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48章 乌延古城需要一位断后的将军(第二更)
    第648章

    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时间好好的睡上一个好觉,哪怕是已经成为了聋子的主帅撒辰。只不过撒辰此刻已然随伤员离开了乌延古城,渡过了无定河,直往龙州而去。

    时至今日,已经有超过三千余伤兵和一万卫戍军渡过了无定河,留守于乌延古城内的西夏守军,尚有四万之数。

    这四万西夏士气虽然士气大泄,可终究是可以凭依乌延古城的城墙防守,再加上折可适与王巫山都不愿意拿大宋的将士的性命去与西夏人交换,

    但是,时不时的骚扰性袭击,以及那准时准点的爆炸声,已经把这些西夏人都快折磨疯了。

    哪怕是像费听达荣这样的宿将,这段时间以来,整个人都足足瘦了一大圈,掉了至少五六斤肉,而且哪怕是耳朵里边塞满了破布,可是那爆炸声实在是太特么的震耳欲聋了,总是能够把睡眠较浅的费听达荣震得惊醒过来。

    就算是上到了城头上去巡视,昔日悍勇无匹的西夏勇士们,此刻全都有气无力,目光呆滞地坐倒在那城墙边上,表情显得十分的麻木。

    只有当那每隔一刻钟响一声的雷吼炸响,这似乎才会引起他们的表情有所变化。

    “照这么下去,再来上几日,怕是这些孩儿们,非得疯掉不可……”费听达荣吃力地抬起了手,揉了揉眉心,疲惫地说道。

    身前,几十名将领都是歪歪斜斜的或坐或靠,几乎就没有谁在此刻还能够坐得板直标正。

    主要是大家的休息都不好,而且那些卑鄙的宋人不光是继续用那种巨响吓人,甚至会时不时的朝着乌延古城发起佯攻。

    弄得西夏勇士们一个二个精神过敏,一日都不知道要受精,咳咳,受惊多少次。

    现在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有一个安静的地方,躺下,然后好好的睡上一觉,哪怕是睡个天荒地老他们也愿意。

    就比如此刻,费听达荣这边还在说话,已经有将领在旁边打起了呼噜。这可是军机大事,居然还有人居然敢在这样的时候睡着,这让都特么快在乌延古城内呆出了精神衰弱的费听达荣整个人都不好了。

    “是谁?老夫正与尔等商议军国大机,居然还有人在这样的时候打瞌睡?”重要的是你丫打瞌睡也就罢了,居然还敢打呼噜。

    那个家伙总算是被身边的同伴给捅起了过来,赶紧抹了抹嘴边的口水摆出了一副低眉垂眼认罪的模样。

    费听达荣恶狠狠的瞪了这丫一眼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至今日,已经过去了五日光景,而我们已经送出了近一万两千余人渡过无定河。现如今,城中尚有近四万之众。”

    “那些卑鄙的宋军,似乎业已经查觉到了咱们西夏勇士,在他们那该死的武器的干扰之十,已然是身心疲惫,难以作战。越发地嚣张,连连挑衅,骚扰各处……”

    “幸好还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在河对岸以及咱们乌延古城的勇士的共同努力下,又新制了双层木筏五艘,如此一来,每日渡河的人数,当可以达到三千五百之数。”

    “若是能够不再出现意外的话,还需要近半月的光景,方才渡完。”说到了这,费听达荣轻叹了一口气之后,目光扫过了这些守将。“只是,那些宋狗,定然不会任凭我们五万大军安然渡河的。”

    “大人您的意思是,越是到后面几日,乌延古城就会随着守城力量的薄弱,而越发地危险是吧?”一名将领不禁皱起了眉头询道。

    “不错,老夫就是这个意思。诸位莫要忘记了,咱们这一只守军之中,一部份,乃是之前被梁乙逋那老狗使奸计所败的溃兵,约有近三千人马,另外还有被梁乙逋那老狗割伤了腿筋的近万伤兵,之后便是陛下委派过来的卫戍军两万,以及两万由盐州调拔而来的盐州兵。”

    “现在,卫戍军已经过河一万,尚有一万留驻于城内,而那些伤了腿的九千伤兵之中,已经有三千渡过了无定河。”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必须开始考虑,等到了渡河的末期时,那些宋军,必然会乘势向乌延古城发起进攻……”费听达荣说到了这,原本还坐得歪歪斜斜的这些将领们已然纷纷强打精神坐直了身躯,眼巴巴地看着费听达荣。

    现在大家伙总算是都明白过来了,怕是这场军事会议,很有可能会关系到最后阶段,乌延古城守军的问题。

    也不能说是守军,最多只能说,看看谁是那个被留下来的倒霉鬼。

    “颇超光赞,你可愿随老夫,为我大夏的精锐之师断后?”费听达荣的目光在这一干将军的脸庞上搜寻了数遍之后,最终落在了一名党项八氏之中的子侄辈颇超光赞的身上。

    几乎在场的将军们都不由得面露错愕之色,就连颇超光赞自己也是如此,满脸愕然地看向费听达荣,然后伸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您是说末将?”

    “难道颇超光赞不是你的名字?”费听达荣不禁有些不悦地开口喝道。

    这下子,所有的将军们都不敢再有任何的议论,毕竟这位颇超光赞与费听达荣的关系,大家伙都是很明白清楚的,而现在,费听达荣居然让其留下来断后,足以得见费老将军果然处事十分的公允。

    看到费听达荣那副很是严肃的模样,颇超光赞的眼眶顿时湿润了,不过最终敌不过这位位高权重的长辈的逼视,只能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既然老将军有命,末将自当遵命。”

    看到颇超光赞终于俯首接下了这一军令,费听达荣这才在心里边暗松了一口气,目光威仪地扫过了在场的诸多将军。“诸位将军,若是有谁对于老夫的安排有异议,现在就可以提出来,若是不提的话,那此事,便这么定下了。”

    三息之后,果然没有哪名将领愿意跳出来替颇超光赞去送死,而在颇超光赞那副幽怨得都快要化身千年女鬼的目光的注视之下,费听达荣终于拍案定论。“既然没有人反对,那些事就这么定了。”

    然后,费听达荣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面色灰败,心丧若死的颇超光赞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