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68章 咱大宋的骑兵家底实在太薄
    第668章

    看到天子那副模样,孟氏想了想,灵机一动。“陛下,臣妾今日让人炖了一道羹汤,一会臣妾亲自去给皇祖母送些如何?”

    天子伸出了大手,握住了孟氏的柔荑,家有贤内助,果然是好啊,正所谓夫妻齐心,齐利断金。

    高滔滔已经不再垂帘听政,终于轻闲了下来,每日浇浇花,看看书贴,临摹书贴,偶尔还会在皇后孟氏的陪伴下,在花园里边闲逛。

    因为不再为了那么些国家社稷大事操劳,原本疲惫而又显得有些虚弱的身子骨,反倒显得好转起来。

    这才三四日不见,赵煦就愕然的发现,太皇太后脸上的气色已然是好了很多。

    “老身不需要那么操劳,自然精神头就好多了,晚上休息之时,也不会再做那些烦人的梦。”太皇太后笑眯眯地搁下了手中的毛笔,招手示意皇帝和皇后两口子到近前来坐下。

    “倒是官家你,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才是,看看你,这都显得憔悴了许多。”

    孟皇后拜见高滔滔之后,亲手呈上炖好的羹汤,高滔滔满脸慈祥地接过之后,喝了大半碗,这才停下。“皇后这手羹汤,果然熬得极有水平,不过,官家你该不会只是为了陪皇后过来探望哀家的吧?”

    赵煦揉了揉发紧的脸,无奈地苦笑道。“其实孙儿这里又收到了一份来自于陕西路的捷报,心里边颇有些发愁,特地过来向皇祖母请教来了。”

    “又来了捷报?”高滔滔亦是一脸错愕的看向笑得颇为无奈的赵煦。

    “这次该不会又跟王巫山那小子有关系吧?”

    “还是皇祖母您神机妙算,一语中的,的确跟王巫山有关系,您瞧……之前,撤离了洪州,退到了无定河岸边乌延古城的那五万西夏人马,被我大宋俘敌近两万之数,杀敌五千余,另外,还获得了四万一千八百余匹战马。”

    “……”高滔滔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拿起了这份捷报,仔仔细细地查看起来。待到看罢之后,脸上,亦露出了与赵煦几无二致的表情,似乎显得有些无奈,又有些哭笑不得。

    “他还真是够不消停的,居然又胜了,过去,但凡听到我大宋边军与西夏作战,稍有胜绩,哀家的心情就会十分的畅快,可是为何现如今,居然有一种习以为常之感?”

    “就好像此战之大胜,哀家反倒不太在意他俘虏了多少战俘,而是此战所获得的大批战马……”

    “这使用木、铁制作出来的元佑抛石机,居然可以将重达百余斤的石块,抛出近百丈之遥,好吧,他王巫山无论能够弄出多少新奇的事物,哀家也不觉得奇怪。”

    或许是经历了好几日的轻闲,现在终于有了机会,高滔滔连吐了好几句槽,似乎这才觉得心情舒畅一些,特别是看到了天子那张略显得有些憔悴的脸庞。

    高滔滔甚有一丝丝的兴灾乐祸,让你这小子成天喊着叫着要亲政,怎么样?累坏了吧。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高滔滔开始仔细盘算起来。“之前,洪德寨之战的述功,已然结束,但是宥、洪二州之战、盐州之战述功还没完成是吧?”

    看到天子赵煦点了点头,高滔滔砸了砸嘴。“现如今,这乌延古城一战,杀敌五千余,俘敌两万,得战马四万余匹,这是大功,两功齐述的话,的确也颇为难为啊,想必官家也正为此事烦恼吧……”

    赵煦也不跟自家奶奶客套,点了点头,起身在房中踱步。“毕竟这些功勋之大,朝野皆知,若是论功不能恰当,必然会引得朝野不满,然而……”

    赵煦看了一眼眼中满是鼓励之色的太皇太后,略一犹豫之后决定实话实说。“其实孙儿很担心,朝庭中的一些人,会见不得王巫山继续在陕西路建功立业,而借述功封赏,将其迁转其他地方。”

    “那官家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呢?”高滔滔微微眯起了双眉,此刻,皇后孟氏正乖巧在一旁边替高滔滔收拾着案几上的笔墨纸砚。一双楚楚动人的明眸时不时的微微扬起,扫过天子与太皇太后。

    “洪德寨之战后,孙儿恨不得第一时间让王巫山回朝,在孙儿身边为孙儿出谋划策。只觉得如此,才能够发挥他最大的作用。”

    “可是,被朝中诸臣留在了环庆之地,孙儿当时在想,如此也好,正好先让王巫山多一些地方治政之经验。”

    “可不曾想,他这位环州知州,却在短短两个月不到的功夫里,先是献策以说降西夏相国,致使梁乙逋率领十万之众,以宥、洪两州归我大宋。”

    “更是与折可适轻骑简从,夜袭盐州得手,使我大宋拓地千里,复了百多年前失去之旧土……”

    “……而今又在乌延古城之下,临阵研发出了元佑抛石机这种不逊于床弩的利器。击溃了最后一只残留在宥、洪二州之敌,俘敌两万余,得战马四万余匹。”

    “就单说战马,洪德寨一战,我大宋得战马六万五千余匹,梁乙逋献城、夜袭盐州之役,我大宋不但得了十万降卒,更获得了超过五万匹战马,再加上乌延古城,单单是战马之所获,使我大宋足可以装备起一只超过十万之数的骑兵。”

    “我大宋缺牧马之地,战马更是稀少,先帝时,尚有马近十万之数,而今我朝常备骑兵,京中不过一万,诸边地,多则五六千,少则两三千之数。凑一块,都还不足五万……”说到了这,赵煦的表情显得十分的感慨。

    “我大宋自西夏夺土自立以来,失了河套养马之地,使得我大宋战马极为稀缺,每年都需要靠耗费重金采购马匹,而且良驹甚少……”

    高滔滔一面听着赵煦之言,一面微微颔首不已,而心里边既吃惊,又欣慰。吃惊的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少年天子所言,不仅仅只是指向战争的胜利与否,而已经把其注意力放在了战争的得失上面。

    更还由此,直接联系到了大宋王朝的军事力量,并且对于大宋的重要军事力量了解得颇为深入,不然,也不会张口就来。

    亦言明了这连番大胜之后,大宋与西夏之间的实力此消彼长,西夏已经在连番的大败之下,不但损失了大量的精锐士卒,更失去了大片的土地,国势已然衰微到了一个极为危险的地步。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