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65章 表面笑眯眯,内心MMP的梁乙逋
    第665章

    “先生不必如此,你这样,可就太过折煞王某了。”王洋赶紧抬手扶住了梁乙逋的胳膊,阻止他拜下去。

    目光扫过了在这里聚集的那十数名西夏将军,还有在不远处好奇地围观的降卒将士们,这一刻,王洋觉得自己应该要说些什么。

    “梁先生,还有诸位将军,还有你们这些幡然悔悟,高举义旗,愿意为我大宋效命的士兵们。”

    “你们将自己视为汉人,视为大宋的子民,你们为我大宋所建立的功勋,大宋,定然会铭记于心,亦会将你们视为同胞……”

    折可适最开始有些懵逼,不太明白王洋这个时候发什么神经,突然说出一堆高大上的话来。可是很快便反应了过来。

    而同样,原本想要代表所有降军将士们,向王洋所代表的宋庭表达感激之情的梁乙逋脸上的笑容依旧,只是,若是熟悉梁乙逋的人才会注意到,他那双负于身后的大手此刻手背上青筋暴跳。

    王洋这货曾经在东京汴梁,将其在旧党集团之中,生生将声望值刷成仇恨,靠的不仅仅只是拳脚,更多的还是他那犀利的口才。

    而当他愿意去示好于某人时,那嘴皮子绝对是能把天上的鸟儿哄得乖乖落地,自己主动的钻进笼子还关好笼门。

    就如同此刻,在他那张口若悬河的嘴皮子前,能够听到他那嘹亮嗓音的至少有一两千名降卒,听得这些人既感动又激动。

    王洋的语言魅力,不仅仅让他们开始从心里边接受宋庭就是天下汉人自己的王朝,更认同华夏民族就应该是一家人,就应该团聚在一起开拓家园。

    如果不是因为战后还有很多的事务需要处置,王大官人绝对能够站在这码头前涛涛不绝一两个时辰不带喘气的。

    但是,他的这一番话,却深深地印在了这些降军将士的心里边,相信用不了多久,消息就会传播扩散开来,到了那个时候,哪怕是不能一下子让所有的降军将士都能够对朝庭完全的放下戒备心理。

    但是,至少让他们明白了,他们这些降卒,从他们归降大宋的那一刻起,他们已然成为了大宋的一份子,而不仅仅只是某一位将军手中的一枚棋子或者是筹码。

    这,或许方能够解释之前,为什么梁乙逋连连请战,都被王洋一直拒绝的原因。当他们明白并且认同了这个道理之后,那么,梁乙逋还想着拿他们当成自己的私有物品,或者是筹码的话。

    只会更加的激起那些降军将士内心的反感,甚至是反抗。毕竟梁乙逋现如今不再是那个昔日在西夏主掌军政大权,生杀大权在握的梁相国。

    他亦是降军将士之中的一份子,与他们其他人,并没有太多的分别。

    “看到了没有,梁乙逋那老小子的心情很不好。”等到诸将散去,开始各司其职时,折可适这货凑到了王洋的近前,小声地嘀咕道。

    “他的心情好与不好,否王某有多大的干系?”王洋一副友邦惊诧关我鸟事的表情。“我所要关心的,是这十万降军将士的心情好与不好。”

    “今日捧他一把,算是对他献出宥、洪二州的一种回报,但是,梁乙逋此人,久掌权柄,野心甚大,此人,实在不适合继续在我大宋边塞之地领军坐镇一地。”王洋目光落在了正在向远处走去的梁乙逋背影上,悠然地解释道。

    “你说的没错,梁乙逋此人,确有枭雄之资,让其继续在边塞之地掌握兵权,指不定又会是一个李元昊。”折可适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答道。

    “不过,那些降军将士之中,李茂此人多谋富智,而且治军严谨,在降军之中,素有重望,此人倒是一个将才。至于那温奇,最多也就是一个斩将夺旗的先锋大将。”

    听了折可适的分析,王洋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言之有理,王某也觉得那李茂不卑不亢,做事说话条理分明,若是能够留在边军,忠心为我大宋效命,倒是一件大好事。”

    “另外嘛,还有梁氏子弟里边,那位梁寿,我也觉得不错,若是能够在将军你的手底下好好调教个几年,说不定也是个将种。”

    “我说贤弟,你既然忌惮他爹,为何又对那小的另眼相看?”折可适不禁有些疑惑地朝着王洋询问道。

    “梁乙逋久掌权柄,不论是其思维方式还是行事风格,早已经成为了定势,想改是不可能了,倒是那梁寿,比小弟我也大不了几岁,正值年富力强,而且为人沉稳。

    若是能够让梁氏入职我大宋军伍,不仅仅能够让天下人看到我大宋对于那些愿意归顺我宋庭之人既往不咎的态度,亦能够感受到我大宋用人不拘一格的泱泱大国之风。”

    “当然,这些也就是咱们自己私底下聊一聊罢了,具体的,还是需要上奏朝庭,交由陛下决断才是。”

    “还是贤弟你想得更加的长远和周全,好了,既然此间无事,那折某就先去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一番,若是有什么事情,劳烦贤弟你着人过来唤我就是。”

    折可适心情十分愉快的哼着小曲离开了码头,而王洋此刻,却缓步走到了码头上,举目远眺向无定河的东岸,想了想,干脆把那望远镜给拿了起来。

    视线内,能够隐隐约约的看清那些西夏卫戍军的装束和衣甲,甚至还能够看到一些西夏士卒的表情显得很是沮丧。

    “可惜了,两万卫戍军,咱们拦下俘虏的不过两千余人。剩下的都是些西夏的地方军队。”吴七郎一副不无遗憾的表情嘀咕道。

    “若是能够有几艘大船在此,咱们说不定连对岸的那些家伙也给一锅端了。”

    “怎么,觉得还不满意?”王洋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这货。“要不要我给你五百啦啦队,就坐着这随时都会沉的破玩意过去,你自己上岸去跟那些西夏卫戍军单挑如何?”

    旁边的凌纵兴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反倒是吴七郎这货一向被王大官人毒舌吐槽习惯了,不以为耻的傻笑几声。“小的也就只是说笑罢了,话说回来,小的觉得咱们大宋的这千军万马,也抵不过公子您这一颗聪慧的头脑。”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