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59章 西门的宋军开始列阵前移
    第659章

    “让他们注意警戒,万万不可让宋军有偷袭我们的机会。”费听达荣的脸色极为难看,乌延古城实在太小了,足长不足五里,城墙就没有用上一块石头,完全是用泥土垒彻而成,这样的城垣,又哪里能够挡得住横飞的巨石。

    旁边一名将领凑到了费听达荣的身边低声禀报道。“大人,现在咱们根本不需要太担心宋军会偷袭,宋军想要攻入城中,也得跨过那些让人无处落脚的障碍,其实现在末将最担心的还是,万一宋军将阵地前移的话……”

    “你什么意思?”费听达荣闻言瞳孔不由得一缩,表情难看得怕人的看向这名进言的将领。

    “若是宋军将那些射程超远的武器,架到了原本城墙的位置上……到了那个时候,城中的数万将士,还有近五万匹战马,都将会成为宋军那种可怕武器肆意杀戮的目标。”这名将领表情显得有些绝望地道。

    费听达荣深深地吸了一口寒凉的空气,一想到那些横飞的巨石会当头砸下,四处翻滚,而西夏勇士们只能绝望的哀嚎,费听达荣就觉得自己的心脏被紧紧的揪住,揪得生疼。

    “你是……你是米擒家的米擒胜勇?”费听达荣转过了头来仔细地打量了他几眼之后,总算是想起来了。

    “正是末将。”米擒胜勇赶紧答道。

    “那些宋人若是将阵线前移,你觉得,我们还能够保住多少人马?”费听达荣此刻内心已然有些慌乱,宋军所采用的战斗方式,实在是太不符合常理了点,使得他现如今甚至是有些手足无措。

    “若是宋军真的前移,直抵城墙下方设阵,凭借着那些远程攻城武器,他们可以从容的进入到城中,再利用宋国所特有的神臂弩向城东抛射的话……”

    “城中的儿郎们,要么渡河而走,要么就只有拚起余勇,与宋军在城内决一死战,仅此两条路。”米擒胜勇涩声说道。

    当然还有第三条路,而且还是生路,那就是当看到事不可违之时,缴械投降,或许还能够换来一线生机。

    只不过,他不敢,也不能说出口。不然,很有可能会被眼前这位业已经气极败坏的费听大将军治个扰乱军心的罪名。

    费听达荣又接连的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之后,转身离去,径直赶往那位于乌延古城东面的码头。

    乌延古城正好占据了一处地势绝佳的码头,现如今,码头上以及码头周边的空地上,都挤满了正要撤离的将士们,另外在码头旁边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只有数百名随军工匠正在忙碌。

    看到了这一幕,费听达荣询问了一番之后,得知虽然日夜加快渡河,但是冰凌仍旧断断续续,所以速度仍旧是快不起来,但是从昨天一直到现在,已经将超过五千名卫戍军送到了无定河的那一头。

    只是其中有一艘双层木筏因为载人过重,导致在临近无定河东岸之时侧翻,淹死了三十余人,另外还有近七十多人下落不明,挣扎着抵达东岸者,不过二十来人。

    “区区伤亡,这有什么了,总比让他们这么死在宋军抛来的巨石之下强。”费听达荣拍了拍负责渡河的将军的肩膀叮嘱道。“一刻都不要停下来,争取在明天清晨时分,将剩下的卫戍军尽数送到河岸那边去。”

    “大人请放心,末将一定竭尽全力。”

    吩咐完毕,费听达荣又在众将的簇拥之下,赶到了制作木筏的场所,招来了负责制作双层木筏的那名将军仔细的询问了一番之后,得知制作木筏的速度很不乐观。

    主要还是因为现在木材和人手的不足,另外,双层木筏的制作难度也较大,熟练的工匠实在太少,而且缺乏很多的工具。

    “……木材不够,就给我去拆房子,人手不够,老夫亲自给你调派人手,无论如何,每天我都要看到有至少两艘新的双层木筏下水,做不到,老夫要你的脑袋。”

    这名负责造船的将军听得此言,看到了那些随行而致的将军们那一张张阴沉沉的脸孔,心中不由得一寒,重重地点了点头。“大人有命,小的一定会尽量造出来,不过人手,至少需要八百人,另外,若是需要得那么着急的话,怕是牢固性会有问题。”

    “不管如何,做得出来,你就是大功一件,明白吗?”

    #####

    一切事务都处理完毕之后,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费听达荣这才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另外,还留下了几名主要的将领,以及那位方才引起了他的注意力的米擒胜勇。

    “现如今,宋军真可谓是以势压人,而我军,却是经历了数日的煎熬,现在可谓是疲惫不堪,士气低落之极,就算是想要出战,与宋军一决胜负,也是根本不可能的。”

    “唯一让人值得庆幸的就是,咱们至此时,已然渡河伤员三千,卫戍军一万五千。而城中尚存三万余众,之前,老夫觉得宋人想要发动攻势,至少也会是等咱们的大军撤退过半之后才会……”

    “可是眼下看起来,宋人应该不会让咱们如此轻松了,诸位都是我大夏的精锐,柱石之臣,现如今,不知诸位可有良策?”

    听到了费听达荣之言,一帮将军一个二个面面相窥,根本就没办法拿出什么更好的方案来。

    “末将以为,到了现如今这般境地,唯有让将士们藏身于那些废墟和断壁残垣之间,尽量拖延宋军进攻的步伐,为咱们渡河争取时间。”

    “对,怕是也只有如此了,不过末将倒觉得,现如今,这乌延古城太过危险,还请大人速速转移至无定河东岸才是。”米擒胜勇大声地进言道。

    听得此言,那些将军们纷纷都把目光落在了费听达荣的身上。费听达荣脸上浮现出了一个难看无比的苦涩笑脸。“数万儿郎尚在城中,老夫此时若离,简直就是逃卒行径。”

    诸位将军又劝了半天,可是费听达荣却固执的不愿意离开。“好了,诸位的心意,老夫心领了,此事,切切不可再提,若有再提者,老夫当以扰乱军心之罪处置。”

    而就在此事,有亲兵带着一丝惊惶之色的敲开了房门。“西门的宋军开始列阵前移……”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