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14章 让大辽在宋国的威胁之下惊醒过来
    第714章

    面对着满朝的不开窍的老朽之辈,天子赵煦虽然没有办法去做太多,但是却默许了王洋自己在这三州之地胡作非为,不对,是让他自己去操作,自己去鼓捣。

    反正这里,在天子赵煦的眼中,就有些类似于王洋曾经多次在书信里边提到的那种试验特区。

    只是,关于细作间谍的培训,只能慢慢的来,但是情报的收集工作却是刻不容缓。虽然有了大量的降卒以及降将提供了不少关于西夏的详实而又细致的情报。

    但是王洋仍旧觉得不够,毕竟,这些归降大宋的降将和降卒相对于西夏而言,已经是过去式。现如今的西夏对于战略的调整如何,王洋不清楚,那些降将们也不清楚。

    所以能够多得到一些情报,就多一份稳妥。

    随着王洋王巫山在经历了与西夏的连番大战,他现如今已经成为了最受西夏和北辽官方高层注目的大宋年轻才俊。

    而那位萧兀纳的到来,除了之前那两个目的之外,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那就是用他那双阅人无数的眼睛,好好的审视一下这位新近崛起,却又如日中天的大宋才俊。

    能够在短短的一年多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边,取得如此之惊人的成就,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这一切。

    才华过人,才思敏捷,说话做事滴水不漏,而且看似待人和善,实则走一步看十步。其文采,几可与苏东坡这位享誉才名数十载的大佬比肩。

    而其军事才华,更是只用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证明了他的能力,绝对不逊色于古之名将。这样的人物,萧兀纳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还是第一次遇上。

    “这样的人,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缺点呢?若是此人一直留在这三州之地,不仅仅对于西夏是一个巨大的危险,对于我大辽的战略,也是一个很大的威胁……”萧兀纳抚着长须,眯着眼睛,目光游移在身边的几名心腹身上。

    “萧老大人,之前您想必也知晓了大宋朝庭对于这位王大人的态度,那些朝中重臣,对这位王大人既厌恶,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他们的天子十分的信任这位才华横溢,而且智计百出,使得宋国得以连连大胜西夏,拓地千里的王洋王巫山。”

    “正是因为那些朝中重臣生怕此人入朝,与那位向来与旧党不睦的天子联手,到了那时候,他们这些朝堂重臣,怕是要无用武之地了,所以才会极力支持,将其留于此地。”

    “可恨那西夏太过懦弱,数十万大军,居然生生被宋国西北边军和禁军连连进逼,损兵折将达二十万之数。不然,又怎么会劳动萧老大人您亲自出马。”

    萧兀纳双眼微眯,抚着长须,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若是那西夏真的虚弱到不堪一击,我大辽何以百年来与西夏鏖战数十场,皆以握手言和收场?”

    此言一出,一干心腹下属不禁心中一梗,臊眉搭眼的面面相窥。这话倒真是实在的,只是,萧老大人这话实在是太打大辽国的脸了。

    “你们啊,不要以为我大辽带甲百万,精兵三十余万,便可横行天下。若真都要那么想,我大辽,怕是早就……西夏兵马之精悍,不亚于我大辽精锐,而宋国虽然缺少精悍骑卒,但是他们的步卒又岂是轻与,何况宋国兵马,极擅守御之道。百余载来,宋国一旦北进,必定败于我大辽铁蹄之下……”

    “然若是我大辽虎贲南侵,却总以功败垂成而收场。宋人擅守,非老夫一人之见,乃为世理也。而西夏虽小,却兵强马壮,最擅以战养战,其族野性未褪,将士作战悍不畏死,众志成城,这才是为何我大辽和北宋虽然多次攻伐,却都难以一鼓作气拿下的原因。”

    “更何况有了西夏的牵制,在这西北边塞之地战事胶作,才至使那日益富庶之宋国,再难兴北上之念。”

    “今宋国连连大捷,不但重创西夏二十万大军,更俘获十余万匹战马,有了这些战马,宋国就等于是多了十数万精锐的骑兵,若是再有了那等摧城拔寨的利器,等他们夺取了西夏全境,拓土数千里,将那河套之地尽纳于掌握之中后,你们觉得,如今的大辽,是胜还是败?”萧兀纳的目光落在了这些心腹的身上,语气透着难以言喻的疲惫与萧瑟。

    一干人等皆尽沉默了下来,萧兀纳的意思,他们这些人自然也是明白得很,毕竟现如今的大辽天子耶律洪基是什么样的皇帝,他们也清楚得很,当政数十载,几乎就是不问政事,除了将军权仅仅地抓紧在手上之外。

    政务之权,完全旁落于那些奸佞之手,使得现如今的大辽国力日渐衰减,百姓民不聊生。而在大辽的北方,各部落叛乱四起,大辽的军队却连战连败,甚至都不得不驱使一些部落来成为大辽的鹰犬帮忙。

    这么做,就相当于是大辽把尖刀和铠甲交到了那些不知感恩的豺狼手中,万一哪一天,那些鹰犬,看到了大辽这头猛虎日渐虚弱,说不定此刻已然在磨刀霍霍,只待时机一到,就会恶狠狠地扑上前来。

    “我大辽,真的很需要时间啊……而西夏与我大辽的关系,其实就是唇齿相依,失西夏,我大辽就失去了西部的屏障,而宋国的实力就会得到极大的增涨。”

    “若是宋国有远见之士,再合纵联衡,到了那个时候,我大辽……危矣……”说到了这,萧兀纳忍不住悠悠地长叹了一声。

    “大人,您是不是在悲观了,如今我大辽虽然是有些问题,但也不至于此吧……”一位心腹抹了抹一把被萧兀纳这番看似危言耸听的话给吓出的冷汗,有些结巴地笑道。

    “不至于此,呵呵,反正老夫已经近逾花甲,若是这老弱残躯还能再撑上十年,老夫愿意跟你一赌。”萧兀纳呵呵一笑,笑声却显得极其悲凉。

    “所以,老大人您一定要夸宋国的军事实力,意图引起陛下的警惕心,只是,您这么做,若是万一陛下知晓了真相的话,您的……”

    萧兀纳缓缓地摇了摇头:“那又如何?老夫身为大辽的人,死也是大辽的鬼,能够让大辽在宋国的威胁之下,警醒过来,便是献出这老弱残躯,又有何妨?”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