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15章 以三州之地而相抗两国?(第一更)
    第715章

    一干心腹人等,不禁感动的纷纷拜倒在地。“老大人您能够有这样一番苦心,我等又焉能敢不附从”

    “老大人,我等愿意联名签押。”更是有人一副痛哭流涕的模样道。

    “不用,只要你们能够保证不要干扰老夫向朝庭上奏就行。”萧兀纳摆了摆手,豁达的一笑言道。

    “好了,你们就先出去吧,待老夫写好奏折,再派信使直接赶往上京,务必要第一时间送到陛下的手中,希望希望陛下能够早一些醒悟过来,能够如楚庄王一般,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重复我大辽荣光。”

    这些心腹手下们苦劝不住,只能黯然退出了房门,不过,不少人倒是心里边暗中松了一口气。

    那位大辽天子耶律洪基的脾气,这些家伙自然是清楚得很,天子看似很好说话,但是有时间却又显得十分的不好说话,甚至可以说是凶残冷酷得厉害。

    只因为听信了奸臣的馋言,不但赐死了自己的妻子萧观音,就连自己的太子之死都不闻不问。到得最后,若不是被一些忠心耿耿的忠臣的拚命进谏,怕是连皇太孙都要死在耶律乙辛的手上。

    而这位对大辽忠心耿耿的老大臣萧兀纳,正是其中劝谏的重臣之一。而这一次南下,正是老大人的自告奋勇,耶律洪基被迫不过,这才许其南行。

    “希望到时候,陛下可以听从老大人的想法,派大军来援。”

    “希望吧,若是老大人真的能够打动了陛下,我大辽虎贲西来,这些宋国大军当如土鸡瓦狗一般。”

    “别高兴得太早,老大人的眼光远在我等之上,何况西夏兵马虽少,但是他们的战力,亦不逊于我大辽。虽然他们是因为梁氏一族之乱,最终导致的连番惨败,但是,却也证明了宋国的实力不可小视”

    一干人等,不管是在室外,还是在室外,用的都是契丹语在交流,但是,他们却都没有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不论是他们的房中,还是屋外,在那些毫不起眼的角落,都有着一个个十分隐蔽的小喇叭状的管状物。

    “虽然他们是因为梁氏一族之乱,最终导致的惨败,但是却也证明了宋国的实力不可小视”一个很隐蔽的地下室内,分成了好几个小隔间,每一个小隔间内,都有一个人在说话,而另外一个人却在用硬笔飞快的将对方所复述的话飞快的记录在纸张之上。

    然后拿出来,递给了一旁边的人,由其装订成册之后,经过了一条狭窄而又长达数十丈,点着蜡烛的巷道这才从驿馆后方的一处小丘上的营帐之中走了出来,然后将那些册递给了守候在营帐外的一名信使。

    很快,这些册子就被送入了盐州城内,摆到了王巫山的案头之上。

    看到了这些册,王洋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好,很好,总算是不负我们这么长时间的布置”

    “贤弟,你到底是怎么想到这样的招数的,这么阴险啧啧啧,这些对话,实在是太有大用了,没想到,北辽如今居然已经衰弱成这样。这份情报一定要赶紧上奏朝庭”折可适两眼放光的啧啧称奇不已。

    “现如今这份情报若是送给陛下,让朝庭的群臣知道,你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王洋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忍不住喝道。

    看到折可适投过来的疑惑目光,王洋无奈地叹了口气。“现如今的大势对于我大宋是有利的,正是因为我大宋并不了解如此之北辽。”

    “可若是一旦那些旧党大佬们知晓了北辽的虚弱,你觉得他们会真的建议陛下北伐吗?”

    “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他们想得更多的就是,我大宋从此可以天下太平,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军备,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将士”随着王洋之言,折可适的脸色渐渐地阴沉了下来。

    醒悟过来的他,又何尝不明白那些朝庭大佬们喜欢报喜不报忧的尿性,更知道那些人对于大宋军费的日益增长可谓是恨之入骨。就那帮不思进取之徒,很有可能真的会这么干。

    “重要的是,陛下原本就是一个锐意进取之人,若是与朝中重臣意见相佐,那么,朝庭,怕是就要开始大乱了,而一旦那些早就已经在各地虎视眈眈的新党重入朝堂,你觉得,他们想的会仅仅只是遵从陛下的意志,而不会一雪被贬谪十载的耻辱吗?”

    “如此一来,我大宋的朝堂,也会纷乱,呵呵到了那个时候,莫说是北进,能够维持朝庭的正常运作,怕都需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

    “可是,这么好的机会,难道我们就这样坐看着不成?”折可适满脸郁闷地将这份驿馆内的北辽大臣们谈话的密策扔在了案几之上,愤愤不已地道。

    “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更何况,你难道不觉得,与其造成那样的混乱,倒不如咱们就在这三州之地,以逸待劳。”王洋笑眯眯地道,只是那目光之中,满是尖锐的寒芒。

    “你的意思折某明白了,只是这些东西”折可适深吸了一口气,明白了王洋的用意,不待王洋开口,便将这些密策抄起来,扔到了一旁的火盆之中,抄起了一根蜡烛扔进了火盆,眼睁睁地看着这些记录着那些极有军事价值的情报,尽化灰烟。

    两人都从那火盆中移开了目光,相视一笑。

    “巫山贤弟,咱们这一次,可是拿出了全部的身家性命来赌啊,若是萧兀纳那老狗真的能够劝动耶律洪基率军南来,再有西夏配合,奶奶的,我现在都觉得头皮发麻。”

    “以三州之地而相抗两国,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咱们只要能够坚持得住,相信不论是站在我们背后的苏学士,还是驻军于河东路的韩相公,都定然不会坐视不理。有了这二位大佬相助,便是他们大举太犯,又有何妨?”

    “别忘记了,咱们现如今,不光在修路,还在大力的修筑城防,有了元祐水泥,有了元祐弩,更有了精锐的铁骑,便是一块巨石碾来,王某也想挺起纤弱之躯,来碰上一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