽诛你妹,朕和朕的父皇,都有梁氏血脉,你丫的这么说话,莫非是在窥视朕这才刚刚坐稳的帝位不成?

    似乎看到了国主李乾顺那面带不悦的表情,嵬名阿吴瞬间回过了神来,赶紧义正辞严地道。“陛下,臣的意思是,但凡是梁氏一族梁姓者,尽诛之,以震摄国中宵小之辈,以彰国法,维护大夏江山社稷的稳固。”

    “臣附议……”很快,大厅之中,近三分之二的重臣都拜倒在阶下。

    李乾顺看着阶下拜倒的群臣,深吸了一口气,微微颔首道:“诸位卿家平身,来人,拟旨……”

    当天,被囚禁于兴庆府梁氏庄园内的所有梁氏族人不论男女老幼一律斩首,血流成河。

    只是,李乾顺对此可没有什么心情去理会,因为,西夏已经损失了太多的军事力量。之前,听了撒辰那家伙的忽悠,真以为这货有本事能够奇袭拿下洪州,绞杀梁乙逋。

    所以,李乾顺一咬牙一跺脚,拿出了兴庆府七万卫戍军中的两万,交给了撒辰统帅。让他悄然的入驻盐州,一来,防备宋人北侵,保护盐州这座大夏最为重要的财赋之地,产盐之地。

    另外嘛,盐州靠近梁乙逋所盘据的嘉宁军司,以便于其计划的实施。甚至还派出了像费听达荣这位的宿将为其副手,足以得见李乾顺对于撒辰满满的期望。

    可结果呢?梁乙逋那条早已经心向宋庭的老狗,却暗中与宋军联合,配合着宋庭,夜袭重兵把守的盐州成功。

    而撒辰那帮子家伙,为了保证好不容易才纠集起来的大夏兵马的安危,远离被四面包围的厄运,只能北遁,攻占了乌延古城之后,意欲渡过无定河退往龙州。

    只是这样一来,自己之前所做的布置,还有撒辰提出来的奇袭计划,也就尽成了泡影。

    而且那家伙还带走了两万卫戍军,让原本兵力就显得有些相形见拙的兴庆府一带的防御越发地显得空虚。

    现如今,李乾顺心情很是复杂,既懊恼,自己为什么刚刚登机的时候,非要听那些臣下的忽悠,脑袋一热,直接就把梁氏族人尽数抓捕软禁起来。

    如果当时没有这么做的话,说不定还能够诱使梁乙逋放下指挥权回归兴庆府。只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

    说起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那帮子党项八氏,因为梁氏数十年来的打压,早已经让他们积怨满满,而小梁后之败,至于党项八氏损失惨重,还有之后北辽使节的到达,就像是最后一根落在骆驼背上的稻草。

    而一直被小梁后以及梁氏党羽排除在政治核心之外,只能做个安静的少年郎版人形图章的李乾顺,陡然获得了支持,得到了大夏的权柄,脑袋一热,又扼不过扶助自己上位的那党项八氏,便顺水推舟的下达了这样的诏令。

    “几位爱卿皆是我大夏的柱石之臣,现如今,我大夏已经到了危急存亡的关头,不知几位爱卿可有办法,解眼下之忧患?”李乾顺轻叹了一口气抬起了头来,看着跟前的嵬名阿吴、仁多宗保、以及党项八氏之中,除了皇族之外的另外七位氏族的族长或者是代族长。

    野利阿罗身死,其子野利勃那是他指定的继承者,而费听氏目前只是指定了费听思迭的弟弟为代族长,因为族中还有好几位强者,例如那位此刻正在乌延古城的费听达荣也是有力的族长竞争者,所以费听氏真正的族长,怕是还要经过了段时间的争权夺利才能够挑选出来。

    三位南下的族长之中,最为幸运的,就是那位全身而退,能够活蹦乱跳的回到兴庆府的房当诺颜。

    而正是因为房当诺颜逃回了兴庆府,在其悲惨的哭诉之下,以及逃回来的党项八氏的残兵的证明之下,最终激起了党项八氏疯狂的怒火,这才跟李乾顺达成了交易。

    那就是我们让你亲政,但是陛下你必须在第一时间与梁氏切割,还有自然就是要拿下梁乙逋,让他为这一场西夏的惨败负担责任。

    洪德寨之战损失了六万精锐,连同之前的环州城攻防战,西夏共计折损兵力七万。而后,梁乙逋屯兵于嘉宁军司,心生反意,最后更是举起了反旗,率近十万兵马归降。

    其中,有七万是大夏国的正规军,另外,梁乙逋还与大宋合谋,侵战嘉宁军司,使得大夏又损失了将近两万人马。

    之后,盐州城之战,战死的连同被俘的,也接近一万之数,西夏足足损失了近十六万人马。

    西夏举国之兵不过五十万,可是现如今,唯有最为精锐的七万卫戍军几乎没有太多的损失之外,擒生军只剩一万五千余,至于被大夏倚为国之锐器的铁鹞子,已然成为了大宋的战利品。

    现如今,还有五万兵马陷于乌延古城,而兴庆府,实在是抽调不出一点兵力南下增援了。

    在场的诸位,又何尝不明白此刻大夏国最大的危机,与大宋之争,可谓是前所未有的连战连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想要再加派兵力,力图反败为胜,那绝对是不智之举。

    所以,在撒辰向国主李乾顺献策之时,嵬名阿吴就表示了强烈反对,但是仁多宗保以及不少人却还心怀希望。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