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08章 人机竞技,这又是什么鬼招数?
    第708章

    从唐时至今已然过去了数百年,但是技术仍旧未有寸进,所以这种玩意在西北边陲只会少量种植。可是突然听闻了王洋这货又搞出了什么神奇的机械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之后。

    高世则第一时间就是让随从去买来了几百斤棉花摆在了自己的住所里边,绞尽脑汁地考虑怎么把那棉籽去除。

    结果就是,整整两天,屁的线索都没有,更别提能够想到解决棉花脱籽的办法,让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很谦和谨慎,实则心高气傲得紧的高世则就差拿脑门去门缝了。

    夹杂在人群之中的他,相比起其他人而言,表情既没有看热闹的那种嬉嬉哈哈,而是显得很沉肃,就像是一位勇士,在对面劲敌时一般的慎重与严谨。

    此刻,顶着两只犹如国宝大熊猫一般的黑眼圈的王大官人此刻正坐在厅内喝茶,先赶到的那些官员们已然陆陆续续的坐在了厅中,而厅内,此刻正摆放着两台被红布给完全遮盖住的一大在小的事物。

    这些,想必就是这位王大官人花了近三天的时间才制作出来的棉花脱籽,哦不,是元佑轧花机。

    “诸位大人都到齐了是吧?既然如此,那便开始吧……”王洋呵呵一笑,站起了身来,精神抖擞的绕场一周,这才走到了那两台被红布罩着的事物跟前,用力的一拉。

    唰的一下子,两块红布被扯开,露出了两台连漆都还没有上的元佑轧花机。“这些,便是王洋这几日呕心泣血,日夜不眠所换来的成功:元佑人力轧花机和元佑水力轧花机。”

    这两个名字,几乎同时都印进了所有人的心中,折可适第一个跳了起来。打量着这些造型古怪的机械。“王大人,听名字,其中一台是需要用水力驱动,一台需要人力驱动是吧?”

    “不错,这台便是只需要人力便可以使用的轧花机,来人,速速去取个五十斤带籽棉花来。谁来给我帮个忙搭把手。”

    “哪还用得着让别人动手,折某正浑身的力气没处使。”折可适这位已经跟王洋配合很长时间的老司机很显摆的比划了一个健美的姿势,得瑟地道。

    不大会的功夫,吴七郎、凌纵等人就扛来了数个麻袋,里边都塞满了带籽的棉花。随着王洋的指示,麻袋都打打开,带着棉籽的棉花散落一地。

    “来来来,大伙都来看看,这些棉花没有假吧,里边的籽都是很难摘取下来的对吧……”王洋招手示意那些在场的官员都凑上前来看热闹。

    #####

    一干官员都十分新奇的走到了近前,开始抄起那一团团洁白之中掺杂着小细棉籽的棉花在手中打量。甚至有些家伙还拿手去想办法将那棉籽从中取出。

    很快就发现了这玩意儿哪怕是用手一挑捡都会显得很费时费力。“难怪这棉布会卖得如此之贵,单单是挑捡这玩意,怕是还真得费大气力。”

    人们一面拿着棉花一面开始叽叽歪歪起来,都纷纷表达了各自的看法,那就是棉花的脱籽,的确是十分的困难。

    “好了,诸位看也看了,也明白了这棉花脱籽是十分困难的,现在,有没有哪一位官员原本与本官研发出来的这台机械来一场人机竞技?”

    “……人机竞技,这又是什么鬼招数?”在场的官员们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位唾沫星子横飞的王大官人。

    “也就是说,一边是一帮人用手工挑捡棉籽,一边,则是由本官和折将军二人操作这台元佑人力轧花机,咱们来看看,到底是手工快呢,还是我的机械快。”

    “王大人您这么博学多才,肯定是你的机械快了。”不消说,立马就有人屁颠颠的送上马屁。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咳咳,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没有对比的情况下,那么大家怎么知道这台人力轧花机的率效相比起人力而言,有多大的优势,值得不值得投入……”

    随着王大老爷的一番话,所有人这才明白是啥意思,如果说这台需要两个人来操作的人力轧花机的效率,与十名脱籽娘相当,唔……一般手工脱籽,都是心灵手巧,很有耐心的女性。

    如果与十名脱籽娘相当的话,那么这台机械,其实也就很鸡肋,毕竟,机械是要花钱买的,如果与人力相差不多的情况下,怕是相当多数的人宁可自己累一些,也不愿意花钱去采购这样一台机械。

    所以,如果是面对几十,上百名脱籽娘,这台只需要两个人操作的机械都能够轻松胜出的话。

    那么,这样的机械,必然会成为商家的首选,两个人和一台机械,与请一百名脱籽娘所需要的工钱耗费而言,就算是不识字的老农也能够算得出哪个更加的有利可图。

    “王大人,这样不好吧,诸位大人皆是精细人,而且从来没有干过这一行,还是不需要诸位大人动手的好,不如让万某着人在城中招募二十名脱籽娘来与这台元佑轧花机一比高下如何?”

    看到跃跃欲试的万彬,王洋一想也是,毕竟这些官员怕是都不太愿意出丑。“既然如此,那便依万兄所言。来人,派差役在城中招募二十名脱籽娘来,速度越快越好。”

    很快,一帮子得力的差役立刻窜了出去,走街窜巷的吆喝,有些机灵的,直接窜回家去唤自家婆娘和老娘一块赶来比赛。

    王洋等人这才等了不到盏茶的功夫,二十名年龄到二十出头到五十岁左右的脱籽娘便齐聚于此。

    王洋起身,面容亲切地抚慰了这些有些紧张的脱籽娘一番之后,亲口答应,只要他们能够胜利,一人赏五贯钱。

    原本还有些紧张的脱籽娘们听得此言,一个二个顿时眼冒精光,斗志滔天,早把紧张和害怕扔到了脑后。

    很快,折可适撩起官袍前襟,挽起两袖,开始活动起了那双满是隆起肌肉的胳膊,看得王洋眼角都立了。“我说兄台你这是想要干吗?”

    “做准备活动啊,放心吧,这玩意,凭折某人双臂能开四石之弓的力气,肯定能够拉得飞快。”折可适还很洋洋得意地道。

    王洋脸都黑了,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这货。“兄台你最好只用你五分之一的力气试试,这玩意根本不需要你这样的壮汉使全力好不好。”

    折可适半信半疑地开始推动起了那人力轧花机的拉杆。原本还以为要用吃奶力气的折可适不禁神色显得有些迷茫起来。“我说王大人,这杆子是不是太轻了点,我都没用力……”

    “那是因为王某在里边加了减力的组件,莫说是你,便是一位娇滴滴的脱籽娘,也能够轻而易举的驱动这台人力轧花机。”王洋无可奈何地解释了句之后,冲那已经自告奋勇站出来当裁判的高世则点了点头。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