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44章 哼着一首《凉凉》唱到地老天荒
    第6章

    只不过,当他们迈步进入了春秋宫,看到了太皇太后与昨日开始,即将临朝亲政的赵煦此刻正在一起亲热的聊天吹牛的场面时,所有人的脚步都不由得一滞。

    “咦,诸位卿家都来啦,都愣着干嘛,还不快快进来,大冷的天,若是病倒了,那可就是朝庭的大损失啊……”赵煦抬起头看到这些愣在门口处的大臣们,露出了一个十分亲切地笑容招呼道。

    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心里边mmp一个接一个的吼。一干一向与赵煦这位少年天子很不对付的大臣们此刻只能强颜欢笑地迈步进入了殿中,朝着太皇太后以及这位天子请安。

    “诸位卿家,这些日子,哀家老眼昏花,心疾越发的沉重,每每下朝之后,都需要静心休养……今日诸位卿家既然连袂而至,想必是有什么大事……”而之前还笑语盈盈的太皇太后此刻则显得仿佛有些虚弱地道。

    看到了这一幕,看到了年老体弱的太皇太后,还有年富力强的皇帝陛下,这些朝堂重臣们心里边有再多的劝说太皇太后继续拿捏权柄,继续垂帘听政的话语,实在是没有办法说出口来。

    而刘挚转过了头来,看向身边的同僚们,目光里边透着几丝无奈,还有三分的轻蔑,之前不是吵着闹着要过来,非要劝说太皇太后继续垂帘听政,主持国家社稷吗?

    现在太皇太后就在此了,怎么,一个二个全都秒怂了不成?

    这帮子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当着天子赵煦的面去当这个出头鸟,在这个时候让天子赵煦盯上的话,怕是这官也就当到头了,可以哼着一首《凉凉》,唱到地老天荒。

    “臣有要事上奏!”最终,有殿上虎之称以直谏而闻世的枢密院都承旨刘安世站了出来。

    “不知刘卿家有何事要奏?”太皇太后高滔滔漫不经心地笑了笑,笑容却显得那样的意味深长,那满是皱纹的手,轻轻地拍了拍身边少年天子赵煦的大手。

    赵煦明白皇祖母的意思,悄悄地朝着高滔滔微微颔首,他倒也想看一看,这位人称殿上虎的刘安世,到底能够说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臣以为,太皇太后您垂帘听政这些年来,我大宋日益昌盛,百业俱兴,百姓得以安居乐业,边境得以靖宁,就算是此番西夏南侵,也被我大宋虎贲所拒,损兵折将,足可见得我大宋如今可谓是蒸蒸日上……”

    “而今,洪德寨一战,我大宋虽胜,但是与西夏之间,必然会有长期的纠葛,正是需要一位老沉持重的主政者掌握分寸。故臣以为,值此紧要关头,娘娘您如此贸然撤帘,似乎,似乎稍显得草率了些。”刘安世很是一脸坦荡的大声说道。

    一句都不提当今天子,只言政,仿佛他真是一位忠心耿耿,一心只为大宋的江山社稷着想的忠耿之臣。

    “这就是你今日特地前来谨见的原因吗?”高滔滔淡淡地道,而那双原本似乎很是懒散的目光又开始变得犀利起来,逐一地扫过了跟前这一帮子朝庭重臣。

    “你们呢?是不是也与刘卿一般的想法?”高滔滔目光再一次落到了刘安世的身上后,这才开口。

    “我等,我等的确也是有这样的想法……”朱光庭硬着头皮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地道。“非是臣不愿意陛下临朝亲政,只是此刻我大宋正值与西夏交战的紧要关头,值此危机之时,娘娘您却突然撤帘而去,实在是有些……”

    “臣也是这般的想法。”既然有人开了头,反正秉承着法不责众的想法,这帮子大臣们开始纷纷地站了出来,表达了类似的想法与念头。

    大意就是,大宋虽然很安宁,西夏虽然经历了此番大败之后,退回了境内。可是,西夏终究是我大宋的劲敌。

    而今俘虏了西夏的皇太后以及诸多官员将领,正是该要好好的考虑下一步对策的时候,太皇太后您居然就要撒手不管了,这于情于理,我们都表示反对。

    当然,我们并不是反对陛下亲政,只是希望这个时间再稍稍延后一些,等到西夏与我大宋之间的战事完结方好。

    “难为你们想到这么一个理由。”等诸人发言完毕之后,高滔滔这才说出了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来。

    不过倒是没有谁在这个时候搭腔,毕竟,太皇太后高滔滔这位老司机也不是瞎子,只要动动脑子,就能够猜透他们的用意。

    “刘挚,你呢?”

    方才一直都没有开口的刘挚先是朝着太皇太后一礼之后这才答道。“娘娘,臣其实也是如此想法。不过,若是娘娘您确定陛下已然能够有了主掌大宋江山社稷的能力,臣,自然也会全力辅佐陛下,延续娘娘您所规划的章程,使我大宋能够更上一层楼……”

    “难得刘卿有心了,大宋能够有你这样的干臣,实乃大宋的福份。”高滔滔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沉吟了一会之后,又才继续迎着那二十余双满是忐忑的目光道。

    “诸卿之所主,哀家已然明了,既然如此,那就让哀家再考虑一二,嗯,哀家有些乏了,诸位卿家也快回去吧,莫要耽误了各衙门的政务才是。”

    听到高滔滔都已经下了逐客令,这帮子大臣却还有不甘心的人,正欲要开口说些什么,这个时候,天子赵煦已然站起了身来,面沉如水,目光如刀的落在了那几名跃跃欲试的官员身上。

    “诸位卿家,难道你们这是想累病朕的皇祖母吗?”赵煦这句话一出口,不论是正要说话或者是准备要说话的那些官员都下意识地紧闭上了嘴。

    得罪天子是一回事,可万一年纪越来越大,身体是愈发显得不好的太皇太后真闹什么病的话,那之前想要阻止赵煦临朝听政的一切努力,都将会变成一个天大的笑话。

    “那臣等就先行告退了,还请娘娘保重身体……”刘挚再一次站了出来作为代表发言,这才催促着那些个心不甘情不愿的大臣们一同离去。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