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49章 不愧是我大夏的党项儿郎(第一更)
    第649章

    “颇超光赞,是不是觉得老夫这是在拿你当作一枚弃子?”费听达荣问出来的话,直接就让在场的诸多将领们微微色变,而颇超光赞自己也是满脸愕然地抬起了头来。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再说丧气话有个毛用,所以,颇超光赞十分光棍地道。“此是军令,末将自然要谨遵才是,何况,乌延古城三面皆敌,的确需要有人断后,末将不材,但也愿意为我大夏,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好,这才是老夫认识的那个颇超家的勇士。”费听达荣满意地抚着长须深以为然地颔首道。

    “你也宽心就是,老夫会与乌延古城的守军共进退。若是将士们都未尽撤,那么,老夫定然不会离开乌延古城一步。”

    听到了费听达荣这话后,原本已然心丧若死的颇超达荣不由得两眼一亮,确定这位老司机不是逗自己玩后,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大气。

    如此一来,至少不需要担心,至少不需要担心被留下来的那名将领会成为弃子。

    毕竟,还有这位德高望重的费听氏在前面顶着。到时候乌延古城一旦有危险。也可以以为挽救大夏国重臣费听达荣之命,末将这才不得不违命,亲自掩护费听老将军撤离古城。

    唔……如此一来,简直太完美不过了,至于那些被留下来,或者说被宋军给劫下的残余守军,只能说,他们的运气不好了。

    “这怎么可以,老将军您乃是我大夏的柱石,万万不可如此,大军主将已然重伤不能指挥,若是您再有个万一,那可如何是好?”自然有将领站出来劝说道。

    “不必多言,老夫既是大夏的军人,自当言出必行,何况老夫的性命是性命,那些留下来断后的大夏勇士难道就不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吗?”费听达荣十分果断地阻止了那些将军们的劝说。

    “老将军有命,末将岂敢不从,末将愿与老将军为大军断后。”此刻,仿佛刚刚被人连打了三针鸡血,已然原地满血复活的颇超光赞一副义正辞严,慷慨激昂的架势道。

    “不愧是我大夏的党项儿郎,有血性,有骨气,不枉老夫看重于你。”看到了颇超光赞如此表现,费听达荣很是老怀大慰地抚着长须笑道。

    特么的到时候还不是你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而这小子到时候还能够捞到一个勇于任事,替大军断后的英勇美誉,怕是以后这小子升官发财的路子都要顺畅不少。

    而一干在场的将帅们虽然都摆出了一副很仰慕颇超光赞勇气的模样,可实际上心里边连喊mmp,一群群的披甲草泥马狂奔在玛拉戈壁上。

    还不就是因为这小子是你侄女的老公,不然,费听老司机你会挑这小子作为断后功臣吗?

    只不过,这老家伙也够狠的,事前定然没有跟这货通过气,不然,若是大家查觉出异样的话,怕是自然会有人心生怨意,但是现在,只能佩服费听达荣这位老司机老奸巨滑。

    大家也是无话可说,毕竟,当时这位老司机可是当着诸人的面询问过所有人的意见,没有谁愿意主动站出来承担这个责任,那么,自然也就失去了这个建功立业的机会。

    事情刚刚商量到这里,就听到了一声犹如在春雷一般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在半空炸响。

    这让一帮子已经拔出了耳朵里边的布条,正在商议着军国大事的一干西夏军方大佬表情如此便泌。

    费听达荣强忍住了想要破口大骂宋军无耻的念头,继续加快速度商议起了撤军的事宜。因为之前宋军朝着乌延古城大批大批的投掷火药武器,导致城内不少的木质建筑被焚毁。使得用来建造双层大型木伐的木材越发地显得不足。

    毕竟现如今可是深冬,这么冷的天气,你总不能让将士们连遮风挡雪的屋顶和门板都拆走吧?真要那么干,怕是乌延古城内的将士至少会有一半会跳起来造反。

    所以,只能够在保证将士们有足够的御寒的场所与燃料的情况之下,尽量的去收集木料来制作结实耐撞击的双层木筏。

    而这一次,却是要排定撤军的次序,卫戍军乃是陛下亲军,亦是镇守国都兴庆府的这等要地的重要力量。在已经失去了铁鹞子还有大量精锐的情况之下。

    卫戍军是最需要保存力量的,所以,将卫戍军例为撤军的第一系列,没有谁会站出来反对。

    接下来就是,盐州过来协防的两万大军之中的一万以及两千伤兵先期撤离。这一点,同样也没有谁会站出来进行反对。

    最后,还是那些曾经在洪州城下以及嘉宁军司被梁乙逋的叛军给击败之后收拢而来的那三千残兵,以及一万盐州兵马和剩余的五千伤兵。

    到了这个时候,费听达荣却没有再继续分派下去。只是推说,等真的撤离了那么多的兵马之后,到时候再仔细统筹斟酌,最大程度的保证大夏军方的有生力量离开。

    而对于这样的撤军顺序,一干西夏将军们都没有任何的意见,毕竟卫戍军那可是天子的亲军,自然不会有有敢有意见,而盐州军算得上是仅此次卫戍军的战斗力,自然也要设法保存。

    至于那近万被梁乙逋那个歹毒家伙割伤了腿筋的伤兵,先期撤离了五千,至少代表着大夏并没有将他们尽数视着弃子。

    至于那三千溃兵,自然是要让他们将功折罪,其实费听达荣所预计的便是,等到了大军撤得差不多之后,怕是就只能扔下那三千溃兵和五千伤兵,方可断尾求生。

    只不过,所有的将军们很有默契的都没有点破罢了,因为都很清楚,在乌延古城外面虎视眈眈的数万宋军,绝对不会眼巴巴的看着数万西夏大军尽数撤离而无所作为。

    他们现如今所做的,就是无所不极其的拚命骚扰着乌延古城以及城内的西夏大军,什么铜锣战鼓,经常偷偷摸摸的借助着攻城车的掩护,来到了距离乌延古城不远处又敲又打的。

    要么就是乘着夜色,将那些投石机推到距离城墙约百约步外,朝着城墙之上扔乱石,甚至有时候还有人畜的粪便,挠得乌延古城污烟瘴气,数万西夏大军鸡犬不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