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56章 不论白天与黑夜,渡河不能停
    第656章

    “这种武器,为何之前从来没有见到过宋人使用过,这数年以来,我大夏一直在与宋人交战,末将之前随同叛贼梁氏攻打宋人环州之时,也未曾得见。”其中一名将领站起了身来感慨万千地道。

    他姓野辞名木昆,是党项八氏之中的野辞氏。之前随同梁乙逋进攻过绥德城,之后又随军进攻过环州。

    只是在洪德寨之战后,随梁乙逋退回了洪州,只不过在那日梁乙逋意欲杀将夺权之日,这家伙正好因病没有入城。

    而在梁乙逋派兵攻打城外的大营之时,其身边的部众见机得早,扶着他逃出了军营,朝盐州方向而去。

    最终在半道上遇上了撒辰所率领的大军,最后被撒辰委为了统掌那些收拢来的溃兵的指挥官,以期望他能够将功折罪。

    只是现在看起来,这个将功折罪怕是没什么太大的希望了。

    “哦?野辞将军你一直都在战场第一线,可有什么消息,都说出来,将我等心里边也好有个底才是。”费听达荣虽然有些看不起这货。

    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正是需要一位能够提供第一手资料的人,他好歹也是参与过之前梁乙逋进攻宋国的战役之人,应该是知道的东西会更多一些。

    听到了费听达荣之言,这家伙顿时也来了精神。“大人,不知道你们可有注意到现在的那些宋军手中所持有的那种金属弩臂的弩具?”

    “那种弩具,之前不论是绥德军还是之前的作战,都未曾见到过,只是在那苏东坡率领宋国禁军来援之后才出现的。”

    “那种弩具的射程丝毫不亚于宋人最为得意的神臂弩,除此之外,还有那种大块甲片构成,刀箭难损的宋军铁甲,也是在宋国禁军出现之后才有的。”

    “而且宋人似乎还掌握了一种新的建筑材料,我大军若是破坏了宋人的城墙,只经历一夜的时间,宋人就可以用那种建筑材料修复如初,其坚固程度,绝对可以用坚若磐石来形容……”

    随着这位野辞将军之言,大家伙非但没有一种恍然大悟,或者是若有所得的感觉,反倒是一个二个的心情越发地显得沉重。

    最终还是费听达荣听不下去了,赶紧打断了野辞木昆的发言。“好了,老夫现在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看来,这些年,宋人一直处于守势,其实并非是惧我西夏兵威,而是在养精蓄锐才是。”

    “这些个新式武器和铠甲,现如今都成为了我西夏儿郎的催命符啊……”

    “难怪我说,以娘娘麾下的六万精锐为何破不开区区一道草草筑就的防线,原来根子在这里。”

    “说不定方才的那种抛石机,亦是这些年来,宋国人研发出来的一种新式抛石机。因为过去宋人的抛石机,根本就不可能将那么巨大的石块,抛飞如此之远的距离。”

    将军们都在热烈的讨论,只是越讨论,越觉得蛋疼,特么的过去怎么看都觉得守城战还勉强看得过去,野战绝对是分分钟被西夏铁骑拿下的宋军,怎么就突然一下子变得强大甚至是强悍起来了。

    之前,被宋军的火器骚扰之时进行的空袭,那些披挂着新式铁甲的宋军铁骑的战斗力,似乎毫不逊色于西夏的铁骑。

    而被宋军得到之后,并且成为了宋军装备的铁鹞子,亦是让参与突袭的西夏铁骑伤亡惨重。

    似乎直到了那个时候,西夏人才意识到,如果抛却装备以及坐骑的优势,似乎大夏儿郎与宋人之间的差距,似乎并没有多少。

    而当宋人的军事装备开始超越大夏之时,例如现如今,不论是费听达荣,还是那二十来名将军,他们都深切的意识到了。

    面对着掌握着超远射程武器的宋军,要么,就是玩命的冲上前去正面硬刚,要么,就干脆离那些该死的宋人能有多远就有多远。

    特别是那种重型抛石机扔下来的石块,又或者是床弩所扔过来的那种成天震耳欲聋的玩意,让那些过去一向自持勇力过人的西夏武士们,根本就升不起半丁点的反抗之心,因为那绝对不是个人武力可以解决和面对的可怕武器。

    这个时候已然临近中午时分,大伙干脆就先搁置会议,吃喝起来,只是没等他们安安心心的吃上一顿晚餐。

    就有信使惊惶失措的来禀报,南门外,又立起了四座木质尖塔,看来,应该是宋人将之前毁坏掉西门的抛石机给搬运到了南门正在进行组装。

    一位武将不禁急眼的站起了身来,朝着费听达荣请命道。“他们是想要把咱们困死在此地?大人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末将愿意领儿郎们杀出去,把他们的那玩意给毁掉。”

    “你觉得弟兄们现在还有那个力气吗?宋狗这数日以来没日没夜的骚扰,让将士们早已经累得不成人形了,你还让他们去跟宋军作战?!”另外一名将军提起了反对意见。

    很快,主战与主守派顿时吵作了一团,而费听达荣的脸色则是越来越黑。

    “诸位,诸位!”最终费听达荣喝止了这些人的喧闹,清了清嗓子。“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而是应该加快建造木筏,加快渡过无定河的时候了,不论白天还是黑夜,渡河不能停。”

    “大人,夜晚渡河,河中冰情不明,这会很危险,也很困难。”主持渡河事务的将军表情为难地道。

    “很危险,这老夫何尝不知道,可是不如此,怎么能够加快渡河的速度,你们难道真的以为那些宋人真的就只是用他们的那种武器来毁坏一道城门吗?”费听达荣长叹了一声说道。

    “诸位莫要忘记了,咱们现如今,被宋军弄出来的爆炸声足足骚扰了五日光景,将士疲惫不堪,而如今,城门被毁坏,咱们大夏所凭倚的骑兵根本就没有办法突击出城,”

    “当三个城门都会封锁住,很有可能宋军就会开始进行试探性的进攻了,但是,我军现如今的士气和将士们的体力,最好是尽量的收缩防线,保证能够有更多的西夏儿郎过河,而不是全军覆没在这该死的乌延古城中,你们明白吗?”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