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85章 天下皆是元佑物,人人皆识王巫山
    第685章

    “至于那滑轮组,目前已经正在五号机上测试,效果极佳,只需要一人之力,便可以将弓弦拉至固定位置,只是,木质的滑轮,很容易损坏开裂,而铜质的滑轮效果也不好。”

    “现在正在着工匠们试制钢质的滑轮……”随着赵佶的介绍,赵煦频频颔首不已。“好,相当不错,不过,你莫要忘记了王巫山的交待,切记保密。”

    “臣弟知道了,不过话说回来,过去咱们的官员,对于这一方面,的确太过粗心大意了。经过巫山先生提醒之后,臣弟的确发现了不少的异常,其间还抓到了几个探子,另外,在工匠里边,也有好些有问题的。”

    “经交予禁军盘问,大部份是来自辽国,还有西夏,甚至是倭国的探子,着实把臣弟给吓得够呛。”

    “臣弟在想,若是咱们大臣的这些新研发的武器,也落入到了北辽的手中,对于我大宋而言,绝对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北辽的国力,与我大宋相差不多,他们也有足够的人力和物力……”

    赵煦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不错,所以告诉禁军那边,让他们给朕看好了,切莫出现问题。对了,为兄这里还有一件好东西,你且来看看……”

    说到了这,赵煦招了招手,示意旁边那名一直捧着一个木匣子的宦官走到近前,拿过了木匣子递给了赵佶。

    赵佶揣着一肚子的疑惑打开了木匣子之后,露出了里边的几张图稿,看到那细而又笔直的线条,以及旁边熟悉的字迹,赵佶不禁道。“这是巫山先生呈来的?”

    “嗯,你先看看,这是巫山先生在战阵之上灵机一动而发明出来的攻城机械……可将重达一百五十斤重的重物,抛射到百丈之外。”

    “这,这居然灵机一动发明出来的……”赵佶听得此言,脸都黑了,特么的巫山先生你能不能别那么勤奋好不好,小弟我在这边鼓捣了几个月才出点成绩,结果你倒好,战场之上灵机一动又搞发明创造,你这不是在抢小弟的饭碗吗?

    看到了赵佶那副受打击的沮丧模样,赵煦这位少年天子不由得兴灾乐祸的笑出了声来。“好了,你也不必如此,王巫山终究不是非常之人,你若是想要跟他比,那是自讨没趣,就算是朕,也是得碰一鼻子灰。”

    赵佶点了点头,开始认真地看起了王洋关于元佑抛石机的结构图样。很快便沉浸入其中,眼镜后边的两眼里边精光逼人,啧啧有声不已。“这倒也是……嘶,原本是这个原理……厉害,真是厉害……”

    赵佶认真无比地一张张的结构图样看着,就连旁边的小字详解也都认真的读罢,良久这才如释重负,满脸佩服的摇头道。

    “……果然,巫山先生真乃神人也,如此简单,却又如此有效的机械,绝非常人可以设计得出。”

    “是啊,朕特地询问了信使,信使言及,当时韩相也是半信半疑,不过经不过王巫山的蛊惑,最终还是从洪州调派了大量的木材和工匠过去,结果短短数日,就生生给制作出了四台元佑抛石机。”

    “正是这四台可以将重达百余斤的巨石掷出百丈之远,才能够轻而易举地摧毁了乌延古城的城墙城门,使得西夏兵马失去了守城之利,我大宋虎贲才得以在短时间之内,破了乌延古城,获得大胜。”

    听得悠然神往的赵佶不禁下意识地吐了一句槽。“元佑抛石机,果然又是这样的名字。”

    “哈哈,是啊,又是这个名字,话说回来,幸好朕临朝亲政之时,未改年号,不然,这元佑抛石机,怕是又得改名字喽。”赵煦不由得捧腹大笑起来,心情很是愉快。

    不过很快就看到了赵佶一副突然之间目瞪口呆的模样,不禁伸出了手拍了拍赵佶的肩膀。“十一郎你这是怎么了?”

    “官家,臣弟在想,自臣弟认识巫山先生至今不过一年有余,可是至今,巫山先生所发明创造出来,于国于国有大用之物,怕是已经有不少了。”

    “若是照此以往,等十年二十年之后,真不知道,巫山先生还会鼓捣出多少新鲜事物来,到了那时候,岂不是天下皆是元佑物,人人皆识王巫山?”

    “天下皆是元佑物,人人皆识王巫山?”赵煦也愣住了,然后反复地咀嚼着这两句十分应景的话,不禁再一次放声大笑。“好一个天下皆是元佑物,人人皆识王巫山。来人,备下笔墨,朕要把这两句话写下来,寄给王巫山。”

    “啊,官家,这,这不太好吧?”赵佶不由得愣住了,自己这两句歪诗,居然要被官家录于纸上还要送给巫山先生,那也太丢脸了吧?

    “有什么不好的,朕就是希望他王巫山能够为我大宋发明创造出千千万万的元佑物来,到了那时候,天下皆知王巫山,亦是我大宋之喜,亦是朕之荣耀。”赵煦却满脸欣然地提起了笔,头也不抬的龙飞凤舞起来。

    “……朕决定,元佑这个年号,将会一直用下去,年号之更易,不过是个形式罢了,重要的是,朕想要去做什么,该做什么。”

    看着一面写字,一面述说心声的赵煦,赵佶的心中也是震动不已,越来越发现,自己的九哥的形象似乎也越发地变得高大了起来,也比起未结识王巫山之前,已然是成熟得太多太多。

    赵煦写罢,还特地地署名用印,着人先收好,等到自己给王洋写信之时,再一同寄去。

    “陛下,辽国的使节又来了,而且还是带着西夏使节一同来的。”这个时候,一名宦官急匆匆地了过来,在赵煦的耳边小声地说道。

    “辽国使臣是何人?”赵煦忍不住眉头一皱。“若还是那个蠢货,朕倒觉得没有见的必要。”

    “陛下,已经换了,此番前来的乃是辽国北院宣威使萧兀纳,西夏来使是枢密院副使颇超信德。”

    “哦?想不到北辽这一次,总算是不再那么儿戏了。既然如此,先他们安排下来,待明日早朝之后,朕先见上一面,看看北辽又想要弄什么妖蛾子,还有那西夏使节,又想要干什么……”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