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43章 一同去见太皇太后如何?
    第643章

    转过了头来,看向不远处的苏辙、李格非、上官均等人,相比起现如今乱作一团,崩分瓦解,而且还相互攻讦的旧党诸派系而言。

    反倒是那以苏东坡苏学士为首的苏党,一直游离于数派之外,冷眼旁观自成一系。由于苏党的大佬苏东坡远在陕西边陲。

    加之大部份的苏党成员,除了苏辙以御史中丞之位坐镇朝堂,算得上是蜀党之中最位高权重,仅次于苏东坡外。

    余者多是在朝中三省六部里内担任中层,例如上官均是监察御史,李格非则是国子监太学学正,所以一直都不显山露水,算得上是旧党之中一股子十分奇特的清流。

    不过,随着苏东坡担任陕西路经略安抚使以来,不但抵御住了西夏的进攻,而且还获得了洪德寨之战的胜利后,苏东坡的威望,已然丝毫不逊色于当年的司马光,甚至于,苏东坡都已经被用来与大宋昔日的名臣韩、范仲淹相提并论。

    不论在朝堂之上,还是在百姓心目中的地位,这位原本就才名冠绝宋境,甚至是远播诸国的大文豪,业然已经成为了大宋此段时间最负盛名的政治军事大家的节奏。

    如此一来,苏党一系,自然也就开始水涨船高起来。而且能够从天子对待苏党的态度,就可以看得出来。

    一直到得太皇太后平静地宣布散朝,重要的是,太皇太后根本就没有在朝堂之上提出明日拆帘之事,就这么直接喝令退朝。

    可是,太皇太后宣布散朝之后,根本就没有给那些朝中群臣任何发言的机会,便径直从侧门离开了大殿,步履之快,简直犹如竞走健将。

    这让一帮子跃跃欲试,想要学习戏精表演,准备来个剖肝以明志,又或者是痛哭流滋,以额触柱,留住太皇太后继续垂帘听政的一干旧党死硬份子一脸懵逼。

    至于天子赵煦,脚步倒是迟缓得就像是一位迟暮的老人,可这有个卵用,总不能向陛下请求,希望太皇太后暂缓拆帘吧?

    唔……那简直就跟告诉罪犯,希望你能够向审判官员自首,并且主动要求被斩首一般扯蛋。

    或许这个形容不太恰当,但是意思也差不多。

    一帮子表情茫然的大臣们面面相窥之后,垂头丧气地朝外而行去。而朱光庭快步赶到了正在走下台阶的刘挚,小声地唤道。

    “刘相,明日便是太皇太后撤帘的日子,我等之前上折请太皇太后缓拆帘,可是奏折皆被留中不发,难道真的就没有半点办法了?”

    刘挚脚步一顿,转过了头来看向陆续追上来的诸位大臣们,不禁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难为之色。“老夫之前已经奏请,求见娘娘,奈何娘娘却一直不见,见不到娘娘,老夫也无计可施。”

    “刘相,要不我们现在就一起求见娘娘如何?”朱光庭想了想之后,抬起了头来朝着刘挚小声地道。“若是我等随同刘相您一起去见太皇太后,想必,太皇太后也总不能避而不见,不给个交待,您说是吧?”

    刘挚眯起了双眼打量着朱光庭以及那此皆停下了脚步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二十余名旧党大佬,哪怕是现如今已然不再齐心协力,可是大家伙的共同利益诉求却没有太多的变化。

    而明日,也就是元旦之后,太皇太后将不再垂帘,那个时候再去争取,怕是已经赶之不及了。

    “既然诸位都是这样的想法,也罢,咱们就尽人事,听天命吧。”刘挚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抬手招来了一名宦官,告知了对方自己等二十余名朝庭重臣要求见太皇太后。

    小宦官自然不敢怠慢,朝着刘挚这位刘相爷一礼之后,撩起前襟就朝着太后所在的宫殿群跑了过去。

    而在赵煦刚刚踏足太后的春秋宫,就看到了一名小宦官正在那里向皇祖母高滔滔禀报情况,顿时双眉一扬。

    高滔滔看着了赵煦,毫不避讳地朝着赵煦招了招手,示意他坐到了身边后,这才语气平缓地道。

    “之前,那些大臣们陆陆续续想要来拜见哀家,都被哀家婉拒了去。可是今日,刘挚还有朱光庭等二十余名朝堂重臣想要见哀家……”

    “看来他们还是不死心……”赵煦的嘴角扬了起来,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丝森冷的阴笑。

    “是啊,把老婆子的苦心维系大宋的江山社稷,当成了是面慈心软。”高滔滔看着赵煦那副模样,也不禁大感头疼。

    虽然已经知道那些大臣们也都不是啥子好鸟,但是二十余名朝庭重臣齐致,不处理,怕是不行了。

    赵煦也同样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也十分蛋疼。“他们这简直就是狂妄,难道这是想倒逼朕不成?”

    “陛下……”看到赵煦思虑良久,苦思无计之下,忍不住又开始焦燥愤愤起来,高滔滔清了清嗓子轻唤道。

    听得此言,赵煦不禁有些愕然地转过了头来,若无大事,皇祖母是几乎不会称自己为陛下,一般都是唤自己官家。“皇祖母您这是……”

    “来,坐下,你可犯不着为了他们这些小计俩生气,既然他们想要过来拜见哀家,那正好,来人,立刻宣刘挚等诸位大臣觐见,你就和哀家一起看看,那些人,倒底都能够当着俩们祖孙俩的面,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听得此言,看到那似笑非笑的皇祖母高滔滔,赵煦也顿时省过了神来,不由得站起身来朝着皇祖母深施了一礼。“还是您老人家深谋远虑,对,咱们祖孙二人,就看看他们都能够说出些什么东西来。”

    “你呀,记住了若遇大事之时,当有静气,生气发火,于事无补,甚至是一种无能为力,束手无策的发泄而已……”看到赵煦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高滔滔欣慰地点了点头,语重心长地道。

    “是,孙儿明白了,日后一定会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脾气,遇事当三思而后行。”赵煦深深地点了点头答道。

    而很快,以刘挚打头的二十余名朝堂重臣听到了太皇太后的召见之后,皆不由得喜出望外,一起急匆匆地朝着太后所居的春秋宫而去。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