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698章 盐州、环州水泥直道开工典礼
    第698章

    看到马尚答应了一声之后仓皇而去,赵煦这才摸了摸自己那张已经有些发烫的老脸,特么的,吓朕一跳,还以为自己是不是身体有毛病,要么就是自己的心脏出了问题了。

    结果倒好,居然是因为一碗粥的原因,赵煦失笑地摇了摇头之后,一想到今天在与诸位臣工的互怼之中,连连大捷,心情也顿时愉悦了许多。

    而今天的斗智斗勇实在是太特么的紧张刺激了点,所以才会让赵煦会在朝会之后显得如此的疲惫无力。

    不禁想到了王洋王巫山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与人斗,其乐无穷。而今看来,与这些看不顺眼的臣工们斗智斗勇胜利之后所获得的成就感,果然是让人身心愉悦之极,实在快哉。

    可惜王巫山不在,不然,定要与他浮上三大白不可。

    #####

    塞北的春天,春寒料峭,但是,终究气温都已经在零度以上,只要水不再结冰,那么水泥工程便可以提上了日程,而七万五千战俘之中,有近万之数因伤未愈,仍旧留在环州城外的战俘大营之中将养。

    剩下的六万五千人,王洋要来了一万战俘,而今天,春光正好,阳光明媚,却是开工的好日子,只不过在这个时代,开工典礼十分的简单,只是按个案几,摆出五畜祭祀一番,保佑工程顺顺利利,然后王洋还很恶趣味地拉来了一帮官员担当剪彩嘉宾。

    一帮子文臣武将哭笑不得的站在一根红绳前,笨拙的用那剪子剪断了红绳,以示开工。

    别人的感受,王大官人可没功夫理会,只要他觉得开心就好,倒是把藏在人群之中看热闹的三女给笑得够呛,自然很清楚这是自家官人的某种恶趣味。

    “好了,诸位大人,多谢诸位前来捧场,工程一定能够顺顺利利。对了修德兄,这盐州的民政,还有盐州境内的盐池经营,可就要多劳烦你费心了。”王洋热情地跟这些文武道谢之后,目光落在了一位老熟人的身上。

    这位正是昔日的端王府属官,而今却因为王洋之言,又有端王赵佶举荐,现如今已然成为了盐州通判的高俅高修德。

    高俅的本事,王洋还是很清楚的,所以才会放心地向天子提议将此人要过来。而高俅也很清楚,自己能够出现在此,一跃成为了盐州通判的原因。

    听闻此言,自然不敢怠慢。“先生放心,下官一定会小心谨慎,不敢行差踏错,不教先生失望。”

    “修德兄不必如此客气,这里又不是官衙,你我弟兄相称便是。”王洋爽朗一笑,拍了拍高俅的肩膀说道。

    “好吧,那高某就不客气了。”看到如今贵为开国县公,三州经略安抚使的王洋还是一如过往般,高俅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主要还是王洋那一个个显贵的身份带给自己太多的压力,甚至让他都有些喘不过气来。短短不到半年的功夫,就已经成为了从三品的勋贵,这样飞黄腾达的速度,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又跟高俅聊了几句之后,高俅便因为公务而匆匆地离开赶往盐州而去,而王洋则跟折可适等一干人等看向了此刻正在忙碌不已的那些工匠,还有那些倒霉的战俘们正在平整着土地。

    “我说贤弟,你年内就能够完工这话是不是说得太早了些?毕竟这是修路,而且之前你说还得开挖山梁”折可适看着这虽忙不乱,无数柄锄头纷扬落下的场面,不禁朝着王洋问道。

    “当然没有问题了。之前,苏学士就已经对于修建水泥直道留上了心,而且之前已经将不少的远佑水泥调运到了盐州。

    经过之前的勘测,从盐州州城到环州州城修建的水泥直道将会长达四百里,咱们这边只需要负责抵达秦驼口的一百八十三里就可以,由环州向北的则由苏学士那边来负责,两千人大概需要花费三个月的时间,便可修通。

    只是为了尽量的减小道路的坡度,此刻正有三千战俘正在那几道过高过陡的山梁正在开挖山体,争取把坡度能够降低到一个足够平缓的程度,所以我把预估的工期再加上三个月,六个月,足够了。”

    “三丈宽的水泥直道,长达一百八十多里地,半年搞定?”折可适不禁吸了一口凉气。

    “三丈宽指的是路面宽度,左右各一丈五,而中间会空出一块宽约两尺的隔道,仿佛车辆胡乱行驶,阻隔交通,另外两旁的道边还会修出各宽三尺的沟渠。”王洋看到折可适那副很惊讶的表情,不禁失笑道。

    “你也不想一想,咱们之前可是做了好几个月的准备工作了,那此战俘已经砸了好几个月的石子,给咱们已经储备了不少的石料。

    之前最大的问题是缺乏运输工具和畜力,可现如今,咱们有了那么多的牛马,而且还新制了三千辆独轮车,五百辆两**车……”

    听着王洋那唾沫星子横飞,信心十足的模样,折可适忍不住也在心里边掀起了波澜。“话说回来,若是能够在半年之内修通从环州到盐州的水泥直道,那么咱们的大军往来,可就真是如履平地了。”

    “既然如此,那你干嘛不向苏学士多要些战俘过来这里,顺便再把通过宥州与洪州的水泥直道也一块修起来。”

    “我也想多要,但是你觉得现在就以咱们三州之地的状况,适合再多要吗?”王洋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盐州州城上。

    “现如今,盐州城内的那些党项百姓,对我大宋的统治表面看似恭顺,实则仇视,这些日子以来,与蕃民和汉民之间的冲突越发的明显。而且还有不少的党项人暗中勾结串联……”

    “若不是为了维护治安,稳定局势,王某有时候都想请兄台直接带兵入城,将那些党项百姓尽数驱逐。可惜,这顶多也就是想一想罢了。

    方才高俅还告诉我,至他接手盐州至今虽然不过五日,却已经发现了十余起逃户事件,不过还好,绝大部份的逃户都被捉拿回来。”

    折可适的双目不禁一寒,搭在刀柄上的大手微一用力,鞘中发出了一阵渗人的,犹如磨牙一般的声响。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