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09章 这里边还能有什么问题?
    第709章

    “脱籽娘?这是什么鬼……”一脸横肉,浑身肌肉结实如钢的折可适表情显得无比的迷茫。

    “这个不是重点,正事要紧……高大人,该你这位仲裁者了。”王大官人赶紧岔开话题,就折可适这位雄性荷尔蒙分泌过旺的家伙,就算女装,也只会让人联想到暴力、粗野。

    高世则站了出来,然后目光扫过王洋与折可适以及那台古怪的机械,然后落在了那些面对着带籽棉花已经跃跃欲试的脱籽娘们大声地道。“都准备好了吗?预备,开始!”

    在高世则这位裁判的发令声中,二十名脱籽娘用她们堪比藤……咳咳,闪电一般的速度,灵巧的纤指将棉花分开,并将其中的棉籽摘落出来,那些木盆里很快就开始有棉籽扔入其中。

    她们每人的跟前都摆放着已经称量好重量的一斤带籽棉,而轧花机跟前,却摆放着足足三十斤的带籽棉花。

    而这边,随着折可适的转动,人力轧花机开始发出了机械活动的声响,而王洋则一副老司机的模样,将带着棉籽的棉花塞入进料口,然后很顺利的,不大会的功夫,所有人都看到,出料口渐渐地显露出了纯白色的棉花。

    重要的是,棉花上已然没有了棉籽,随着机械的声响,带着棉籽的棉花进入,然后输出来的,几乎都不再有棉籽,偶尔也就是还有一两粒残留在其中。

    一个时辰,饶是折可适体力好,可也转得两眼翻白,主要不是累的,而是无聊的。但是轧花机前的三十斤带籽棉花,已然全部脱籽完毕,而那些脱籽娘她们手中的棉花,却都只采摘了不到三分之一的棉籽。

    就在那三十斤带籽棉花脱籽完毕之后,高世则摇了摇头,宣布了停止比赛的命令。“好了,诸位大人,想必应该不需要再比试下去了吧?”

    “的确不需要再比试下去了,乖乖,她们平均每人脱籽不过三两多,到目前脱籽掉的皮棉不过六斤有余,而这里,三十斤棉花已经脱籽完毕,也就是说,一台这样的人力轧花机,足可以抵得上一百二十人媲美,甚至还犹有过之……”万彬的眼睛已经不是在发亮,而是开始发红了。

    “毕竟用这样的轧花机,根本不需要太耗眼力,只需要再多过一遍轧花机,或者是着一二人,人工挑捡便可完成这道最为繁琐的工序。”

    “不错,若是那台水力轧花机的话,一日之功,足可以抵千人之效率。所以诸位大人,你们觉得如何?”王大官人嘿嘿一笑,很是得意非常地道。

    此言一出,自然是马屁如潮,一干文武官员,哪怕是再不懂经济工作,可是也能够明白,这种机械的出现,怕是真的很有可能让这位王经略安抚使之前的构思成为现实。

    “敢问王大人,不知道那些可以种植棉花,而不能各种其他作物的田地,准备售多少钱一亩?”万彬身为优秀的商人,自然很明白这些机械的出现,将会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

    万彬之前听闻了王洋之言后,便已经派了人去打听了一番,得知这一带的棉田的产量从三百来斤到五百斤都有。

    而一斤带籽棉花脱籽之后,大约能够得到三成的皮棉。这么算下来的话,脱籽之后,一亩地怎么也能够得到一百皮棉,甚至是一百五十斤。

    重要的是,这种人力和水力轧花机的出现,极大的缩减了棉花加工过程之中最消耗人工和费用的程序:脱籽。

    如此计算下来,棉布的成本,居然只达到了麻布的三分之二,这么一来,棉布必然将会成为比麻衣更便宜,同样也十分耐用的织品。

    如此一来,盐、宥、洪这三个日照十分充足,又很适宜于棉花生长的州,简直就是黄金宝地。

    “这个嘛,王某还需要上禀朝庭才行。”王洋愣了愣,不过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把责任推到了朝庭身上去。

    毕竟,当脱籽机出现之后,原本的那些看似没有太大用处的荒地,怕是也会因为棉花的大规模种植也会开始身份倍增,如此一来,王大官人心里边自然开始噼里啪啦地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原本那些看似无用的荒地,怕是过去连一亩一两都不会有人去买,但是只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元佑轧花机,那么怕是一亩卖个四五贯,王洋也会觉得是那些买地的商人们赚到了大便宜。

    #####

    试验的样机,很快被打包起来,然后,由折可适派出了一只骑兵,护送着一辆装载着两台元佑轧花机的马车,朝着东京汴梁疾驰而去。

    自然,在元佑轧花机还没有抵达之前,王洋已然又给大宋天子赵煦又去了一封信,信里边详细地描述了这种元佑轧花机的功效,以及所带来的影响和后果。

    当然还不忘记提醒天子,千万要注意,不能让现如今大宋正在种植着粮食的田地改种棉花。

    那样一来,很容易使得大宋的粮食产量大降,而三州之地对于商人们以及迁徙户的吸引力也会下降。

    或者应该制定一个办法,例如,现如今,只充许这三州之地作为试验点,以后,再向诸多不适合种植粮食,但很适合各种棉花的塞北地区推广开来。

    就在这边的奏折与样机才刚刚离开盐州不到两天,王洋就收到了消息,北辽来使萧兀纳和西夏来使颇超信德,已经距离盐州不足五十里之遥。

    “西夏的使节过来,我倒可以理解,可是那位北辽来使也到咱们这三州之地意欲何为?”王洋看罢那份公文,递给了身边的折可适,皱起了眉头嘀咕道。

    “这里边不是说他乃是奉了北辽天子之命,来监督咱们与西夏之间的战俘和人质交换的吗?”在王洋的身后边伸长脖子也看到了公文内容的吴七郎不禁言道。

    “你信吗?”王洋扭过了头来朝着吴七郎面无表情地道。

    看到王洋那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原本下意识点下去的脑袋,赶紧开始左右摇摆起来。

    “莫非这里边还有什么问题?”折可适将书信交到了其他官员的手中之后,表情也很是疑惑。

    “呵呵,监督?监视……还是想要过来侦察一番咱们大宋在这三州之地的防卫情况,说不一定,还是冲着咱们那用来摧毁乌延古城的元佑抛石机而来的。”随着王洋之言,一干人等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折可适更是直接站起了身来,表情阴沉如水,目光之中寒光闪烁不定。“那依你的意思是……”

    “无妨,之前我已经下令将那两辆元佑抛石机已经拆卸下来了,不过那些构件目前都是在城中,看来,只有劳烦折将军你了,另外,还有那些构件制作的工匠们,看来至少需要的你的军营里边呆上一段时间才行。”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