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63章 卧槽!!居然忘记下令杀马了
    第663章

    如果不是听从撒辰的意见,大军能够在嘉宁军司被梁贼所取之后,当机立断,径直北上而去,直扑夏州,至少这四万大军可以大部份保全。

    只是,不论是撒辰还是自己,都没有办法也不敢将这一万伤兵抛下,任其听天由命。而不得不保护着这近万伤员,迈着缓慢的步伐来到了这破旧狭小的乌延古城。

    说一千道一万,都是特么的因为梁乙逋那个阴险歹毒的老狗,将近万战俘的脚筋挑断,这才导致了今日的困局。

    “梁老匹夫,你们梁氏一族都该死,该被扒皮抽筋……”费听达荣喃喃地低吼道,目光凄惶,表情狰狞,就如同一条被赶进了穷巷的野狗。

    “大人,还请大人速速随我等退入城中安全地带,切切不可继续再此逗留。”此刻,米擒胜勇等人互望了一眼之后,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怯意。

    再继续留下,怕是自己等人说不定也会成为宋军的刀下亡魂,又或者是阶下之囚。

    “你们走吧,老夫既然接替了撒将军,成为一军之主,就该死战不退,希望能够多给你们争取一些时间。”费听达荣转过了头来,看到这些将军们的表情,哪里还不明白他们的意思,当下叹息了一声之后,缓缓地摇了摇头。

    “不行,大人您乃是我大夏柱石之臣,若是你有个万一,我等又有何面目去见陛下?”米擒胜勇大声地道。

    “不错,还请大人随我们一起撤离吧,若是再不走,怕是就要来不及了……”

    争执中,费听达荣半推半就的被一帮将军们给拖离了高墙,朝着东城的方向退去。

    在将军们的授意之下,原本只能乘载一百五十人的双层木筏,增加到了两百人,因为超重,甚至让将士们扔下了身上不必要的装备和干粮。

    不将的士卒除了一身铁甲和手中的一口刀之外再无他物,而且,开始渐渐的出现了因为登舟而引发推攘出现的落水事件。

    幸好被督战队及时查觉弹压住,但是,每一名此刻还留在岸上,城中的西夏士卒的心中,都升起了一股不详的念头。

    “战马!”此刻,刚刚被亲兵们簇拥着登上了一艘木筏的费听达荣刚松了口气,听着那河水拍击着那些在河面显露出一角的冰棱,还有远处那士卒们的喧嚣声,以及无定河东岸码头忙碌的场景,突然心中一凛。

    城中,足足有四万余匹战马,最开始之时,考虑的就是先将大军运送得差不多了,再将座骑运送过河。

    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计划没有变化快,而这几天来宋军的攻势,让费听达荣只能绞尽脑汁全神应对,都把这一茬给忘了。

    现在一想到,若是宋军陡然得到了这四万多匹战马,那岂不是等于让宋军四万步卒直接鸟枪换炮,变成了四万精骑。

    “快快快,拿纸笔给我,”费听达荣回头张望,此刻木筏已然都快要临近无定河中段,木筏之上,不仅仅有自己和麾下亲兵,还有近百名卫戍军士卒。

    若是此时折返,等于是让这只木筏又白跑了一趟。不过就在木筏之上,费听达荣草草的写下了一道军令,等赶到了无定河的东岸之后,交给了一名亲卫,让他乘坐木筏赶回西岸。

    告诉那些尚在西岸留守的将领们杀马,无论如何,不能够让这四万余匹战马落入宋军之手。

    只是,等费听达荣抵达了东岸,让亲卫赶回西岸,这一来一回,已然足足过去了近一个时辰的光景。

    而此刻,乌延古城的三面都同时响起了宋军那激昂的军鼓之声,还有那三呼万胜之声,那是宋国大军胜利之后最喜欢的呼喊,亦是宋国大军在决战之时的鼓舞怒吼。

    费听达荣,以及数千渡过了无定河尚未前往龙州的西夏将士们,此刻都只能够用一种绝望而又麻木的表情,看向那征尘渐起的无定河西岸。

    #####

    “前进,保持队型,第一排,放,第二排前进,放!”随着一声声的厉喝声,宋军前沿以刀盾手和枪兵列阵开路,在这道阵线之后,便是成千上万的弩手,扬起他们手中那软钢弩臂的神臂弩,向着城中泼洒着矢雨。

    西夏人只能依托着建筑物设法顽抗,但是为了躲避不知何时会降临到头上的乱石,抵抗显得那样的有心无力。

    而当北面和南面的宋军都进抵至了那已经倒塌的北门和南门时,西夏军队的士气直接就跌入了谷底。

    也不乏尚存勇气的西夏士兵负隅顽抗,但是,经历了连日来的音波攻击,身心疲惫的他们,根本就无法组织起太有效果的反抗。

    再加上,码头上的每一只双层木筏,都代表着一条生路。随着宋军的大兵压境,在那犹如暴雨一般的矢雨下,西夏人要么扔下武器,逃往码头,要么就干脆找地方藏起来,或者是绝望的迎着矢雨向着列阵而来的宋军发起最后的突击。

    折可适的判断果然十分的精准,在西夏人动用了最后的底牌突击失败之后,随着卫戍军以及一干高级将领们的纷纷离去,剩下的这些西夏士兵犹如一群被扔下的孤儿般绝望。

    数日以来夜不能寐的身心折磨,甚至让一些西夏士卒在放下了武器,被宋军看到押一边后,便不管不顾的直接躺倒在了不平整的地面上就那么呼呼的大睡起来。

    想比起那惊天动地的轰天雷声响,厮杀声又算得了什么,简直就像是毛毛雨一般的催人入眠。

    宋军的三面合围,摧枯拉朽一般的将西夏军队的反抗给弹压下去,然后就是在不停的俘虏,再俘虏。

    就在大军合围到了那码头跟前之时,码头上,尚有五艘双层木筏正在启程,只不过因为乘载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刚刚驶离码头,就有一艘木筏直接侧翻,近三百余名西夏士卒直接掉入了夹杂着冰凌的无定河中。

    而当行出了数十丈后,又有一艘因为撞击到了一块巨大的冰凌,虽然木筏并没有散架,却至少落水二十余人。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