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724章 哪些能传出去你自己斟酌(第二更)
    第724章

    “都说老婆子保守,那是先帝走得太早,留下的子嗣又那么年幼,哀家还能怎么样,只能小心呵护着,生怕咱们大宋的江山社稷出什么问题,到时候,我怎么向英宗皇帝,神宗皇帝交待?”

    “而今,官家的成长,实在是令天下人侧目相望,渐有明君之相,何况,又有像苏学士、韩相这样老持沉重的臣子相佐,又有王洋王巫山这位王佐之才。

    亦有像种师道、种师和、折克行这样新近崛起的年轻将领,又有像折克行这样的沙场宿将……

    我大宋如今兵甲之利,远胜立国之初,而北辽天子为人昏庸,忠奸莫辨,迷于酒色嬉于游猎,这样的北辽,若是遇上当年的太宗皇帝或者是太祖皇帝,又焉有相抗之力?”

    高滔滔在春秋宫中疾走面现潮红之色,但是思维却越来越清醒,越来越敏锐,声音也越来越大。

    “至于那西夏,如今,不过是丧家之犬罢了,哀家相信,以他王巫山的能力,还有他那闲着没事也想惹出事端来的性子,怕是西夏,没几年了……”

    “哀家,说不定还能够看到我大宋平定西夏的这一日,为了这个,为了我大宋诸位先帝之愿,哀家无论如何,也要站在陛下这一边,希望他,能不负诸先帝之志气……”

    徐得功,还有一干春秋宫人等,全都又惊又惧地看着这位显得斗志昂扬的太皇太后。

    “哀家,憋屈得太久了,偶尔,也想肆意一下,终究不敢……”说到了这,高滔滔的脚步终究渐缓了下来,自嘲地一笑。“可是,哀家倒在我家孙儿的身上,看到了希望。”

    “少年强,则中国强……他王巫山都能够写出如此朝气蓬勃,万象更新的文章,看来,这个天下,大宋的未来,就是属于他们这些年富力强的年轻人的。”

    说到了这,高滔滔轻吁了一口胸中浊气,这辈子,似乎从来没有今天这么痛快过,哀家为了大宋,为了儿子、孙子,一只活得小心翼翼,更是在神宗皇帝过世之后,垂帘听政,一直小心谨慎,生怕行差踏错。

    倒没有想到,那些臣子们,非但不觉得感恩,反倒觉得自己是女人好糊弄,又觉得自己孙儿太过年轻好欺瞒,居然是越来越过份。

    如此之多的臣子,为了利益,为了财帛,居然罔顾家国社稷,里通外国。

    自己已经老了,而天子也已经长大成人,就算是任性一次又如何?也该让那些自诩朝庭栋梁,国家柱石的无耻之徒明白,他们既然做得了初一,那朝庭为何不能做十五。

    “娘娘……娘娘您快歇歇吧,看把您给激动的,可把老奴给担心坏了……”徐得功这才扶着那发泄一通之后,气力渐虚的太皇太后高滔滔坐了下来,心有余悸地道。

    “哀家的这些话,哪些能传出去的,哪些不能传出去的,你自己斟酌,哀家累了,要休息一会……”高滔滔缓缓地躺倒在榻上之后,轻言曼语地吩咐道。

    徐得功心头一跳,毕恭毕敬地弯下了腰。“娘娘放心,老奴知道应该怎么做……”

    #####

    就在收到了小宦官的回禀之后,殿中的诸多臣工这才松了口气,安下了心在继续在殿中闲扯瞎聊,都在纷纷的猜测着,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会把陛下惹得大怒至此。

    不过,这个话题并没有持续太久,少年天子赵煦就回到了大殿之内。一干文武重臣纷纷列班站定,眼观鼻,鼻观心的老老实实的沉默不言,生怕不小心触了这位脸色阴沉得犹如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天气一般的天子。

    “马尚,你来,把这份陕西路经略安抚使苏学士和盐、宥、洪三州经略安抚使王巫山联名上奏的奏折,给这满朝忠心耿耿的忠良臣子好好的读上一读……”

    听到了来自陕西路,而且还是苏东坡与王巫山二人的联名上奏,满朝文武都不禁有些愕然,那二位一向不都是报喜不报忧吗?

    那为何天子如此震怒,莫非,那两个家伙干了什么事情惹得天子雷霆震怒了不成?结果心里边的惊喜这才刚刚掀起,就听到了最后一句,给这满朝忠心耿耿的忠良臣子好好的读一读。

    这个称谓,从显得阴郁而又充满嫌弃的语气说出来的这一句话,直接让所有人仿佛淋头浇了一桶冰水。

    哪怕是一向清白如纸,做人堂堂正正的刘挚,此刻也不禁心头一寒,特么的,为啥子王巫山那个臭小子这才安宁了不过月余,又开始了……

    重要的是,他跟苏东坡,简直就像是两颗臭螺蛳一般,每每扔到朝庭这锅汤里边,总是会让所有人犹如吃了屎味的肉夹馍一般恶心。

    当马尚用他那尖锐而又高亢的嗓音,大声地将这份奏折宣读出声,在场的文武大臣们不由得纷纷神色大变。

    居然是因为他们在盐州所抓获的那些走私商人,然后居然就这么顺藤摸瓜下去,牵扯到的大大小小的官员总计达到了一百三十七名,其中陕西路官员六十四位,京兆府三十八人,而京官虽然只有十九人,但是,五品以上的高官,就多达十四人。

    除了一部份只是为了私盐,还有不少的走私商人是在走私其他西夏急需的物资,例如铁器,又或者是粮食,更有甚者,有些人,还将大宋西北边陲的兵力部署等情报,作为向西夏获取利益的工具……

    而在这些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的大臣之中,有一些人的脸色无法用难看来形容,完全可以说是惨白如纸,两股战战,甚至已经有人直接瘫软到了大殿内的地板之上。

    亦有大臣一副痛心疾首,嚎啕大哭的直接从列班位置爬了出来朝着天子请罪,亦有人摆出了一副我是被冤枉的表情,希望陛下替自己作主。

    脸色铁青得怕人的赵煦对于他们的回答就只有一句话。“闭上嘴,仔细听!”

    厚达寸许,足足有数千言的奏折马尚花了近一刻半钟这才读完。此刻,大殿之内,已然拜倒在地上的,表情各异的文武大臣,足足有十四名,都是五品以上,都是有资格位列朝班的大宋重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