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22章 为了财物,连自己的国家都可以背叛
    第722章

    这一切的一切,让李乾顺以及西夏朝庭变得焦头烂额,现如今,一个最佳解决的良法就是,北辽及时的做出表示,至少需要明确的表达他们成为西夏的后盾。

    如此方能够震摄宵小之辈,才能够稳定目前显得有些岌岌可危的局势。

    “那两万卫戍军什么时候才能够抵达兴庆府?”李乾顺的目光扫过了费听达荣,最终落在了枢密使嵬名阿吴的身上。

    “陛下,大约还需要十日,另外还有一事,就是,那些宋人,此刻正在盐、洪、宥这三州之地大肆修路建道,修缮和扩建城池。据闻,所用的劳工,皆是我大夏的勇士……”嵬名阿吴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落地道。

    “他们安敢如此辱我大夏?!”一名大臣忍不住大手击地站起了身来。“陛下,我大夏的勇士,怎么能任由他们……”

    “住口!”不待眉头皱起的李乾顺开口,仁多宗保已然厉声喝止了这个蠢货。“我大夏已经决定与大夏进行俘虏交换,他们就算是现如今受些委屈又有何妨?”

    “不要忘记了,受过伤的狼,会更可怕,被羞辱过的勇士,只会更加的凶狠。让他们经受这样的磨练,未尝不是好事。”

    “中书令大人言之有理,我大夏立国百余年来,久历风雨,北辽与宋国,何其大也,窥视我大夏疆土也不是一天两天,数次兴兵犯我夏境。哪一次不是岌岌可危。可到最终,只要我大夏能够齐心协力,就定然能够安然的渡过难关,再兴盛世。”嵬名阿吴也站了出来大声言道。

    有了这二位大佬连续站出来镇场,其余重臣,哪怕是还有话要说此刻也只能隐忍住。李乾顺吁了一口气,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仁多卿,你再派人赶往大辽上京,查问到底情况如何,而嵬名卿,加强戒备,另外,派人催促一下,看看俘虏交换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我大夏,很需要那些勇士的归来。”

    #####

    清晨,又到了朝会之日,赵煦隐蔽地打了个哈欠,努力让自己坐得端正一些,昨天夜里休息得有些晚了,导致今天有些精神不济,朝会这才刚刚开始,赵煦就示意那心腹宦官马尚去给自己弄上一杯浓茶过来提神。

    然后开始倾听着这些文武大臣奏事议事,只是,这才过去了不到半个时辰,便有宦官从侧步入内,绕过了列班的文武,赶到了御案旁,朝着马尚招了招手。

    马尚凑了过去,听到了那名小宦官之言后,不由得心中一紧,接过了这名宦官手中的奏折,快步地来到了天子的御案旁边,然后便将这份奏折小心的搁到了御案上。

    看到正在饮茶提神的天子赵煦投过来的疑惑眼神,马尚赶紧伸长脖子小声地禀报道。“官家,这是从陕西路呈过来的苏学士的奏折,是关于盐州走私盐商一案的。”

    “原来是这个,我还当他们都把这些事忘了呢,这么久才审……”赵煦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剩着下面的朝臣正在为了某件政务发生争论的当口,将这份显得有些厚实的奏折给打开。

    下面的那些大臣们,正在为了关于西南边陲的匪患,应该派哪一位大臣去指挥而争吵得不可开交,浑然没有注意到,原本神色显得十分轻松写意的大宋天子赵煦的表情,此刻显得铁青得怕人。

    就在朱光庭在极力的举荐自己的好友的当口,突然听到了一声东西碎裂的巨响传来,让原本显得有些喧闹的大殿之内瞬间一静。

    所有人都愕然地把注意力落在了那声源的来处,这才发现,原本盏茶功夫之前,还显得十分平静与矜持的大宋天子,不知为何会变得火冒三丈,暴跳如雷,一副仿佛随时都会扑过来把群臣给撕成碎片嚼着吞下的模样。

    这让所有的大臣都不由得心中一紧,面面相窥,自然有聪明人第一时间拜下,为自己咆哮朝堂失仪向赵煦请罪。

    但是,他们的请罪,非但没有让赵煦的暴怒减少一星半点,反倒更是一点就炸的火球,直接暴炸了。

    “混帐……真是混帐……朕倒还真没有想到,堂堂的大宋官员,居然如此不忠不孝,为了阿堵之物,连自己的国家都可以背叛!”

    “???”一干官员瞬间就懵逼了,都用一种十分懵懂与委屈的表情看向这位大宋天子,不过,不少真干过这种事情的官员此刻心里边不禁有些七上八下的打起了鼓来。

    只不过,天子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愤愤然地抄起了案几上的奏折,拂袖而去……

    而那方被赵煦视为珍宝的精美古砚,此刻已然掉落在地,而其残躯的模样,落入朝臣眼里,显得那样的触目心惊。

    “到底是怎么回事?陛下为何要这样的大发雷霆。”天子扔下了一帮朝臣,既没有吩咐散朝,就撤丫子走人。大家伙你看我我看你,满脸尽是懵逼,全都不明白这位大宋天子是什么意思。

    “该不会又是咱们之中的某位,又犯了什么挑动陛下怒火的大事了吧……”刘挚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发愁地道。

    “老夫总觉得这一次的事,一定小不了,不然,以陛下这段时间以来的行事和养气功夫,不会这么失态到这等地步。”

    听到了刘挚之言,所有人的心里边都不禁一沉,都下意识地打量起了左右,可是,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位同僚犯下了什么样的大事。

    “诸位,现在距离朝会开始才不足半个时辰,虽然陛下暂时不在,但是诸位不得擅自离开,明白吗?”刘挚想了想之后大声地吩咐道。

    看到诸人都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刘挚这才转过了身去,找到了一名宦官冲其吩咐了几句。

    这位小宦官不禁面有难色地看向刘挚,刘挚露出了一个安慰的笑容。“本相只需要你禀报太皇太后,让其知晓这朝中的景象罢了,至于如何处置,自然是由娘娘圣裁……”

    这名小宦官最终还是被刘挚这位老司机给忽悠晕了,朝着太皇太后高滔滔的寝宫匆匆而去,看到这一幕,刘挚暗松了一口气,哪怕是太皇太后已经撤帘而去,不再听政。自古红楼出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