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10章 莫非盐州百姓就不是你夏国子民了?
    第710章

    “这没有任何问题,放心的交给我吧。”折可适信心十足地答道。

    “我不是不放心那些工匠们对于我大宋的忠诚,只是有些担心那些北辽或者是西夏人使用非正常的手段来获取情报。”

    “另外还有高大人,劳烦你现在就赶紧去张贴告示,并且让那些懂得吐蕃语和西夏语的差役在城中宣告这份告示……”王洋走到了案几跟前,下笔如飞。

    很快,一篇才情并茂的大宋三州经略安抚使告盐州百姓书便已经完成。高俅拿到了手中之后,脸上不禁露出了古怪的笑意。“大人放心,下官这就马上吩咐下面的官差去办,定然会将大人您的意思,传达到本城之中的百姓的耳朵里。”

    “那就有劳诸位了,大家伙都加把劲,争取在那两国来使到来之前,把这些事情都给办好。”王洋露出了一个贼兮兮地笑容道。

    高士则看着那份告示的内容,不禁砸了砸嘴,特么的这货的心眼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都觉得这家伙忒坏了。

    将一切事务都安排完毕之后,王洋这才在接到了西夏与北辽使节抵达了盐州城南门的消息之后,这才慢拖拖地走到了自己的官衙门外等候。

    很快,便看到了那打马而来的两位使节,以及一干使节成员也皆随行于其后。而其中,一位大宋的礼部官员率领着几名低级官员随行。

    不过随着这些人的到来,原本还显得有些萧条的盐州城城内的街道上,开始渐渐地有百姓向着这边围拢过来,并朝着那些使节的方向指指点点。

    只不过,陆续赶来的那些百姓,多以党项族百姓为主,也还有不少的吐蕃族百姓,至于汉人百姓,则是聊聊无几。

    看到了这一幕,王洋的眉头不禁一皱,最终还是舒展开了眉头,露出了一个十分真诚的笑容,朝着已然到达了府邸前下马的三位大人物笑眯眯地微微颔首道。“实在不好意思,本官公务烦忙,未能远迎,实在得罪了。”

    “见过王大人,这位是北辽的使臣萧兀纳,这位是西夏的使臣颇超信德。”那位礼部侍郎在面对王洋这位把满朝声望已经刷成了纯黑色的仇恨值的王大官人实在是不敢怠慢,他也不认为自己有与王洋正面硬刚的实力,只是尽力地扮演好自己这位陪伴官员的职责。

    “这位想必就是那位凶名赫赫,可止西夏小儿夜啼的王洋王大人了……幸会幸会。”萧兀纳当先负起了双手,打量了王洋几眼之后,这才笑道。

    旁边的西夏使节颇超信德听到了这话,那张红褐的脸色不由得一黑,不过,那位萧兀纳他可是得罪不起的,至于北宋这边,他也着实是得罪不起,干笑了两声之后,朝着王洋拱了拱手。“颇超信德,见过上国王大人。”

    “不必多礼,既然二位使节到了我这盐州城,本官自然是要尽一尽我的地主之谊,不过这盐州城实在是狭小得紧,怕是只有委屈诸位暂居于城外的驿馆。”

    萧兀纳微微一愣,抚着长须不紧不慢地笑道。“王大人,这样不太好吧?萧某观之,这城内的百姓数量并不是很多,想必空置的居所也不会少,不如让我们留于这城中,也好跟王大人你多交道交道。”

    “不用这么客气,诸位还是居住在城外比较适合,毕竟诸位一到,这盐州城内,怕是安宁不下来喽。”王洋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说道。

    “???”一干西夏与北辽一脸懵逼地看着王洋,似乎有些不明白这位北宋的盐、宥、洪三州经略安抚使此言到底是什么鬼。

    “这位王大人,不知您此言何意?”颇超信德开口问道。

    “这还需要我说吗?”王洋笑眯眯地把目光落在了颇超信德的身上道。“自然是为了咱们两国交换战俘一事。”

    “可是咱们两国交换战俘,与这些盐州城内的百姓何干?”颇超信德好奇地问道。

    “咦,莫非颇大使您忘记了这里是哪里了?”王洋一副很吃惊的表情道。身边,折可适、高俅等人的表情似乎显得很严肃,就是那不停抽搐的眼角和嘴角显示他们此刻的内心有多么的崩溃。

    “……王大人,下臣复姓颇超,并非汉人的颇姓。”颇超信德黑着脸道。“还请王大人您回答下官的问题为好。”

    此刻,大起胆子,围拢到了周围来的党项百姓和吐蕃百姓至少已经达到了两千多,虽然还是比预期的少,但是至少也代表着城内的百姓来了近二十分之一。

    相信以人类的八卦情绪和对于八卦的散布速度,只要一天的功夫,自己与这二位使节的对答,就必然会在城中传播开来,到了那个时候,到底谁才是那个最骑虎难下的,唔……王洋很期待,反正到了那个时候绝对不会是大宋。

    “你们西夏不是准备要拿过去从我大宋边境掳掠到了你们西夏境内的那些百姓拿过来交换俘虏吗?自然,本官需要让这些百姓们保持安静,如此,咱们才能够进行对等的交换。”

    “相信这盐州城内的西夏国民们,早就已经在期盼着颇……颇超大人你的到来,以及你所带来的这个好消息了。”

    听到了这个消息,那些长期与汉人百姓相处的党项人和吐蕃人都不由得在脸庞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喜色。

    而颇超信德的脸庞,却是越来越黑,如此之前是像那烧了三个月柴火的锅底,现在绝对就像是黎明前的黑暗一般。

    他的脑袋此刻则是嗡嗡作响不已,王洋的那番话对于现如今正满心期待着将那七八万西夏虎贲之师尽数换回去以增强实力的颇超信德而言,绝对不亚于一声惊雷炸响在耳边。

    瞬间就让他失去了理由,颇超信德抬起了手指头,微微颤抖的朝着王洋指了过去,愤怒地咆哮道:“王大人,您说的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你想要用来与我大夏交换的不是那些被你们俘虏的战俘,而是这些升斗小民?!”

    “颇超大使您此言何意,莫非这些盐州的百姓,不是你们夏国的子民?还有那宥州、洪州,共计十五万九千余的西夏国子民,你们是不准备要了?”王洋用大得夸张的语气道。

    此言一出,原本那些脸上露出了期盼之色的党项百姓还有吐蕃族百姓们的脸色也不禁纷纷大变。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