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88章 北辽和西夏耍得一手好算计
    第688章

    王大官人终于在环州渡过了十五天的幸福时光之后,拍屁股辞别了苏东坡,领着家眷,在二十二名亲兵,以及折可适派遣来的两百精骑的拱卫之下,先抵达了盐州。

    将家室安顿在盐州之后,王洋这才快马加鞭,直奔洪州而去。他需要赶到洪州,也即将准备启程前往河东路的河东路经略安抚使韩忠彦进行交接。

    “老夫总算是等到你来了,快快坐下,怎么样?新婚燕尔没多久,就要开始奔波劳顿,累坏了吧?”韩忠彦示意王洋坐下之后,笑眯眯地打量着王洋道。

    这家伙果然是年轻人啊,新婚十余日之后,又连着奔波至此,还是那么神采奕奕,让韩老相公不得不感慨年轻真好。

    “还好吧,这些天都没什么事情可做,反倒是闲得有些发慌了。”王洋笑答道,两人正闲聊的当口,折可适与种师道、种师和兄弟二人匆匆地赶了过来。

    王洋赶紧起身相迎,寒暄之后,几人再一次坐定,韩忠彦清了清嗓子,表情显得严肃了许多。“种将军,你且来说说,现如今降军将士的情况。”

    种师道站起了身来,清了清嗓子道:“经过了咱们的择优汰劣,近十万降卒之中,留下了六万之数,另外淘汰下来的共计三万八千七百六十二人。”

    “这些人中,有放牧经验,并且愿意接受转职为我大宋在这三州之地成为的官营牧场内放牧的约有一万五千七百三十四人,剩下的两万三千零二十八人则会整编入厢兵。”

    “所整编出来的三万降卒,一半会随韩相公进入河东路之后,与河东路边军进行混编,驻守河东路。”

    “另一半,苏学士之前来信曾经言及,其中一万五千人留予以小王大人,另外一万五千,则南下环州,与我陕西路边军混编之后,镇守陕西路。”

    “至于降将之中,之前小王大人提出来的李茂、梁寿、梁佐,以及斛毡等降将,将会留在这三州之地,其余的降将,一部份则会跟随韩相公往河东路,一部份则随降卒南下,赴苏学士麾下听命……”

    “而盐、宥、洪三州,连同降军的一万五千人,共驻军五万之数,其中步卒三万五千,骑兵一万五千……”

    种师道足足介绍了近两柱香的功夫,这才把情况给介绍完,然后是折可适发言,现如今宥州则是种师和,也就是种师道的亲弟弟。

    而驻军洪州的驻军将领姓黄,正是当初领兵来援洪德寨的援军主师黄守信,至于盐州则是折可适亲自驻扎。

    而大军的分配是,三州之地,各一万人,然后五千步卒则会分布于三州的各寨堡处。另外一万五千骑兵之中,三千驻于宥州,两千驻于洪州。剩下一万精骑,则是作为机动力量,不过一般情况下,则是留驻于盐州之地。

    毕竟相比起宥州与洪州而言,大宋西北部唯一产盐区的盐州要更显重要得多,而且盐州距离兴庆府不过五百里地,所以,盐州必然会是日后西夏进攻的最重要攻击点。

    自然,盐州也将会是王洋这位三州经略安抚使的治所所在,亦是折可适这位三州防御使的驻地。

    商量讨论了好半天之后,那边,韩相公清了清嗓子开口言及了这三州的情况,也就是关于大宋夺取了这三州之后,但是留下来的那些夏国百姓的问题。

    大宋夺取了这三州之地后,那么顺理成章的,这些没能来得及逃走的夏国百姓,现如今正在惶惶不安中渡日如年。

    使得现如今三州之地,百业凋零,民不聊生,若不是大宋以统治为目的,而不是为了赤地千里,怕是这三州的百姓早就已经尸横遍野。

    宋国的军队虽然不敢说秋毫无犯,但是好歹军纪严明,而且是为了拿下这些地方之后好好的经营,所以,拿下三州之后,几乎未曾扰民,而且还连连发下安民告示。

    但问题在于,这三州之地中,约有六成半是党项人,另外还有一成半是蕃族,另外两成左右是汉民。

    而宋国当然是汉人,所以,那些没来得及逃走的三州百姓之中,汉民对宋军的态度是最好的,也是最先适应的,但是蕃族和党项人则不同。

    甚至于,有些心有不甘的党项人和蕃族在暗中勾联,若不是暂时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异动,再加上现如今他们也算得上是大宋治下之民,各州驻军都恨不得把这帮子家伙先挑一些跳骚的货色拿来杀鸡敬猴。

    介绍到了这,韩忠彦颇有些如释重负地冲王洋笑眯眯地道。“……可惜老夫也未曾遇上过这样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看样子接下来,只有看小王大人你的治政手段了。”

    唔,为啥子这老货的表情很像是在兴灾乐祸呢?王洋保持着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心里边忍不住暗暗吐槽不已。

    头皮也隐隐发麻,看样子,自己的担子真特么的真是够重的,只是,也不知道自己等人的联名上奏到了朝庭没有,如果到了,希望能够通过,如此一来,自己也才好治理这三州。

    不然,在这些夏国之民占多数的地方,想要让他们完全归心,怕是没个三年五载是没有办法,问题是自己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当知心姐姐或者是解忧老大伯吗?

    就在王洋怀着吡了汪的心情感慨万千的当口,却有人来禀报,天子信使刚至洪州,有一封八百里加急的急信要交给王洋。

    听得此言,厅中所有人都不禁眉头一跳,韩相公也都站起了身来,很快,满身烟尘,满脸风霜的信使朝着王洋一礼之后,恭敬地从背上取下了粘着羽毛的木匣子递给了王洋。

    王洋告了个罪,径直拿起了木匣子走到了一旁,打开之后取出了里边大宋天子的亲笔书信仔细地看了起来。

    不大会的功夫,王洋便看完了这封言简意骇的书信,不禁眉头大皱。而韩忠彦等人面面相窥,只是,天子给王洋的书信内容,若是单独写给其的,自然不好询问。

    倒是王洋这货谢过了信使,让其先去休息之后,拿着书信走到了韩忠彦等人近前。“北辽和西夏耍得一手好算计啊,韩相您请看……”

    韩忠彦接过了信仔细一阅,不禁也眉头大皱起来。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