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61章 西夏蛮子最后的疯狂(第一更)
    第661章

    虽然它们不会产生那种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可是这些巨大的石块砸击地面,所带来的震动,却让所有人的心里边仿佛也有一块沉垫垫的石板正在颤动,压抑得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就连码头上那些正在焦急的等待着登上双层木筏离开的卫戍军将士,表情里边也满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他们的勇气和胆量,早在这些日子里那仿佛永不停歇的震天雷轰鸣声中,随着他们体力和精力的流逝而逐渐的失去。

    城内的西夏守军,不得不退缩到了古城的东侧,因为只有在这片区域,再能够不被宋军的远程抛石机所威胁到。

    抛石机似乎永远也不知疲倦的工作着,那高高扬起,将巨石抛向天空的抛杆时不时就会闪现在西夏士兵们的眼中。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持续到黄昏时分,乌延古城城中心线附近的房屋几乎都找不到一座完好的。

    而在这个时候,已然是酒饱饭足的阿昌率领着五千心怀死志的西夏士卒,兵分两路,悄然地正沿着乌延古城南北两面城墙的内侧,绕开了元祐抛石机的攻击范围,然后进入到了元祐抛石机的死角。

    然后小心翼翼的,借着昏暗的天色的掩护,开始向着前方迈进,直至抵达了距离城外的宋军寨墙约百步处,这才停下了脚步,躲藏在那些房舍内,墙根处,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假寐,等待着无边的夜色到来。

    #####

    “北大营和南大营也在向着城墙的方向移动,现如今,他们距离城墙,不会超过八十丈。”

    “也就是说,他们只需要一个冲锋,三十息的时间,就可以突击到城墙下……”

    “很好,现在,就看那些西夏人能够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了,会不会如同之前的空袭一般三面出击,还是集中优势兵力朝着抛石机的方向正面突击,说实话,这倒是让人很是期待。”王洋看着远处的熊熊火光,满脸尽是从容自若的笑意。

    身畔,顶盔贯甲的折可适则是一副风雪深夜盼郎归的幽怨表情,痴痴的凝望向眼前没有一点动静的乌延古城。

    就在西大营的正前方那片距离城墙不足十丈的空地上,插着不少正熊熊燃烧的火把,时不时,还会有一枝枝正在燃烧的火箭,射入夜空,划过了道光带,最后坠落至城中的废墟处。

    这些自然是用来作为警戒的,以防备西夏兵马夜袭,只要当他们突进至火把的映照范围,又或者是被火箭照出了踪迹,就能够提前给早已经准备完全的宋军将士发出警报,作好战斗准备。

    而元祐抛石机仍旧在工作着,时不时扔出的巨大石块,砸在乌延古城内,发出物体相撞的沉闷声响。

    在宋军不能在夜晚侦测到的城内黑暗处,那些披挂着精良铁甲的西夏士卒们已经悄然的抵达了火光映照不到的范围处待命,而阿昌,此刻正站在队伍的最前方。

    腰畔的战刀正在缓缓出鞘,然后随着他的示意,五千名精悍的死士都悄然地抽刀出鞘,拿着那一面面简陋的盾牌,开始沉默而又尽量悄然的向着火光映照处进逼。

    又是一只火矢,划过夜空落下,这一次,火矢并没有坠落到地面,而是发出了一声夺木之声,射入了那块西夏士卒手中的木盾。

    但是很快就被警惕的西夏士卒给拔出来踩熄掉,在第四支火箭落下,然后在晃动之中熄灭掉后,终于引起了宋军哨塔上的侦察兵的警惕。

    随着喝令声,超过五十只火矢一同抛射向天空,朝着地面上落下之时,这一次,更多的人看到了黑暗之中,那些鬼鬼崇崇的身影,以及他们手中的武器在火光下反射的寒光。

    “敌袭,擂鼓!”这一刻,侦察兵不再犹豫,摇响了哨塔内的铜钟,很快,战鼓声陡然响起,原本安静的宋军西大营顿时变得喧嚣起来。

    之前,已经站累了,干脆就坐在小马扎上靠着大树假寐的王洋睁开了双眼。终于来了……

    西夏人继续一声不吭的向前而行,宋军的弩矢虽然可以对他们造成伤害,但是,得益于精良而又沉重的铁甲,使得大多数的弩矢都会被弹开,只有少数的弩矢会穿过甲锋,刺中他们的身体,却也只能划破体表。

    而当越来越多,犹如蚂蚁一般密集的西夏人出现在了竖立在城墙附近废墟之时,西夏人那一张张因为兴奋与嗜血而显得狰狞的面孔,显露在了宋军将士的眼前。

    只是,在这个瞬间,就听到了宋军大营的鼓声一变,然后就听到了犹如有人群在齐声喊着号子的声音,然后,就听到了一阵吱嘎作响的声音,数不清的,重量由一两斤到七八斤的石块,从寨墙后面浮空而起,然后兜头朝着那些西夏士卒砸落……

    一两斤重的石块,或许只能够将那些披挂着精良重甲,顶着盾牌的西夏士卒砸个踉跄,但是七八斤重的石块,则直接会让西夏士卒手中的盾牌变成碎片,连带他们的胳膊也会被砸断。

    甚至还有少数倒霉鬼会直接被石块砸中脑袋,直接就软倒在地生死不明。但是,更多的西夏士卒则更加疯狂的朝着突进,开始咆哮,怒吼起来,仿佛以增加他们的威胁力恐吓对面的敌人。

    “第一队弩手上墙!”伴着号令声,第一队足足有一千名弩手,沿着寨墙后方的简陋木梯爬上了寨墙上,开始进行俯射。

    而在寨墙前方,则是整整两列长矛手与一列刀盾手正在严阵以待,面对着那些如狼似虎的扑过来的西夏士卒,长矛如林,渐渐地放平,尖锐的矛尖,直指向那些西夏士卒。

    碰撞,咆哮,惨叫,哀嚎,刀剑入肉,兵器撞击,矛杆断裂,各种声音都杂混到了一起,而那些抛石车正继续疯狂的朝着后续狂奔而来的西夏士卒倾泄着石雨。

    弩手们压抑住内心的紧张,用最短的时间瞄准,扣动扳机,然后毫不停留的离开位置,让早已经迫不及待等待在身后边的弩手登上位置继续射击。

    乌延古城的东面,灯火通明,将士们仍旧在不停的催促着跟前的战友脚步再快一些,好让他们也能够登筏而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