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11章 不敢对他们置之不理
    第711章

    颇超信德正欲开口,却感觉到了袖子一紧,下意识地扭头望过去,就看到了那北辽使节萧兀纳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悄悄地冲自己比划了个手势,指了指周围。

    颇超信德看到了周围的百姓表情之后,心里边不由得打了个突,霍然抬头朝着王洋望去,正好看到了王洋那一副夸张的震惊表情,哪怕是此刻愤忿得几欲呕血,可偏偏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最终,颇超信德只能愤恨无比地一跺脚,回身跃上了马背,朝着来路而去,只是那铁青阴沉的脸色,实在是比初至这府衙前时难看了不止十倍。

    “王大人好算计啊……”萧兀纳想要唤住颇超信德,不过在看到了那些百姓们的表情之后,最终忍住,阴沉沉地打量着王洋,皮笑肉不笑地道。

    “不敢当,本官既然身为朝庭官员,自然要遵循圣命,圣命既然交待了,要本官全权负责俘虏交换事宜,那本官自然是要尽心尽力,既不可使友邦惊诧,也不能图损我大宋实力才是,不知萧兀大使以为然否?”

    卟哧一声,折可适这货终于是憋不住了,一口口水差点把自己给呛道,赶紧以咳嗽掩饰自己差点脱口而出的笑意。

    萧兀纳老脸也不由得一黑,抚着长须的大手僵在半空,半天才道。“本官姓萧名兀纳,还请王大人莫要如此失仪,胡乱称谓才是。”

    “原来是萧大使,失敬失敬,不好意思,这只能怪手下人不懂规矩,连二位大人姓氏都没整明白就直接报告于本官,实在失礼,大人放心,到时候本官一定会狠狠的训斥他们一番,让他们涨涨教训,不是所有异国人都是复姓。”王洋很是一本正经地模样回答道。

    “另外,要不还请萧大使入府,咱们正好把盏言欢,以贺辽国大使能够不远千里而至……”

    萧兀纳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那渐行渐远的西夏使节,只能强忍住内心的不愉,扯了扯嘴角。“多谢王大人美意,还是不必了,既然王大人已经给我们安排了驿馆,那萧某也先去好好的休息休息,到时候再与颇超大使一起来与王大人你交道。”

    扔下了这么一句话,萧兀纳不禁有些气极败坏地翻身上马,打马朝着颇超信德撵去。

    而那位陪同前来的礼部官员则有些懵逼地看了眼那些显得有些仓皇而去的两国使节,目光又落向了王洋。

    “这位大人,不是本官不愿意留你,而是你既然奉了皇命需要陪伴使节,那就请大人先行过去,王某自有打算。

    对了折将军,这些天,怕是咱们盐州城内外都不会太安宁,所以还请折将军您派一营兵马,好好的看护好驿馆,切切不要让那些如今尚在三州之地流窜的那些逃贼流寇惊扰到了两国来使,不然,咱们可就不好向陛下交待了……”

    王洋一本正经地与折可适交流了一番,而折可适也同样板起了脸假马鬼日的表示自己一定会好好的保护好驿馆内的一草一木,哦不,是驿馆内的北辽和西夏使节团。

    保证不会有人,甚至连蚊子都不会,也不敢去窜到驿馆之内闹事。

    很快,一营足足五百名精悍的边军将士们,便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那并不算大的驿馆外面,将那间位于盐州城东南的驿馆给团团围住,围得水泄不通。

    “信德老弟,你实在是太过冒失了。”萧兀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朝着那颇超信德劈头盖脸地喷溅着唾沫星子。

    “你这么做,等于是给人留下了把柄你知道不知道?”

    “可是萧大使,下官乃是奉了吾王之命,一定要设法将那些我大夏的勇士接回家乡,谁想到,此人居然这么卑鄙,居然用这样的手段……”颇超信德面目狰狞地拍着大腿说道。

    “老夫也没有想到,原本满意期待着会是一个圆满的结果,可现如今看来,怕是你们西夏要难以如愿了。”萧兀纳虽然摆出了一副很替那西夏打报不平的表情。

    但是眼中,却满是轻松,大辽是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西夏被大宋吞并掉的,不过嘛,西夏越是虚弱,那么,他们必然会超靠近大辽,而大辽就正好可以借此机会,从西夏的手中获得更多更大的利益。

    “如此一来,下官实在是有负王命啊……”颇超信德无比沮丧地道,然后可怜兮兮地朝着那萧兀纳望了过去。“不知萧大使您可有什么良策,能够解决目前的危机?还请萧大使不吝赐教才是。”

    “老夫能够有什么办法?除非,这三州之地的百姓并非是你夏国之民。不然,谁也没有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局。”萧兀纳也无可奈何地摊开了双手说道。

    颇超信德白眼连翻,却是无可奈何,毕竟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三州之地,就在一两个月之前,还属于是西夏的疆域,而这里的百姓,谁敢说自己不是夏国子民,嗯,他们的下场怕是只有被挂在城墙上等被风干的命运。

    可是现在,颇超信德却恨不得他们都不承认自己是西夏的子民,而是愿意成为大宋子民。但是,这仅仅只能是妄想而已。

    “这可如此是好,如此一来,怕是咱们不仅仅换不回那些大夏勇士,却还不得不硬着头皮,拿出所有的筹码交还给宋国。”颇超信德牙根发痒地道。

    “那还能如何,难道你们还想要反悔不成?如若那样,请恕萧某告辞……”萧兀纳不禁脸色一沉,闷哼了声就要拂袖而去,

    颇超信德赶紧拦住,好说歹说,总算是将表情显得很是愤愤不已的萧兀纳给强留了下来。

    “萧大使,可是眼下,若真是换回了这些百姓,怕是吾王……”

    “怎么,难道你们西夏国主,连自己的百姓置于他国之地就可以置若枉闻不成?若真如此,哼……怕是你们西夏国中,从此也会不宁静喽。”

    颇超信德也不禁哑口无言,毕竟,这三州之地的党项族百姓,虽然相当部份都是小部落的,但是同样也不泛大部落的族人。

    若是真的将他们置之于不顾的话,不论是那些大部落还是小部落,他们的愤火,足以将自己活生生的烧成灰烬。

    到时候,怕是自己绝对会成为国主推出来的替罪羊。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