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18章 你们可以用物资来充抵钱款
    第718章

    一亩五贯,看似不多,但是,盐州能够种植棉花的荒地,足足达到了一百三十七万八千余亩,其亩数,几乎不亚于其良亩的数量。

    别忘记了盐州多山,而且还有许多盐池,另外在盐州的东部还有大片适合放牧的牧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依旧能够有如此广博的面积可以种植棉花。可以想见,北部为戈壁荒漠的宥州还有水草肥美的洪州,怕也不会少于这个数。

    当所有人都领取到了号牌之后,府衙的大门这才缓缓地打开来,然后,十数名精干的吏员各拿出了来了一个木盒子,然后在这府衙大门外一字排开摆好。

    然后又有差役在每个木盒子旁边摆好了案几,备好了笔墨,这些吏员们便做好了他们的准备工作。

    领到了号牌者,则需要将他们手中的号牌交到这些吏员的手中,然后将他们的身份证明文书,交由吏员抄录完毕,然后交上百分之一的定金。

    也就是说两万亩,那就是十万贯,哪怕仅仅只是百分之一的定金,那也是一千贯的巨款。

    而最少的一千亩地的百分之一的定金,也需要五十贯的定金。

    所谓定金,自然是交纳之后,即便买家对于这即将要抽签抽中的地块再不满意,也是不会退还的。

    当然,官府至少向他们作出了保证,这些荒地,绝对是可以种植棉花的,但是距离水源地的距离,最远也不会超过二十里地。

    不过,为了防止那些家伙挑走了好地,让剩下的人怨声载道,所以王洋这才会想到了这么个抓阄的办法。

    所有人都在先交纳了定金之后,再去抓阄,然后拿着自己抓到的号码,再兴冲冲地在差役的引领之下,步入了府衙,在那里,他才会知道,自己所获得的是怎样的一块地块。

    当他们走到了里间,确定了自己的土地所在的位置之后,他们又被引入了下一个流程。

    “大人您的意思是……你们不需要钱?”那名商贾听到了跟前的官员的要求之后,表情瞬间变得有些迷茫起来。

    “不是不需要钱,而是不需要那么多的现钱,说说吧,你做的是什么生意?”

    “小的做的是小本生意。”

    “……少废话,我问的是,你做的是哪一行生意,是做布匹,还是盐,还是粮食,又或者是其他的……”

    “哦,大人您是问这个啊,小的在京兆府那边主要是经营布匹,另外还从事一些农具的出售,都是小本生意,小本经营……”

    “……再次警告你,别废话,现在给你一个选择,既然你从事的是农具和布匹生意,那么,剩下你还未交纳的部份,都可以用实物来进行冲抵。”

    “冲抵?”

    “也就是说,例如你在京兆府卖出去的一匹帛布是两贯,那么,只要你拿到这里来,就可以抵两贯,你在京兆府出售的锄头一把三百钱,拿到这里来,也是三百钱,明白了我的意思没有?”

    “您,您的意思是让小的拿东西来抵钱?”商贾的眼睛顿时一亮,这特么的可是零售价啊零售价,哪怕是运到这里来远了点,还是有得赚。

    赚得少点,那又如何?总比把真金白银扔给对方要好得多。

    “这,这能不能再提点价格,毕竟京兆府到这里远隔千里,这运费……”但是商人的贪婪本性瞬间又开始发作,贪婪的目光和表情却隐蔽得很好。

    这个时候,那位官员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声音从其身后边响了起来。“你如果不同意,之前的交易作废,门就在那里,你可以出去了。”

    “你!您,您是?……”这位拿下了两万亩地的商人这才一回头,看清了王洋的模样和其身上的袍服之后,顿时脖子一缩,有些犹豫地问道。

    “这位便是我们王经略,他的话,你没听到吗?”一脸戾气的凌纵横身而出恶狠狠地道。

    “大人,请恕小人眼拙,还请大人莫怪,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办吧,小人方才只是开个玩笑,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这样的玩笑,还请你们诸位最好少开,明白吗?”王洋的目光冷冷地扫过了这些正坐在那里跟官员们讨价还价的那些商贾之士道。

    此言一出,无人敢再叽叽歪歪。相比起其他地方,京兆府的人距离陕西路最近,而他王洋王巫山,早就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凶神。

    听到这话和这样的威胁,所有人直接就痿了,哪里还有半点想要继续占便宜的想法,只是脑袋点得跟鸡啄米似的。生怕这位爷不高兴,自己这些无权无势的商贾之士,难道还能够比朝庭上的那些大臣们更牛逼不成?

    别忘记了,满朝的重臣几乎都让这货给得罪了个遍,然后来到了陕西路之后,非但没有半点没贬谪的意思,反倒官越做越大,弱冠之龄,成为堂堂九原郡开国县公,三州经略安抚使。

    大宋立国以来,也就唯独这一份了。

    #####

    只持续了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盐州的一百三十七万八千三百二十七亩棉田,已然全部售出,共计获得钱款物资总计价值合六百八十九万一千六百三十五贯……

    这个数字,把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要知道,这里是贫困地区,而且还是特么的塞北边境之地。

    这个地方的土地,原本是不怎么受人追捧的,可是,在王洋的宣传下,以及元佑轧花机的出现,让那些嗅觉敏锐的商人们就如同一群吸血蚊子一般,朝着这边嗡嗡嗡的飞扑了上来。

    另外就是,这才仅仅只是出售土地所获得的财富,这还不算,王洋这个家伙让那些不愿意再当兵的降卒们建立了一座盐州轧花机械设施工坊里将会出售的轧花机设备。

    一台机械的要价不高,人力轧花机不过两贯钱,水力轧花机不过二十贯,维护费更是不高,一次最多五十钱,水力轧花机也就是一百钱一次,最贵的零件也不会超过一百五十钱。

    但是你得考虑到,一百三十七万八千多亩棉田,按照十亩一台人力轧花机,百亩一台水力轧花机来计算,那也是一个十分可观的数量,这还不算之后那两州的棉田,另外,轧花机主要是以木质结构为主,所以,一台机械,最多也就能够用两到三年。

    这其中,还需要有人去维护、修理,认及更换各种易损件,这同样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