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41章 便是封他一个国公又如何?
    第641章

    天子赵煦,已然激动得有些语无论次,朝着身边的孟皇后喋喋不休地道,脸庞也激动得两颊发红。

    看到赵煦如此模样,孟皇后稍稍退后两步之后,这才缓缓拜下。“臣妾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梓童快快起来,此等好消息,幸好能够与你一同分享,不然,朕可就要少了许多的乐趣了。”赵煦先是一愕,旋及感动地快步上前,轻搀起了这位知已皇后笑道。

    “这个消息,朕明日早朝,一定要让那些满朝文武都来感受一下,巫山先生果然是朕的福星,不,巫山先生应该是我大宋的福星才对。”

    身畔的孟皇后明眸一转,轻声在赵煦的耳边一阵低语。“陛下,后日便是元旦,就是陛下您临朝听政之日,要不,这个消息,暂且押后一日在公之于众?”

    赵煦一愣,旋及便明白了孟皇后的心思,脸上亦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犹豫之色。“这……”

    赵煦犹豫半晌之后,这才柔声朝着孟皇后言道。“梓童所言有理,不过,明日一早,还是待我见了皇祖母商量了再说吧……”

    “嗯,陛下言之有理。”孟皇后微微颔首之后,目光落在了那名信使还有站在最前方的宦官身上。

    “陛下放心,奴婢绝对不会泄露一字半句。”那名宦官哪里不明白,赶紧向赵煦大声地保证道。

    赵煦不由得摇了摇头笑道。“你这家伙,这样也好,朕可不希望这个好消息被提前泄露出去,尔等先退下去吧……”

    #####

    只是,宦官与信使离开之后,赵煦却是半点睡意也无,与孟皇后一起仔细地欣赏起那份厚厚的捷报。

    看得眉飞色舞,连声夸赞不已,直到天色渐显微明之时,这才在孟皇后的苦劝之下眯了一会。

    #####

    “这算是哀家最后一次起这么早了,以后啊,哀家可算是卸下了重担喽……”坐在梳妆台前,由着身后边的宫女替自己抹上淡淡的妆容,看着自己那张已然满是皱纹,不再年轻的脸庞,高滔滔不禁显得有些唏嘘,又有些感慨地道。

    “娘娘说的哪里话,大宋的江山社稷,终究还是需要老沉持重之人从旁提点才是……”身边的徐得功赶紧开口言道。

    “你呀,还觉得哀家不够操心吗?”对于自己身边的心腹宦官打的是什么主意,高滔滔自然是明白得很,笑着伸手虚点了下徐得功道。

    高滔滔的目光落向了远处。“昔日先皇帝在世时,哀家就曾经答应过先皇帝,替他好好的看着大宋的江山社稷。

    但哀家只是替他和官家看护着,这天下,终究是要交到官家手中的。如今的皇帝,可不再像过去那般轻浮跳脱,不然,哀家又怎么敢这么大胆的放手呢?”

    这边正说话着,就看到有宦官匆匆地步入了殿内。“娘娘,陛下和皇后娘娘过来了……”

    “他们怎么来得这么早?”高滔滔看了眼天色,不禁有些疑惑地道。“让他们进来吧。”

    “皇祖母,有一件好消息,十分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很快,赵煦与孟皇后一同入内,向太皇太后高滔滔请安之后,赵煦便有些迫不及待地道。

    “哦?不知官家说的是什么样的好消息,居然让官家你如此溢于颜表?”高滔滔抬起挥退了身边的近侍,只留下了徐得功在身畔。

    “还是皇祖母您自己看吧,这是昨日半夜子日送入宫中的,是从陕西路送来的捷报。”赵煦上前两步,从袖中拿出了捷报,递到了高滔滔跟前。

    “莫非又赢了西夏一阵不成?嘶……”高滔滔一边说话一边打开了捷报,可是才看到了第一页,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站在其身后边的徐得功的眼珠子也陡然瞪得溜圆。

    看罢了这份捷报,高滔滔也是好半天这才平缓了自己那激动的心情。“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为何哀家觉得,此番我大宋对阵西夏,似乎这西夏简直就如同不堪一击似的。

    之前被我大宋围剿了六万精锐之师,俘虏了太后和十数名重臣,这回,居然是西夏的相国率领十万大军献地归降,居然还把那盐州也给夺回来了……”

    看到高滔滔那副震惊的模样,赵煦嘿嘿一笑。“所以,孙儿就觉得这位王巫山不愧是我大宋的福星。洪德寨之战,就是他提议之后又是他亲临战阵,筑防线于洪德寨南,终使我大宋得以大获全胜。”

    “而此番,又是他提出来要说降堂堂的西夏国相梁乙逋,结果,还真让他给办成了。而且梁乙逋不但率领十万大军归降我大宋,还将我大宋失地百年的洪州与宥州献出。”

    “这小子,他也不怕自己胃口太大给噎着了。”高滔滔满脸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连有洪德寨之大胜,今又夺得盐州,说降西夏相国,得降卒十万,又得宥州、洪州数百里之地。”

    “是啊,之前才刚刚给王巫山封了个侯爵之位,现在看来,以弱冠之龄,便是封他一个国公,想来也不会有人敢说什么了吧?”赵煦一脸与荣有焉地道。

    “照捷报上所言,王巫山,的确又是首功之臣……唉,怕是又要惹得这满朝的文武头疼喽。”高滔滔一想到那些旧党大佬们给王巫山议功时的那副腻歪模样,不禁莞尔一笑道。

    “哈哈,孙儿为何只觉得开心呢?”赵煦哈哈一笑,挤眉弄眼地道。

    高滔滔看着这位未完全脱去少年心性的天子,不禁苦笑着揉了揉眉心,旋及轻折了拍前额。“哀家都高兴得快糊涂了,官家,这份捷报,知道的人……”

    “除了信使和昨天夜里陪着信使的宦官之外,您是第三个知道的人……”说到了这,赵煦的目光落在了那徐得功的身上。

    只不过现如今这位徐大总管只会陪着笑脸站在一旁,一副装聋作哑的模样。

    高滔滔眯起了双眸,沉吟了一会之后沉声言道。“哀家有个想法,要不,这份捷报,就暂且先在官家你那里押后一日,而哀家就当还没见到过这份捷报,如何?”

    “皇祖母,您是想等到后日?”赵煦不由得满脸错愕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孟皇后,这才问道。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