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84章 同样在岗位上兢兢业业工作的赵佶
    第684章

    “北辽是疯了吗?居然敢如此大言不惭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当我大宋是什么,当我大宋是他北辽的臣子,还是他的奴仆?”赵煦一脸怒气,愤愤不已地吐槽道。

    身边坐着的,则是也刚刚新婚不久的赵佶,不远处,皇后孟氏正在与赵佶的妻子端王妃王氏小声的聊着什么,时一时会朝着这边望一眼。

    “官家息怒,北辽向来妄自尊大,他们一贯如此,您没必要为了他们的狂妄之言气坏了身体。”刚刚成婚没过多久的赵佶或许是这几个月以来,一直在忙碌于军器监的政务。

    倒是少了过去的跳脱,多了几份沉稳,只是现如今,他的鼻梁上,架起了一副金丝眼镜,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诡异。

    不过赵佶也是没办法的无奈之举,谁让他这些日子以来,对于那些基础物理,基础数学,基础几何太过爱不释手,甚至都快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白天工作之余看书,自学,到了晚上,更是努力的学习着这些他过去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知识。

    这可是古代,没有电灯泡,这货又没有人提醒他要注意用眼,结果就是,短短数月的光景,眼睛从正常,直接上升到了需要戴着眼睛才能够看清东西的地方。

    前段时间,赵佶去信给王巫抱怨他现如今需要靠近才能够看清字迹时,王洋就明白这家伙已经变成了近视眼,赶紧给他去信,让他注意保持视力,另外嘛,自然是让这家伙去那眼镜坊里边挑了一副适合的眼镜。

    并且告诉赵佶,眼镜这玩意,戴上了就千万别摘掉,这样至少能够让你眼睛的度数稳定,不然,度数会越来越重,到得后期,瓶底厚的镜片,都没有办法让你看清世界和美娇娘。

    这倒是把赵佶给吓得不清,终于开始警惕了起来,除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平时根本就不敢摘下这能够让他保持视力的眼镜。

    “但是现如今,我大宋与北辽的交界之地,北辽的大军,已经开始调动,边寨的奏报,如雪片一般,为兄我又怎么能置之不理呢?”赵煦无可奈何地叹息了一声道。

    “我大宋与北辽之间终究是和平得太久了,北辽一有动作,便把咱们的边军给吓得不轻,哼!”

    赵佶用很中二的手势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依臣弟之见,北辽最多也就只是想要动过兵马的调动来试探我大宋的反应,他们根本就不愿意与我大宋兵戈相见才是,不然,为何不再我大宋与西夏交战正炽之时,就遣兵南下?”

    赵佶虽然当皇帝不行,但是人却足够聪明,认真学习之后,掌握的知识越来越多,分析起情况倒也有了自己的见解。

    “咦,十一郎你也是这么想的?”赵煦忍不住面露赞许之色,看向了赵佶道。

    赵佶有些腼腆地一笑。“这些日子以来,臣弟一直在与巫山先生同信,先生偶尔也会说起他对于我大宋、西夏、北辽之间的三角关系,臣弟看得多了,倒也有一些浅见,官家不见笑就好。”

    “王巫山也跟朕聊起来,说是北辽现如今帝不主政,置万民于不顾,嬉于游猎,而臣子欺上瞒下,徇私舞弊,贪污**,让整个北辽政坛几乎成了一摊烂泥。”

    “而且现如今北辽对北部的诸多部落欺压甚重,诸部反抗此起彼伏,而北辽朝庭**,兵马更是久疏战事,连战连败。

    无奈之下,只能采取扶持一部份的部落为其驱使,输以甲具刀兵,着其助辽以定边患,长此以往,当那把刀磨得太过锋利,北辽,就很有可能会被这柄利刃所伤。”

    “这样的局面,其实现如今已经看出了端倪了,只惜,朝中这些重臣,他们的目光过于短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些国之大势,只是觉得北辽兵强马壮,我大宋恐难与之为敌。”

    “甚至有些臣工还认为,既然北辽来势汹汹,我大宋就应该息事宁人,免起兵戈。”赵煦的内心十分的郁闷,没办法,虽然自己是皇帝,但是做事的还是那些大臣。

    哪怕是他的意志十分坚决,但是那些满朝的大臣就跟一堆苍蝇蚊子似的成天嗡嗡嗡的叫个不停,谁都得心烦。

    现如今的他,终于体会了了主政的难处,若非意志坚定之辈,就很容易会被朝臣的意志所左右。

    赵煦的很多郁闷,是不能够告诉臣下的,偶尔只能够跟太皇太后吐几句槽,而真正的倾诉对象,一个是皇后孟氏,另外一个就是这位十一弟端王赵佶。

    毕竟这些话,若是传扬了出去,必定会引起大宋的朝野震荡,所以,根本不能向外言之。

    也唯有枕边人和自家兄弟才能够说一说,倾诉一下自己的烦恼。重要的是,赵佶这位十一弟很是认同自己的观点,所以,只要有闲暇之时,赵煦必定会诏赵佶入宫谨见,然后哥俩一边喝酒一边吹牛逼一边顺便吐吐槽,很有共同话题。

    “……对了,这些日子,那滑轮组和床弩弩臂的试验,弄得如何了?”吐完了槽,心情明显见好的赵煦突然想到了赵佶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忙碌的那个课题。

    也就是如何将滑轮组与大宋的床弩结合起来,利用滑轮组的省力,如何使用更少的畜力和人力,在最短的矩离和时间里将床弩张弦然后射击。

    至于床弩的弩臂试验,是在考虑将弩臂更换成比神臂弩的弩臂更厚实更坚韧的软钢弩臂,如此一来,不但能够减少弩臂的制作时间和工序,还能够让床弩的制作周其缩短,提高效率。

    赵佶的脸上不禁多了几分的得意。“官家放心,七号样机已经制作完毕,经过测试,其射程完全可以达到八牛弩的夸张射程……”

    “而且七号样机只用了两根软钢弩臂,若是采用三根软钢弩臂,相信其射程可达千步之遥。”

    “千步……那岂不是要比咱们大宋现如今最强的八牛床弩还要强上三成?”赵煦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面露惊喜之色。

    “是的,不过这只是预估,而且咱们的五号样机只用了一根软钢弩臂,其射程最远可达三百七十步,而且五号样机,连同弩架,总重量不过一百八十斤,而且体积不大,容易拆卸,完全可以随大军行动。”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