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64章 又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
    第664章

    码头上,至少有七八千名西夏士卒,除了三四百人有勇气脱掉身上的衣甲跳入夹杂危险锐利的冰凌的无定河中,还有数百名朝着宋军发起了绝死的突击之外,剩下的人都扔下了手中的武器,沉默而又屈辱地跪倒在地。

    等到了王洋在吴七郎等人的拱卫之中,抵达了城东的码头处时,城内的战争,早已经结束。

    大宋此番作战,以不到两千人伤亡的代价,换来了杀敌五千余,俘敌两万三千余的大胜。

    另外,还有一个更大的惊喜,那就是,城内足足有四万一千八百余匹战马,尽为大宋所俘。

    唯一令人遗憾的就是,这四万一千八百余匹战马,似乎都显得很神经质,按着那位宋军骑兵之中的马倌经过了严格的检查之后得出了结论。这些马,看样子都被数日来不停炸响的轰天雷吓坏了。

    怕是得好好的调养上月余,方才能够派上用场。

    听到了这个消息,折可适既觉得惋惜之余,又忍不住捧腹狂笑,不光是他,还有一干大宋将军们此刻都笑得份外的古怪。

    唯一一个心情很不美丽的人,自然是音波攻击战的开创者王大官人。

    “我说你们这些家伙笑够了没有?如果不是王某有想出这个办法,把那些西夏蛮子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咱们能够这么轻易取得这场大胜吗?”王洋恶狠狠的扫了这帮子笑得没心没肺的兵痞们一眼,恼羞成怒的喝道。

    “此战的首功,当然是小王大人你的,这跟咱们笑不笑没有关系,折某就是觉得,马都让你这等战法给折磨成这样,何况那些西夏士卒。”

    “看看现在,那些被关在战俘营里的西夏降卒吧,被关进去之后,就没有一个不呼呼大睡,还能站起来的。”折可适指了指不远处在码头的空地上搭建起来的一个临时战俘营。

    还真是,除了那些警惕的看押着战俘的宋军士卒之外,里边的那些西夏战俘都是或躺或卧,一个二个睡得就跟猪似的。

    “不过话说回来,咱们能够获得这样一场大胜,也多亏得梁先生。”王洋决定不跟这些家伙叽歪,强行转移了许题到梁乙逋的身上。

    同样面带笑容,乐呵呵的梁乙逋听得此言,不禁一愕,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周围那些同样都有些不明所以的宋军将领,心里边打了个突,难道说……

    “怎么,诸位莫非忘记了这数万西夏人马之所以会出现在这乌延古城的原因了吗?”王洋目光扫过跟前这帮子大脑不太够用的肌**子们,智商上的优越感顿时犹然而生。

    “是啊,多亏得梁先生及时的高举义旗向我大宋投诚,方才能够让那西夏偷袭嘉宁军司的计划被挫败。并且还重挫了西夏兵马的士气,使得他们在洪州城下无功而返,不得不北逃往乌延古城。”折可适总算是想起了前因后果,笑眯眯地朝着那梁乙逋微微颔首笑道。

    说实话,大宋能够得以夜袭盐州成功,能够将百年前失去的大片疆域收回,又还能够在这乌延古城获得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一切的起因,都源于梁乙逋率军归宋,献上宥、洪二州。

    “其实还有一点,那就是,梁先生当时为了设法拖慢西夏兵马的脚步,将那些伤残战俘,一股脑的尽数弃之于洪州城外,使得原本以骑兵为主力,来去如风的西夏援军等于是背负上了一个巨大的累赘。”

    “不然,凭借着这里的四万余匹战马,这一只西夏大军得见无法夺回洪州,其实完全可以直接轻骑简从,直奔夏州而去,如若是那样的话,这只西夏人马,必然会成为我大宋拿下了宥、洪二州之后,时刻都需要提防的对象。”

    “可是,正是他们不得不需要帮助那近万名受伤的战俘,无法轻骑简从的情况之下,只能就近迁徙,才会在这无定河畔,距离洪州也不过一日路途的乌延古城,打的就是凭借城防固守,一面可以造舟船渡河而去。”

    看到那些渐渐回过了神来恍然大悟模样的将军们,王洋继续说道。“其实当时,他们还有机会,那就是将这些伤兵都安置在乌延古城之后,直接北遁。”

    “只是,西夏人太过自信了,他们自信野战无双,何况守城呢?重要的是,他们没有想到,梁先生和其麾下,亦会在如此之短的时间之内,就成为了我大宋的一大助力。”

    “结果就是,西夏大军败在了他们自己的骄傲上,亦败在了梁先生的谋算上。若无梁先生的这一先手,怕是就不会这一场乌延古城之战。而且此战之中,那些归降的汉军,无不奋勇争先,杀敌无数……”

    一干将军们纷纷颔首不已,原本对这些降将们满是鄙夷与轻视的将军们,总算是一改了往日面对面时的傲慢,而多了几份的认同与赞许。

    梁乙逋、李茂、温奇等人怎么也没有想到,王洋王巫山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为他们说话,为他们请功,这实在是让围拢过来的十余名降将眼珠子都有些泛红了,当然是感动的。

    李茂看向王洋的目光显得有些复杂,而温奇则是有些兴奋地将腰板挺得笔直,至于梁乙逋,脸上虽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但是心里边,却有些发凉。

    此人的眼光,实在是太过毒辣了吧,重要的是,在这个时候,当着在场的无数宋军将领和降军将领与士卒的面如此侃侃而言。

    分明就是一副视宋军与降卒一视同仁的态度,这下子,看看自己身边的那些降将们感动得就差点痛哭流涕的模样就知道了。

    那些脑袋里边除了肌肉就没有多少脑水的家伙,怕是让这位小王大人再多忽悠几下的话,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就会真的认同自己为一名宋人,而非降臣。

    那么,自己又还谈什么继续收拢人心,又拿什么去跟宋庭谈条件?

    “多谢王大人如此夸奖,梁某代将士们,多谢大人之嘉许。”梁乙逋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笑容不改,朝着王洋深施一礼,一副感激不已的模样道。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