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89章 抹着眼泪喝王某人的洗脚水吧
    第689章

    韩忠彦忍不住蕴怒地闷哼了一声之后,愤愤地吹着胡子道。“好毒辣的计策……”

    种师道与折可适也凑到了近前一观之后,两人的表情也变得如同患上了重症便秘一般,若不是顾忌着韩相公这位老持沉重的老大人在此,怕是折可适都想要拍桌子大声的问候西夏国主李乾顺的十八大祖宗了,当然肯定是问候异性。

    种师道一边摇头一面叹息,也是郁闷得紧。“实在是,咱们辛辛苦苦的抓来了那么多的西夏士卒,眼看着就要让他们为咱们大宋修建水泥直道来着,结果,居然就要将他们归还回去……”

    折可适的脸色阴沉得可怕,闷哼了一声冷笑连连。

    “等于是咱们大宋替他们白养了好几个月喽?哼,早知道如此,那些伤兵就不该给他们治疗,让他们听天由命才好,结果倒好,回去之后,又是活蹦乱跳的西夏武士,指不定来年又会提刀来跟咱们大宋干上一场。”

    种师道认真地看到了书信的结尾,将书信交还到了王洋的手中之后,忍不住有些小期待地朝着王洋问道。“对了小王大人,陛下既然是问策于你,不知你可有什么良策解决此事?”

    “此事,且容我想想……放还那七万五千西夏战俘,那简直就是纵虎归山,这样折本钱的买卖,实在是做不得。”王洋深吸了一口气,紧皱起了眉头,在房中缓缓地踱起了步来。

    其余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王洋的身上,带着几分的期盼。而王洋走几步,就停下脚步,然后再看一眼书信上的内容,然后又若有所思的走上几步,想了想,又看看书信上的内容,如此重复。

    而韩相等得有些心焦,干脆三人凑在一起嘀咕起来,只不过,三人商量了半天,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事根本就无办可解,大宋朝肯定不可以置那些被掳掠的百姓于不顾。

    所以,只要北辽和西夏的使节一旦将此事宣扬开来,那么,宋庭哪怕是咬得嘴皮子出血,都只能作强颜欢笑状,举双手表示赞同,愿意让那些背井离乡的百姓能够回归故里而付出代价。

    就在三人苦思无计,长吁短叹之时,就听到了一阵桀桀桀桀,犹如那盘旋在月夜枯枝上的猫头鹰一般的惨人笑声传来,吓得三人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个激灵转过了头去。

    就看到了王大才子双手负于身手,耸着双肩在那里怪笑连连,三人一脸黑线地互望了一眼,心说这货该不会是思考问题过度脑子出毛病了吧?

    “西夏想要换,那就来换吧,不就是互相伤害吗?桀桀桀桀……”王洋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继续诡笑不已。

    三位大宋重臣汗毛都立了,特么的这货该不会真有毛病吧?

    “我说巫山贤弟你这是干嘛?想不出办法没关系,你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折可适不愧是关心兄弟的好哥们,第一个窜到了王洋的跟前,仔细地打量着王洋的面容肌肉群是不是在神经质的抽搐。

    “……我说兄台,能不能多对我有些信心?像我这样身心都十分强大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事?”王大官人当场眼角都立了,特么的自己为国呕心泣血,喜得良策,结果居然被这货当成精神病患者。

    要不是考虑这家伙披挂着一身的铁甲,王洋都很想把这家伙给按倒在地板上暴打一顿,以示自己是身心强健,能够正在硬刚大宋武状元的超级双料文武冠军。

    “难道王巫山你想到办法了?”韩忠彦也走了过来,好奇地问道。

    “不错,下官已经想到了应对的良策了。”王洋的脸上,露出一个胸有成竹的笑容。

    “咦,我说小王大人,什么样的办法?莫非,你是想要效法梁乙逋的损招?”种师道砸了砸嘴,以王巫山那副鬼鬼崇崇的模样,总感觉这家伙的良策有问题,该不会是用什么阴险的招数吧。

    “怎么可能?我王洋王巫山可一向洁身自好,再说了,事关国家之信誉,我怎么可能那么干呢?我可以打保票,那些交换过去的,除了那些原本的伤者之外,其他人等一定是全须全尾。”

    王洋说得十分的大义凛然,听得在场的三个大佬爷们脸色却越来越黑。

    “我说贤弟,你这良策到底良在哪儿了?难道你觉得让那六万余的战俘那么活蹦乱跳的回到兴庆府,会跟你来个君子之约吗?”折可适没好气地道。

    “你们都想哪去了?我有说要拿那些身体倍棒,干活绝对是壮劳力的战俘去跟西夏交换了吗。”王洋没好气地闷哼了一声道。

    “王巫山,你若是再卖关子,老夫可真要生气了。”韩忠彦急的都想拿茶杯朝着这厮的那张俊朗脸庞招呼过去,这丫的太气人了。

    “嘿嘿,老大人还请息怒,其实下官的良策,就落在令老大人之前心烦不已的那些夏国百姓身上。”王洋这才干笑着解释道。

    “!!!”在场的三人全都一脸懵逼地看向干笑不已的王洋。

    “你是说,那些现如今居住在这三州之地的夏国百姓?!”韩忠彦这位老司机最先反应了过来,原本习惯性迷起的昏花老眼陡然间瞪得溜眼。

    “正是,之前不是还跟下官说起那些家伙不安份吗?既然不安份,那么就说明,他们不愿意呆在我大宋治下,为我大宋的顺民……”

    “而西夏这些年来,掳掠了我大宋不少的百姓,按陛下所言,约有十数万,咱们这里,夏国百姓也有十五万九千七百三十六口,亲近我大宋的汉民,只占到两成,还有中立摇摆不定的蕃民约占一成半。而党项百姓足足占到了十一万之数……”

    “好,现在西夏既然想要与我大宋交换掳掠的百姓,那就交换呗,咱们这里的人数,似乎更多一些吧?”

    “北辽和西夏机关算尽,到头来,也只能抹着眼泪喝王某人的洗脚水,跟我斗,桀桀桀桀……”王洋仍旧在阴笑,只不过他那副阴森诡笑的模样,落在在场的另外三人眼中,却显得那样的顽皮可爱。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